我是从2018年8月开始带班的,感受良多!其中之一,就是带班对境多,如果能够常观自心,是较容易长养慈悲的。
  我带班时强调过:有同学分享时,其他同学倾听,依次进行分享。但是,不时还会有一两位学员喜欢插话,或是对分享的同学进行表扬。我看频率不高,又多是鼓励,没有影响交流的氛围,所以也就没有强调了。
  这天,轮流分享过程中,一位女学员五分钟分享的大意是自己运用了佛法,安住了自己的心,让心不散乱。一位男学员突然请教说,平时心散了怎么办?女学员回复说要安住在八正道。男学员接着问,怎么把心放到八正道?当时,我们才学到《略论》第五课左右,当期法义没有提到八正道。我立刻说:“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放到讨论环节。”
  可是讨论还在继续。女学员又回复了男学员,但因为男学员是佛法小白,对一些名相的理解没有太多基础,瞬间有点懵圈。我只好说:“八正道其实是修行之道,我们先要理解它到底是什么。以后导师会给我们具体讲的。如果我们在这个修学阶段,能每天都安住在当期正见里,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女学员听了,就表示说,以后都不敢提八正道了,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我接着说:“其实,辅导员说的也只是辅导员的分享,不一定都是对的。所以,千万别太当真。但是呢,如果我们在修行中多听一下别人的建议,往往可以少走弯路。比如说,到底我说的这个内容,是不是有足够的闻思?我真的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了,而且运用过,有体会?确定了,我才可以真正利益到同学们。好的,我们继续轮流分享。”
  后来带班的过程中,在讨论环节,平时就很少在讨论环节分享的女学员,没有再参与讨论。
  面对这次班级交流过程中的“节外生枝”,我知道,自己犯病了。因为我当时是有情绪的,嗔心起,又到地狱道去了一回。
  交流结束后,再思维,更是惭愧。
  八正道是修行的八种法门,包含: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我的理解是,不仅是目前所陪伴学员的进度,包括修学了四年多的我,都不能妄说可以安住其上;而是每一项都要去努力修行的。我错误地设定这位女学员是做不到安住在八正道,心不散乱的。更惭愧的是,我那个当下认为:辅导员都已经讲了,放到讨论环节再交流,她不听,还在继续说,十分任性。
  嗔心、慢心、寻过之心,多么可耻的凡夫心啊!
  那天晚上,我再读导师关于提意见的开示,再次自检。导师说:提意见时,还要具备五个条件:
  一、知时不以非时,知道该在什么时间和场合说,不说不合时宜的话。二、如实不以虚妄,知道自己所说是真实的,不是道听途说或任意揣度而来。三、利益不以损减,知道自己所说对他人有益,能帮助对方进步,而不是适得其反。四、柔软不以粗暴,以调柔的心态和语言提出,而不是粗暴地说些什么。五、慈心不以嗔恚,以慈悲心而不是嗔恨心对待问题。
  关于第一点,如果我没有智慧,是不太能够准确判断出,何时说是“适时”,是“非时”,也无法判断那个场合是合适,还是不合适。那辅导员最简单可操作的方式,就是按模式来。班级交流中,模式说是分享环节就分享,讨论环节就讨论。我之前在班级中传递班级交流的模式不严谨,种下这个因,当然会有果。我一方面要接纳,另一方面,有机会要善巧地再强调模式。修学中的模式就像戒律一样,是对我们每个人最好的保护,不偏离模式,修行才有保障。所以,一定要坚持模式,明白什么当作,什么不当作。
  关于第三点,多数人被当众指出错误时,都是很难接受、改正的,我之前也经常如此。如果辅导员与学员之间没有更柔软的情感连接的基础,学员很可能在接纳不了建议时,不是立即自我否定、自责,就是马上变成“小刺猬”,与提意见的人对立。我修习慈悲心不够,没能在对境前,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思维,而只想到自己,只想到结束“节外生枝”,继续班级交流。我在欠缺智慧、欠缺情感基础的情况下,用了错误的方式,其实对她是一种伤害。怎么可能帮助她进步呢?
  再有,辅导员是学员成长的助缘,这个助缘是要本着八字方针:陪伴、理解、关爱、引导。如果没有前三点,引导是没有力度的;而对她,前三点我做得并不尽心。况且,引导也不是只有提意见、建议这样的方法。
  关于第四点,我看似温柔的语言后面是强硬的我执,是铿锵有力的不容置疑。学员的心怎么会不冷掉?
  关于第五点,我在那个当下是有嗔心的,强大的我执支撑下的权威性受到了伤害,于是瞬间反击,与学员对立。这哪里是修行!
  观察修毕,惭愧不已。
  第二天早上,我打电话给她道了歉,在之后的班级交流中,也给她当众道了歉。
  这个经历让我体会到,如果说承担辅导员的过程中愿菩提心有所增长,慈悲心有所加强,那一定是学员们帮助成就的,是模式帮助成就的,是善知识的智慧与慈悲帮助成就的。我很感恩学员们对我的包容、接纳,感恩此生遇到导师与三级修学。我以后要学着在每个依他起的当下,学会接纳,不掉进遍计所执,不能错误地现行熏种子。
  导师说过:如果凡夫心没改变,即使形象和身份变了,外在环境和生活方式变了,可能还是换汤不换药。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贪嗔痴串习,同样会带进寺院,带进修行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那样的话,不论学教理还是管寺院,也不论独处自修还是待人接物,一样会带着凡夫心。虽然做的事不同了,但我们的用心,以及所成就的我法二执,并没有太大不同,这是特别需要注意的。
  这段开示,我深以为然。如果带着凡夫心做事,每个义工岗位都是在成就我法二执。此生苦短,面对无始以来的串习,修行不易,若不常观自心,难有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