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明国学讲堂第二十三期

文|慧蔚 图|法临

  时近冬至,细雨霏霏。人们忙碌着奔向各处,路上一车难求。普明国学讲堂,几排蒲垫中央的通道上紫莲初开,藤蔓铺陈,烛光闪耀,这里第三次迎来了练怡君老师的“漫谈古琴与诗词”讲座。

  一部制作于一九八八年的动画片《山水情》,被称为“中国动画片之最”、“中国水墨动画的巅峰之作”、“划时代的见证”,仅仅十八分钟,深深打动了在场的每个人。这部动画片通篇以中国画写意山水的笔法绘出,没有任何对白,配以龚一老师的琴曲,以诗一样的气质讲述老琴师在山水间偶遇一少年并教授其古琴的故事。如用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里的“含蓄品”形容,正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如用“洗练品”来形容,则是“空潭泄春,古镜照神”。由此部动画片开场,练老师引出了此次讲座的主题:古琴与诗词和而不同的美。

  古琴和诗词好比文化中的两个君子,共性的美在哪里?首先,在于它们都传神而不具象。顾恺之所谓“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指艺术创作中具体的描摹容易,而传达人物的精神活动,并非易事。筝曲里《哭周瑜》,唢呐曲的经典《百鸟朝凤》,都是能具体拟音的,而琴曲不同,如《梅花三弄》《潇湘水云》,很少能令人直观地看到某种意态的描摹,但其表达的意境和弹琴人的心思,会直接跟人产生共鸣。古琴的这种天然形成的表现手法,跟诗词更有共性。

  琴和诗词里,有永远无法抹去的底色——山水。因为山水有清音,山水是寓寄,是归指,是象征。李白诗“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即是讲自然山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古琴曲《洞庭秋思》《高山》《白雪》《山居吟》《泛沧浪》等,或取材于自然,或表达人在山水之间栖止的心态。而诗词里的山水内容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练老师列举了多首李煜、宋徽宗、梁元帝等经历不同于常人的帝王诗中所见所感的山水,展现景物与人生境遇的映照;又列举了杜甫、王维、辛弃疾、柳永等诗人精彩的山水诗句,展示景物与情感如何在诗句中交融,令大家耳目一新。古琴和诗词里,也有描写草木、鸟虫等大自然孕育的生命,寄托个人的情怀,不胜列举。

  独立见风骨,琴与诗词可以高山流水香远益清,有清微淡远寄托感情的一面,也可纷批灿烂戈茅纵横,有直面生死血性铁骨的一面;既有菩萨低眉,又有金刚怒目。诗句“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可以形容《广陵散》《沧海龙吟》《风雷引》等古琴曲的精彩纷呈、壮怀激烈。

  悲喜证人间,琴与诗词在表达人类悲喜上,也有共通之处。讲到此处,练老师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汉武帝刘彻的《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飞。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在这部分,练老师举出两个关键字,一个是“醉”字。琴曲里有《酒狂》《醉渔唱晚》《岳阳三醉》,诗词里关于饮酒的也是不胜枚举。陶渊明把自己放在世俗之外,有时把自己藏在桃花源里,有时把自己藏在酒里,有时把自己藏在幽然见南山的环境里,都是他对世间万物的取舍。所以他有“举世皆醉我独醒”之句。另一个是“情”字。琴曲里有《长门怨》《泣颜回》《捣衣》《离骚》《湘妃怨》等曲,诗词里有“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有“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虽然有悲喜情绪的表达,但也有超脱于爱恨情仇之外的清空。如琴曲中的《普安咒》《渔樵问答》《携仙游》《列子御风》,带给我们心灵的安止和归宿。诗歌中也有非常豁达,仿佛寻找到生命真谛的诗句,比如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洪应明“满室清风满几月,坐中物物见天心”。我们在诗和音乐里寻找到的,是一种不管世事如何变化,仍能感受到的一种“何处碧桃谢,满溪流水香”的精神家园、精神安住之处,这是诗歌和古琴的魅力所在!

  讲座的最后,身着典雅汉服,美丽端庄的练老师应书友们的要求弹奏了一首古琴曲《酒狂》,这是一首很少见的三拍子琴曲。普明大讲堂练怡君老师连续三次“漫谈古琴与诗词”讲座至此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