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可能认识我的人会觉得不太可能。是的,因为我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善于社交、朋友很多的人。这仿佛已经成了我的标签,在学校,我是留学生会会长;在三级修学,我是读书会主持人。不论到哪里,我都习惯成为领头人,成为人群的焦点。但是,这是真正的我吗?
  小时候,我是一个特别胆怯的人,做事也害怕,说话也害怕,甚至出门买东西发现别人找错了钱,我都不敢说。这样的性格让我总是难以融入群体,更别说有多少朋友了。
  初中的时候,我很喜欢画画,平时会临摹,但貌似想象力匮乏,唯一原创的画是一个披着披风的超级英雄。其实我并未想过为什么要画他,但是会经常画,在书本里,草稿里,甚至课桌上。
  初中我转了两次学,一共待过三个学校,每一次转学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不善于与人沟通的我,每次都要重新适应新环境。第二次转学时,我去了一个小县城的寄宿学校,里面的环境不可谓不恶劣。除了环境的艰苦之外,还要忍受一些同学的最“纯真”的“问候”。来自城里的我,长得白白净净,说话文绉绉的,估计看起来就让人不爽,所以被欺负过、被打过。但是最难熬的往往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是那种在陌生环境中难以抗拒的孤独感。在那个不允许用手机的学校,就连当今社会最普通的发个朋友圈倾诉,都是一种奢望。冬天来临的时候,我坐在教室后排,前面的同学嫌热便打开窗,寒风夹杂着雪粒不由分说地灌进我的喉咙,因为胆怯和陌生,我连为自己说一句话都做不到。
  是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是一个朋友多到微信回不完的人。我频繁地出去吃饭、游玩,在任何场合我都要比别人更耀眼,更善于表达。但是我也知道,讲话最大声的人往往也最害怕孤独,好像只有那样做孤独感才追不上我。
  直到我遇到了佛法,走进三级修学。
  通过一年的修学,我知道了因缘因果,清楚了人所经历的一切都源于自己曾经造下的因。我也知道了,我的痛苦与不安来源于心里那个孤独的孩子牢牢地抱着一个“我”。
  第一次深入了解“菩提花开满世界”的意义,了解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了解地藏王菩萨的大愿时,我泣不成声。
  佛菩萨还会感到孤独吗?我想不会的,佛菩萨不会孤独,因为佛菩萨的生命品质是无量的智慧和慈悲,因为他们洞彻了无我的真相,解脱了生死,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没有自己,只有众生。
  当众生沉陷轮回的时候,是三宝将我们一一拉起。而我们就像顽劣的孩子不听劝告,一次又一次地犯错,重新落入苦海,三宝却总是眼含慈悲,一次又一次地牵住我们的手,不曾放开。
  有一次定课的时候,按照导师的引导,观想自己安住在三宝的功德海中,光明充满了整个心房,那一瞬间,我释然了。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我曾莫名其妙地画过那样一个超级英雄,原来心中的那个孩子一直期待有一个英雄可以带他解脱,找了这么多年才发现,原来,佛菩萨就是我的超级英雄。
  现在的我,不再沉迷于社交,而是把时间用在义工行上。东京是一个很大的城市,人非常多,但孤独感却如影随形。我开始临摹佛菩萨的生命品质,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一场场读书会,乃至我的身语意来点亮一盏盏明灯。我期待自己精进修学,也拥有佛菩萨和导师的智慧,有一天我也可以牵着迷路人的手,带他们回到三宝的怀抱,带他们回家。
  你问我自己怎么办?谢谢你,我没关系,因为,我已经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