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公司工会搞了一次活动,分个人项目和团队项目,目的是过年了,大家轻松、开心一下,每个人都参与,提高员工的积极性和向心力。
  这些活动我都不太擅长,也没想能得名次,就报了飞镖和指压板跳绳两个项目。后面这个项目我去年参加过,还得了奖,心想今年说不定再能得个奖。瞧!还是冲着名次去的,呵呵!标准的凡夫心。
  跳绳活动开始了,看到同事们一个个站在指压板上呲牙咧嘴的样子,我的内心还蛮淡定,心想我可不至于这样,于是胸有成竹地上“板”了,也没要求先试一下,直接开始比赛。可没想到,这次跳一个就停一下,完全不像去年那么顺利。跳完后脚心疼得不行,有点后悔,干嘛非选这自虐的活动,同时很佩服跳得好的同事。我还总结了一下经验,告诉那些还没跳的人。感觉那时我的心态好极了,没有嫉妒别人,还真诚地与他人分享经验,及时地对他人表示赞叹。
  到场的人都跳完后,还有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没来,于是裁判打电话请她过来。那位同事去年这个活动得了第一,她一贯的做法是等其他同事都跳完后,看一下目前最好的成绩,心里有底后再进行挑战,这次也不例外。我和部门一位同事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等着看她的表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那位同事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结果她和另一位同事并列第一。我劝她别再比了,划拳定胜负吧,可她傲气地说:“不行,再跳一次,我一定要争这口气。”听了她的话,我觉得她好胜心太强,什么都要争第一,太强势了。名次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了300元,至于这么拼吗!
  之后轮到团体项目,我们部门报了跳长绳。规定比赛的时间到了,可现场只来了两个队,于是大家一致决定,不来的人就视为弃权。我们到场的两队决出了胜负,得了第一、第二,大家都满意而归。
  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第二天,裁判通知了其他未比赛的人进行比试。这时,我发现他们参加的人数和我们不一样,而且有一位同事还连着参加两次。于是,一个个破绽在我的火眼金睛下暴露无遗:首先,其中一队是办公室,而裁判也是他们办公室的人,所以出尔反尔;其次,参加的人是临时拼凑的,并不是当时报名的那些人;再者,裁判竟然也参与进去,完全乱套!最后的结果是那两队得了第一、第二名,把我们淘汰了。为此,我们部门的人愤愤不平,对那个组织活动的同事进行了轮番轰炸,一场好戏开演,在戏中我竟乐此不疲……
  凡夫心不需要刻意训练,常常在未觉察时就瞬间开启,自动运转了。我这么激动是为什么?为了团队的荣誉,还是自己的贪心?扪心自问,是对奖品的贪著,因为这次奖品都是小米的东西,我挺喜欢,所以就起了贪心。眼看快到手的奖品说没就没了,心里感到不甘,继而生起嗔心,于是烦恼就迅速把我吞噬了。真是“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之后才意识到,自己那颗动荡的心让我难受了好久。想想我还嘲笑别人呢,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佛法告诉我,修行就是要在根尘相触时入手,保持正念。如果内心没有正念这个守门员,五欲六尘就会长驱直入。显然,这次我又输了。凡夫心的力量真的太强大,我需要加强训练,保持觉知的敏锐,强化观照的力度。
  佛法讲缘起,任何事情的成就都是由各种条件组成。比赛时,我们团队的人都尽了力,大家配合得很好,相互传授经验,在活动的过程中享受到了快乐,感受到了团队的凝聚力。我们不是一直说“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吗?如能这样想,得不得名次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再说,抛开那些客观条件,如果再重新比一次,我们也未必能拿名次。而我生气的主要原因是我执和对名次、奖品的贪著,如果这个比赛与我无关,我会这么较真吗?会这么得理不饶人吗?显然不会。我执确实是一切烦恼的根源。
  通过用佛法的正见反观自己的不良情绪和心态,现在我已不再纠结于名次了,心里放下了贪著,内心立刻获得了清净。但我知道我还是一个贪嗔痴的重病患者,不知道下一次遇到境界还能不能保持正念,所以我得继续“吃药”,反复闻思,认真理解法义,让法进入心相续中,直至完成生命的自我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