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40多岁,还真没认真思考过我为什么活着,活着有什么意义。一直就是被父母安排着上学、工作、娶妻生子,然后随着社会洪流,在单位努力工作,期望着能得到职务的晋升,然后经济改善,买车买房、孝养父母、赡养妻儿,经济上有富余就去旅游,吃大鱼大肉,进行所谓的放松行为。最大的期望就是自己能有个幸福的晚年生活,孩子有个美好的未来,我想这大概就是我的人生规划图吧。
  回想40多年来的历程,我经常反问自己:我过得幸福吗?
  我感觉我过得并不幸福。因为我总感觉自己得到的没有别人的好,学历没别人高、职务没别人高、晋升没别人快、财富没别人多、房子没别人豪华、孩子没别人的聪明可爱……
  我感觉我过得并不幸福。我时常感觉到没有得到别人重视,他们总是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他们总是不在乎我的感受,他们总是否定我的见解,有时甚至耻笑我……
  为了让自己幸福,我努力改变,我努力工作,抓住一切机会讨好领导、送礼、阿谀奉承,期望领导在职务晋升方面能给予方便。看到其他同事晋升而自己没有晋升就会不开心,领导一个不好看的脸色或一句批评的话也会使我不开心好几天。也会采取一些不是很符合规定的方式方法去谋取利益,当自己的目标达到后,高兴没多久又会产生新的目标,又开始不开心。
  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信,总是固执已见,漫天找理由为自己的观点辩解。感觉到别人耻笑和不尊重、冷落我时,就会勃然大怒,要不就是生好几天闷气……
  凡此种种,不一一赘述,导致了我感觉自己并不幸福。
  通过学习法义,我学习到了:“幸福只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这种不稳定的感觉,固然和物质条件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是在于自身心态,在于我们对自身需求的定位,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对啊,我们总在羡慕着别人,却不知道其实我们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我们总在抱怨自己没有漂亮鞋子穿,却忽视了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连脚都没有。“如果缺乏良好心态,或对物质的需求永无止境,那么,幸福将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幻影。”
  我之所以感觉自己不幸福,就是缺乏良好心态,总是跟别人对比,对物质的需求永无止境。
  我之所以感觉没有得到他人的重视,是因为我把这些情绪误以为是“我”,于是去在乎,去执著,进而不断将心灵能量投射其中,不断强化这些情绪。最终将主权拱手相让,使某些不良情绪长时间地影响我,导致不幸福。
  诚如导师所言,因为没有透彻生命真相,使自己成为这个色身或情绪的奴隶,为他的衣食奔忙不休,为他的喜怒耗尽生命。更悲哀的是,不仅劳而无功,还会由此造作恶业,使未来继续沉沦,继续受苦。
  通过学习,我认识到身体、情绪、名气、财富等等并不代表真正的我,正是对自我的错误执著和设定,导致了种种对立、烦恼、痛苦。惟有消除内心的恶性需求及烦恼,才能从源头解决痛苦,成就解脱自在的人生。
  通过学习,我明白了生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归宿在哪里。答案就在我们当下的心行,在于我们的身、口、意三业。它们决定了命运的不同走向,又可看作我们的生命程序。造作地狱之因,就是编写进入地狱的程序;种下人天善因,就是编写进入人天善道的程序。我们编写不同的程序,就会进入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生命轨道。所以,我们要改变命运,也要从改变心行程序做起。如果我们有能力改变心行,改变习惯,就有能力改变命运。
  40多来年来,因为无明,一直在用错误的观念指引自己追求错误的东西,使自己一直忧心重重、烦恼不断,甚至造下不少恶业,深感惭愧和后悔。如导师所言,我们所追求的人生价值,经不起死亡的审视。再大的事业,再多的财富,在死亡面前,都像泡沫般脆弱短暂。当事业结束时,为我们的生命留下什么?回顾历史,哪怕贵为帝王,称霸一时,同样是灰飞烟灭。所以,外在一切都是要过去的。当这些成为回忆,给生命带来什么影响,才是我们真正应该重视的。
  活着的意义,在于了解并开发自身潜在的高尚品质。惟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完成生命版本的升级,才有能力给众生究竟而长久的帮助,这正是佛教所说的自觉觉他,自利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