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的时光,加入三级修学已经有三年半了。
  我本来可以五年前就开始修学的,但是2014年,工作之余我还在读研,觉得没有时间。于是就想等做完论文再修学吧。可是到了2015年,我又换了份工作,每天从早晨八点出门忙到晚上九、十点钟才下班,周末还要加班。于是我又想,等我不那么忙了再学吧。到了2016年,我仍然忙得晕头转向。
  直到有一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头拉磨的驴,每天为了眼前的事情打转转,可是这些眼前的事情对我的生命究竟有多大意义?想象中的空闲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如果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等有一天我没有力气再这么拼命工作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力气学习了。于是我下定决心,申请进班。
  真正开始修学才发现,修学和工作,在时间上的冲突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厉害,自修、组修和班修的时间,挤一挤,也还是能够抽出来。但是随着从每月去做一次义工到每周都要做义工及至每天都要做义工时,我的内心开始起波澜了,每天为了修学、工作、义工、家庭奔忙,我好像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
  导师一篇关于幸福的开示,其中一段话深深触动了我:“我们有没有休息的能力,是我们能否获得幸福的重要条件。有休息能力,才可能有健康的身心,才可能获得幸福。为什么休息能力这么重要?因为一个不会休息的人,心是无法自主的。”
  我想起,有无数个夜晚,我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休息的方式就是倒在沙发上刷手机逛淘宝追美剧;像批阅奏折一样,把为“碎片化阅读”而订阅的许多公众号一一看过去,总是刷到眼睛再也睁不开了才昏沉睡去;过节放假,我也是立刻收拾起行李,换一座城市,继续刷手机。
  我真的碎片化读书了吗?其实没有,在我马不停蹄地切换娱乐八卦、时事新闻、心灵感悟等各种看起来有道理却没有什么用处的贴子时,我只是把自己的时间碎片化了,而不是在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我真的休息了吗?刷手机的时候,表面上是在休息,实际上,沉湎于其中所谓的快乐,放下手机立刻荡然无存,面对现实只有更多的焦虑。
  不仅如此,刷手机的时间里,我的心一直在被各种各样的境界牵动着,各种混乱的想法和情绪在心灵的舞台上锣鼓喧天奔流不息。那么多的新闻,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那么多的观点,我不知道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我的心,已经没有了判断能力,没有了选择能力。这样的休息,百害而无一利。
  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休息之后,我再没有觉得修学和义工是在占用休息时间了。进入同修班上士道的学习后,我平均每天用于修学的时间至少3个小时,此外,还承担了很多义工工作。从原来每天勉强抽出1个小时来修学,到现在每天可以有3个小时修学并且还能保障各种义工行,同时也没有耽误工作,我是怎么找到时间的呢?
  时间其实是不会凭空多出来的,一天24小时,再怎么翻花样也只有24小时,所以,我不是在想办法去延长时间,我是想办法提高24小时的利用率。
  举个例子,我现在每天随身都会带两样东西,一个是蓝牙耳机,一个是电子书阅读器。在上下班的地铁公交上,在排队办事情的间隙,我要么用来听本期学习的音频,要么阅读本期的学习内容。
  虽然这种学习方式不能代替每期法义观听三遍以上的修学标准,但是这样反复的预习和复习,一方面能让我更加熟悉和理解本期法义,另一方面使我的心不至于散乱。否则,看看手机再东想想西想想,心就容易被各种各样的情绪和混乱的念头牵着走。自修的时候,带着一颗散乱的心还是一颗专注的心,效果是大不一样的。
  再举个例子,自从食纯素以来,我早晨都要做好午饭带去公司。有时候实在很困,想多睡一会,但是一想到不做饭就没有饭吃,只能乖乖爬起来做饭。不吃饭身体就没有力量,我根本撑不住一天;同样道理,不修学,内心也就没有力量。内心力量不够,我就无法对治烦恼,烦恼的力量大了,我就又回到那头围着磨盘打转转的驴的生命状态。
  所以,当把修学和义工放到和吃饭、睡觉同样重要的位置上时,不存在有没有时间的问题,只存在我怎么去安排时间的问题。
  所以,寻找时间的关键是怎么去分配时间,所谓时间管理,就是选择性放弃,放弃那些对我的生命只有暂时利益的东西,选择那些对我生命具有永久意义的事情。 
  什么才是对生命具有永久意义的事情呢?相信你们已经找到答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