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宏慧

  记得我的五戒是这两年去西园寺参加三皈五戒法会,分三次才受完的。然而,我第一受持的就是不杀生戒,当时是毫不犹豫就受持了。也许,生性中的慈悲心使我特别容易对生命产生悲悯心。所以,不杀生戒对于我来说,持得比较轻松自然。
  我没有过多地去想不杀生的利益与功德,而是慈悲心让我不忍杀生,我吃不下肉食,我不容活物进我家的门。思惟三恶趣苦,思惟旁生之苦,“在无尽的生命中,我们都曾当过各种动物,在解脱生死前,我们还可能成为畜生。我们要不断思惟这些痛苦,目的是发起慈悲心。” 
  心中有了正念,并安住在正念中,当对境或者说外界的诱惑来临时,就容易产生定力。当你不杀生的心念坚定时,就会有善缘来成就你的心愿。
  去年金秋,旅行社推出了一条特价线路,这对我的诱惑力蛮大的。然而当我看到备注里写着还可赠送10只大闸蟹时,欲望马上消退了。怎么阻止我家先生获得这个信息呢?我只能按兵不动,沉默是金。也许是我的善念在默默发生作用,那几天我家先生并没有去浏览晚报上的旅游信息。我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过了几天,又有一条特价旅游线路,我们合家报名参加了。两天的行程感觉很差,用餐和住宿质量难以接受。然而,面对如此不爽的旅游,我内心反而窃喜。呵呵,为什么呢?因为我想到那条赠送10只大闸蟹的特价旅游信息近期可能还会推送。既然我们体验的这个特价团如此不堪,那么其他特价团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为我日后推辞“大闸蟹”的诱惑提供了充分理由。我对先生吹耳边风:旅游特价团都是不好的,我们以后不要对此生贪心了,不要被所谓的低价蒙蔽了。说得先生点头赞同。我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啊!
  果不其然,过了一周,“大闸蟹”的信息又浮出水面。有了前期的体验和由此得出的“正念”,这只“大闸蟹”已经不对我们产生作用。
  如果我们一家三口参加这个特价团,那么30只大闸蟹就会在我家丧生。即使我不杀生,也会让我家先生犯下杀业。保不准我与先生还会为此发生矛盾,使他对佛法产生误解,那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明了十不善业的果报差别,学过行为生起是有心行基础的,就必须从因上掐灭,避免将来招感果报。
  如此这般,这30只大闸蟹安好,我和先生也安好。
  花开一枝,我和大闸蟹的生死之缘还没了呢。
  春节临近,晚辈要送我们一箱又大又肥的大闸蟹,诱惑可谓大矣。我没有征求先生的意见,立马拒绝晚辈送来。感恩我家先生对我保持沉默,沉默就是对我的默许!
  本来以为这件事顺利翻篇了。第二天我们出门了,收到晚辈发来的信息,说一箱大闸蟹放在我家小区门岗。我想当然地以为这个“地雷”又滚回来了。家人们以各种理由劝说我接受,又用各种理由替我规避杀生之业。我表面上随和淡定,不与他们争辩,内心却纠结不已,但心中很明确,我不能杀生,我也不能让我的先生杀生。就是这一心念不断地支持我。果然,只要有发心,必定有善缘成就我的心愿。
  晚上回家的路上,峰回路转,我接到晚辈的电话:这箱大闸蟹是送给别人的,因为那人在开会,所以暂时放在我家门岗了。我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口气!真是虚惊一场。
  春节本是合家欢聚喜庆之时,而2020年的这个春节却显得沉重。这些天被新型冠状病毒刷屏,全国民众的心都被严酷的疫情揪紧,为那些已经感染病毒的患者担忧,为疫情的蔓延而恐慌。究其原因,是因为华南海鲜市场宰杀交易野生动物,导致病毒传染人群。
  杀生的罪业何其大也!众生平等,万物有灵,愿大家慈悲戒杀。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爱护众生,就是爱护自己。从自己做起,戒杀护生!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