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节、浴佛节、汶川大地震、母亲节,四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叠加在一起,我终于迈出了我的第一次独自远行,像做梦一样的感觉。
  五一的义工报名没能被录取,令我失去了去西园的机会,眼看同班师兄们就要踏上西园之行,为他们赞叹的同时,更多的是失落。我多么想再回一次西园啊,可惜我的福报不够,没有回的因缘。失落的同时,我还是报名了浴佛节义工。
  当我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激动得都无法用语言表达。情绪波动最大的是刚录取的那一两天,我激动地告诉身边的师兄,激动地打遍了我所有同事的电话,请求他们有人能帮我在周末两天带班。但因为时间太早,有很多的不确定因素,我的心情也随着一个又一个的设定落空而起起落落,但就在接到义工录取的当天晚上,我就定下了机票。到第三天,我渐渐地安住了,告诉自己做好当下的事,启白三宝加持我能够顺利参加这次义工行,反思改进自己的工作态度……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不急躁了。
  在历经种种不确定和惊险的违缘后,10号晚上9点,终于踏上了飞机。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我的心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三宝的力量,独自一人出远门,而且没有熟悉的人,我竟然独自前往。晚上快12点,飞机在虹桥着陆了。独自找提前定好的酒店,第二天独自前往高铁站,独自找改签车票(因为走错了上车的车站),独自转地铁,独自在陌生的城市租自行车。期间因为激动,又许久没骑自行车,差点与电瓶车刮擦。跌跌撞撞的我终于到达西园了。
  踏入西园,熟悉而又陌生的西园,就真真的显现在我面前。一路咨询义工师兄,在他们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报到处。当领到绿马甲和义工牌的时候,心瞬间静静的,感觉一切都值得了。当到办公室的时候,我仿佛感到了刚入学校时的羞涩,不知道该做什么,傻傻地在那里站着。看着其他师兄欢喜地打着招呼,做着手上的活,还好有智唱师兄主动亲切问候、带领。我慢慢地平静,内心的杂念好像比以前少了。
  午斋后,办公室暂时没事儿了,就等下午两点的前行会了。我不甘就在办公室坐等到两点,我鼓起勇气向里面的师兄说想走走,熟悉环境。师兄答应了,我激动地按着记忆中的路线想要前往放生池、湖心亭这些地方。在走的过程中,我发现,去年走过的很多地方都在维修,我像走在迷宫一样找不到东南西北,不知为何,我辗转又到了放生池、湖心亭。我在湖边缓缓地行走,回忆去年的点滴,心里还不断惦记两点的前行会,又早早地回到了办公室。
  终于看到了我的义工伙伴,我主动提出:师兄,我先带您把行李放寝室,然后再回来参加前行。我尴尬地对师兄说:“呵呵!西园真像迷宫,我从这儿回寝室已经走过三次了,还是不熟悉路和方向。”到了寝室,我主动提出帮师兄铺床,然后结伴回到办公室。智唱师兄带着我们学习怎么发放物资,然后就是到念佛堂开前行会。
  两点准时开始前行会,师兄带领着大家跟着仪轨三称、做菩提心仪轨……前行会很轻松、很愉快。师兄说“每位义工菩萨都成为C
E
O”(Clean打扫、Empty放空、Open打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师兄问大家:“如果明天有一个老菩萨带着小菩萨一起来,但是规定小朋友是不能进的,我该怎么做?”我当时激动地想:“呀!和我的工作画面好像呀!很多手术,病人家属就喜欢守在门口,怎么说都不听,来来往往的手术车,我真的担心家属会被撞呀!作为工作人员的我就主动承担秩序,不断地将家属往红线外面赶,但家属总不以为然。”我深信明天一定会出现师兄说的情况,我也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是我,我怎么做?首先,我会告诉老菩萨,带小朋友进去对小朋友的潜在危险,然后……
  不成想,前行会后,我刚好临时调整到了保卫组。激动的同时,更多的是紧张。我担心自己遇到情况时,能没有烦恼平静地处理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