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就是修正观念和行为。所有的修行都是在做两件事:摆脱错误和重复正确。通过学习教理树立正见,以此修正观念,把握修行方向。把正确观念落实到心行,将菩提心变成一种习惯,以此修正行为。《略论》可以弥补汉传佛教的不足,帮助我快速地掌握佛法核心——三主要道,是一部修学佛法的纲要书。它是指引我在修学道路上一步步拾级而上最有效、最切实可行的方法。
  这几天妈妈身体不太舒服,周一时我在厨房忙,她还在做着家务时突然跟我说腰有些疼。我赶紧问她,什么时候开始疼的啊?她说前两天,当时就跟我说过。可我完全没印象,问她是不是真的说了。妈妈确定无疑,反问我天天在想些什么。是啊!我在想些什么,用心倾听她说话了吗?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听到她说腰疼呢?这样我肯定不会再让她做家务了。我感到惭愧、自责。之所以没有听到她的话,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想着与我有关的事,我就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
  当我看到妈妈身体不舒服却不愿请假,下班后显出一副疲态时,我想到,以前我生病,妈妈会焦急担忧,像她自己生病一样。而现在我虽然能多少体会到她的痛苦,却难以感同身受。我想这还是因为我太看重自己了。我问自己:我真的这么重要吗?
  这几天,她不方便做的事我尽全力去做,一开始没什么感受,觉得在这时候就该这样做。做着妈妈曾经为我做的事,虽然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我内心是喜悦的。我曾因父母的溺爱而任性娇纵,造下很多身口意的不善行。即使我再肆无忌惮,在他们心中,我仍然是最重要的人,可他们在我心里并没有同等的地位。当我想起爸爸每次拖着行李箱出门远去的背影和妈妈照顾骨折卧床的我时,我为自己过去的不善行深深忏悔。我想,一定要好好地回报父母。慢慢地,我的心也渐渐打开了,我不再那么重要,父母成了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我对自己说,父母之于我的恩情,今生我一定倾尽全力悉数报答,对这份宿世因缘敬畏、珍惜、感恩。轮回路上,我们都不能自主,可现在我想要舍凡夫心,就一定要从对他们真慈悲开始。
  最近在自修和共修时,有些小蚊虫常被光吸引过来,飞到台灯下。以前我虽然不会伤害它们,但常想赶走它们,生怕被咬到。可现在想到它们也做过我过去生的父母,现在可以和我一起闻法,我就心生欢喜。六道轮回中,所有众生都做过我过去生的父母,它们也曾像我今生的父母一样对我有无尽恩情。我想回报父母,想回报众生,众生比我更重要。
  之后做事时,我不再像以前一样挑挑拣拣,被指出不足有时还会心生埋怨。反而能开始尝试以前不愿意做的事,发现问题及时改正。
  以后试着从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只要发心去做,即使是微小的善行,不断重复,力量也会逐渐增强。我需要从学习道前基础开始,念死,念恶道苦,念众生恩,按照三主要道的次第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