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发现,当你削苹果的时候,看到篓子边一桶水,就想到了要浇花。于是一边削苹果,一边想浇花。
  你有没有发现,正在电脑前干活,忍不住想到孩子今天的物理作业还没打卡。然后你可以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跑出去叫孩子,抑或叫孩子她爸赶紧催一下。
  你在吃饭的时候,忘了去细致品尝食物的味道,因为你脑子里也许想着今天、昨天或者未来的什么事儿。以至于和朋友、家人说话时,他们会说你的思维跳跃得太快了。前一个还没讲完,又切换到别的事情上去了。
  是呀,你烧饭的时候,想的是衣服还没洗。你晾衣服的时候,又想着待会可以浇花,那些芝麻糖要吃掉了,还有晚上吃什么、怎么配菜。
  这些念头,就像大脑舞台上的小丑,轮番上场,不断切换。它们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个接几个、几十个,纷纷扰扰,你方上场,我也登场。有时七八个、十来个念头,不停地在你脑海里交叉、碰撞;有时又是一个念头在做主角,霸屏脑海不肯离去。
  在《略论》中有一课,导师问,你要去思维你生活中,最顽固的念头、重复出现的念头是什么?它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是它?怎样让它挥之即去,不招不来?这就需要直面自己生命的过患,如同拿起锋利的手术刀,毫不留情地划破自我的坚硬保护层,去细细剖析。
  发现自己大脑里最顽固出现的念头有三类:一是工作中难缠或者做起来很困难的事,会时不时因为没有完成,或者不知道怎么做,要怎么漂亮地去完成而不断出现、充斥于大脑。由于一时还没有很好的解决思路,没有调整到一个好的工作状态,就延宕,拖着。往往会拖到最后时间,这时如果运气好的话,灵感会出现,就能在松散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迅速完成。而这个促使你完成难缠事情的时间点,不是由你自主的。
  二是孩子。孩子的学习、身体状况、思想状态,总是出现在这个妈妈的头脑中。担心睡眠不够;吃的没有营养,缺乏锻炼;纠结于作业没有很好完成,学业上不去等等。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找到让自己肯定、让父母都能满意的生活、学习状态,能够自己管理好自己。而不是感受到的是孩子状态的不稳定,并被带入这种烦躁的情绪中。
  三是总会时不时地想起一些人或事。人,可能是你最近很想和他/她在一起的人,想着能见面,或者一起谈论事情,一起游玩。而事,大部分是近期把你羁绊其中、让你有些不舒服或者刺痛的事。时不时,开车时、睡觉前……脑海里都会泛起这些念头,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
  于是你发现,当你在剥橘子的时候,有那么一些时刻总是关注在别的事上,念头不在此刻、当下。《佛陀传》里说,你吃橘子时,如果想着别的事情,其实你是没有在吃橘子。同样,当你烧饭时,脑海里想着今天买的花,想着要拖地,其实你不在做饭。你做出来的饭也是一般般口味,乃至平淡,甚至不好吃。因为,缺乏了当下的心念的注入。无论是以上三类自己纠结的主要念头,还是其他种种不正念、不善念的背后,根源无非是自己的贪嗔痴。
  通过初步的学习,你也知道这个道理,吃饭就吃饭,睡觉就睡觉,要把心安住在当下,而不是妄念纷飞。可念头就是不受控制。于是就有了定课的练习。可是定课时,尽管在定课,还是一如既往地二三十个念头都不止地乱跑、乱飞,天马行空,没法定下来。
  其实,座下的修行就是关注自己的呼吸,培育出良好的心念,让纷飞的念头沉淀下来不乱跑。如泡茶时,茶叶飘摇着落下去,归于平静的过程。扫地就是扫地,吃饭就是吃饭,看书就是看书,睡觉即是睡觉,不想别的,就是专注当下的人、事,身语意调柔一致。
  想象一下,当诸多的念头慢慢沉淀下来,轻轻下落。《金刚经》说,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要如何降伏这一颗妄想心呢?是谓凡夫妄念、烦恼无边,当依何法得调伏。就像一团硕大的棉絮,要变成一根细线一一穿过针眼,屏息、凝视,心念汇聚于一处。能想象到莫高窟敦煌的壁画,画师们在心无杂念的状态下入神、入静地描绘着;能想到抄写《金刚经》的书法爱好者,在几千个字甚至上万个字里没有一笔错误。这是更长时间的安静和专注。蔡志忠说,如果你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地做一件事情,一定会找到这样的感觉:宇宙和你在一起,时间像流水一样慢慢流过你的身体。你的时间和空间好像都不存在了,当你真正投入到那件事情、那个领域,你没有一个念头是多余的,万籁俱寂,与天地同齐,那种高潮和幸福感不是外人能够得到的。
  而这种制心一处的、持久的静寂和幸福感,也不是一般人能体验得到的,这是多么奢侈,更不是钱能买到的。如何训练自己得到、哪怕趋近于这样的安静状态?就需要修。
  凡夫只能按次第来修,依法修行。这个修行的过程就是一个“你自己雕刻你自己”的过程。首先要了解心的运行方式,然后遵循一定的规律和方法(心的原理),拿起一把雕刻刀,将自己塑造。要有意志力和坚定的信念,更要有狠劲,不怕痛,不懈怠,按身语意的规范要求来淬炼、雕刻自己。唯有这样,才能完成心的重塑,回到当下。
  首先了解一下心的运行方式。心以什么方式存在?以念头的方式存在。人到底活在哪里?导师说,其实人就是活在念头里。修行就是让你不要生活在念头里,从念头里跳出来。因为念头的对象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要去认识这个念头背后像虚空一样的心、像镜子一样朗照的心、像黑洞一样能含万物的心。心的本质是无限的、无住的。而凡夫的心是有粘性的,会粘著某一种相应的对象上。这是凡夫心的特征,叫它不要粘著也是很难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念头会不断呈现。除非我们通过佛法的学习,把很多的事情看淡一点。因为粘著的程度主要取决于你在乎的程度。你对这个东西越在乎,就越粘著。越不在乎,就越不粘著。《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是要我们用般若的智慧去看世界。当我们看淡之后,心就没有那么粘著,也就不会妄念纷飞。一旦开启般若智慧,我们就有能力去摆脱内心的迷惑和烦恼,就可以真正让心安定下来,做到如莲花不著水,做到百花丛中过而片叶不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