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限生命中生生增上,为利众生愿成佛”,这就是我学佛最大的动力。我为什么要修习佛法?这要从两个方面来说。
  第一是在三年之前,我还没有接触佛法时。因为我对生活有太多的疑问可又找不到答案。
  比如:一母所生的兄弟姐妹,为什么有的贫穷,有的富贵,有的孝顺,有的不孝?又比如我那正读大学的弟弟,在风华正茂的年龄为什么会突然之间离开我们,让老父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有就是我妹妹的孩子,一对双胞胎女儿,一个健康,一个却是先天性的双耳失聪,这几年来做了几次手术,花费了一百多万,双耳都植入了耳蜗,可并没有多大效果,孩子仍然没有办法像正常孩子一样听说读写。太多太多的疑问令我找不到答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活得很迷茫,也很无助,一颗心不知道安放在哪里。感觉自己就如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随风而飘,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落脚点。学习佛法已经三年,我现在知道了学佛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更圆满。最主要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众生脱离苦海,走向觉醒。
  我发现佛法为我打开了一片我从未领略过的风景,在这里我所有的困惑都得到了解答。通过学佛,我知道每个人都是因业而受生,这里的业就是我们的言行举止和心念。因为业的不同,贫穷富贵、生老病死也就各不相同。也清楚地知道造成我们苦与乐的根源是心,要是我们行善积德,就能得乐的果报,反之,就会遭受痛苦的果报。
  我要修学佛法,是因为我看到自己当下生命的缺陷,而这,唯有佛法可以帮助我。只有在佛法正见的指导之下,我才知道要怎样破除我执,回归生命的本来面目。
  修行就是要改变自己,这个改变是从根本点上出发,改变我的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
  记得学习《心灵创造幸福》这一课时,对法义中所说的第一支毒箭、第二支毒箭的比喻特别有感触。所有的逆境就是第一支箭,它来源于业力,这是我没办法改变的,但后面的第二支、第三支箭乃至更多支的毒箭都是遍计所执带来的。
  记得儿子刚出生的那一年,因为吸入性肺炎,出生几个小时就马上转到儿科急救室抢救,在几天的时间里窒息了三次,最长的一次二十多秒。而我们夫妻因为此事心烦意乱爆发了口角,记得当时先生跟我说,如果你不满意,可以马上卷铺盖回娘家。当时的具体情形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在之后的十年当中,因为这句话,我一直对先生怀有恨意,这句话也成了横在我与先生之间的一块坚冰,十年来我一直无法释怀。
  哪怕后面有了女儿,再温馨的时刻,只要我一想起这句话,心立马会掉入冰窟,火热的一颗心就会冰冷起来。我认为,在我刚刚生完孩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说出这么狠心的话,根本就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完全靠不住。
  因为自己的这一份设定,让我没办法敞开心扉去包容他,在十年的生活当中一直排斥他。后来我也与先生说起过这件事情,先生也表示抱歉,并用方言说:相骂没好言,相打没好拳,这些都不是有意的,只是当时冲动之下说出来的。
  但先生这些话并没有打开我的心结,学习佛法整整一年多之后,我才放下这件事。因为通过反省,我认识到自己也是有错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我的言行没有激怒他,他不会平白无故说出这些话来伤害我。就如拔河、打羽毛球一样,必须双方一起用力,如果有一方撒手,就没办法继续。
  这些正见的获得让我在之后的生活中面对各种境界都能坦然接受,因为我明白,这些都是已经成熟了的果报,我无法改变,但我面对境界时所起的心念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一个新的业种,它会影响我的来生。之前的我因为无明,用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处理这些已经成熟的果报,而忽略了开创未来。现在的我已经知道有一种究竟的快乐是我可以获得的,我就不会沉迷于眼前的这些得与失了,就如一个手里拿着钻石的人,还会抱着一堆石头不撒手吗?
  学佛之前一直觉得一个人幸福与否是由金钱决定的,现在知道“荣华犹如三更梦,富贵还同九月霜”。哪怕我再有钱,到死的那一刻我一分都带不走,惟一跟随着我的是我这辈子所造的业,善业多,我就有机会重新做人;恶业多,那就可能到三恶道里长劫受苦了。知道了这些因果报应,我就不会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不择手段了。
  曾经的我无数次地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该何去何从,不知道如何选择。又因为没有智慧,内心被无明蒙昧所缠缚,屡屡撞得头破血流,不仅没有找到人生的出路,反而造下无量无边的恶业。
  学习佛法让我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现在的我清楚地知道,什么是自己能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这让我想到古代的商汤王,他在洗澡盆上刻有这么一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我想他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一个人,外要洗身,内要修心。修行就是一个洗心的过程,帮助我们剔除心灵的尘垢与杂染,恢复本自具足的清净光明。
  心若安好,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