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为自己命运不好,性格有缺陷,比如急躁、软弱、直肠子、冷漠又孤僻,与周围亲朋好友同事对立很大,嗔恨心特重。
  就说在单位吧,同事们性格迥异,领导作风也各不相同。但自己愚痴不懂人情,领导叫干嘛就干嘛,所以尽自己一切能力,努力去做领导安排的所有工作。但多干又烦恼重重,因为自己是不接纳这个辛苦的,会抱怨,会将情绪写在脸上,甚至会用牢骚话抹杀工作成绩。评先选优、提拔重用的时候,如果没我的份,我就会怨恨领导不公,觉得同事那是巧舌邀功或后台有支持。
  渐渐地,从对周围充满怨气发展到对社会也感到黑暗,整个人负能量满满。而当我把这些负面情绪带回家中,家人也痛苦不堪。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自己对周围的一切都是对立和抗拒的,在烦恼痛苦中不断修习着“贪、嗔、痴”而不自知。
  有段时间,为寻求内心的安慰,我还热衷看卦算命,烧香拜佛求平安。但是这些归结于运势的安慰仍属掩耳盗铃式的麻木,是无法离苦得乐的。
  直到冥冥中因缘成熟,进了三级修学读书会、预备班、同喜班。一路走来,尤其在学习佛传篇的时候,对因缘因果、轮回和解脱有了更深的认识。
  无始劫以来,这个所谓的“我”,由于无明造作的业力,由父母将“我”带入人道,产生这个五蕴色身,由眼、耳、鼻、舌、身、意和色、身、香、味、触、法的接触,产生了苦、乐、忧、喜、舍等感受。在感受的刺激下,产生追求的动力,希望抓住现有的一切,由此造成新的有漏业因。这个所谓的“我”,往往颠倒梦想,以苦为乐地在轮回路上茫然前行。想到这里,看看自己的现状,不禁潸然泪下。
  认识苦真不容易,在没有学习佛法时,对苦的现实是不接纳的。我只肤浅地认为生、老、病、死是每个人不得不接受的一种规律,是无法改变只能无奈接受的。反正谁都有一死,过好从生到死的过程就好。但这个过程中的烦恼痛苦怎么解决?如导师开示的那样,通过向外抓取来掩饰痛苦,这不仅是暂时的,还会在不知不觉中造下新的恶业。
  学佛了,知道人生是苦,但对苦的认识还是在生活烦恼层面。回想刚进班学习时,交流分享的时候,我常常泪流满面,觉得自己找到家了,委屈有人懂了;也认识了佛教的世界观,知道了佛法中的名相“缘起性空、无常无我”等等,我开始努力去践行诸恶莫作,诸善奉行。生活也在发生改变:牢骚少了,脸上的笑容多了,语调调柔了,和家人同事领导的关系也改善了,我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没有那么苦了。
  但是,修行哪有这么容易。一次次的对镜会将自己打回原形!不发牢骚、语调调柔不代表自己没有压抑着的嗔恨。看看自己的发心,才发现家庭和谐的背后是自己用委屈在维持着。其实,我并没有真正认识佛法,认识到学佛的真实意义。
  对佛陀的了解,对佛法的认识关系到对轮回和解脱的认识,对佛菩萨品质的认识。不懂佛陀说法的精髓就不会坚定学佛的道心。
  再看因缘因果,我从前认为的不公其实只是前世的果报。在和周围人对立的时候,我痛苦,周围人也痛苦。我今世受到的领导打压、同事排挤,忍受的繁忙工作,乃至父母儿女、亲朋好友之间的恩恩怨怨,一定是我的业力感招而来的。且不说我多生累劫的因缘,就是这一世,在我和家人同事相处中,用贪婪、嗔恨去设定目的、去索取,我的怨恨情绪他们是能感知到的。现在我也感知到了,怎不让我惭愧悔恨!
  而所谓的业障和对镜,其实是自己内心的外现。佛菩萨度我的时候,一定是在针对我的病症,用所谓的逆缘来治病。我贪婪什么就让我失去什么,我嗔恨有多重就会得到多少轻视,我有多愚痴就有多可怜!如果不是佛菩萨慈悲救度,我这样丑陋不堪的人不知要堕落到哪里!忆念起佛陀的功德,看看自己的不堪,止不住的眼泪哗哗流。但我明白,这眼泪,少了委屈和怨恨,多了忏悔、感恩、欢喜和莫名的感动。
  学佛拜佛求佛加持,是要学佛菩萨的品质,圆满慈悲智慧,彻底从轮回中走出,得到究竟的解脱。不仅自己解脱,还要帮助众生解脱。虽然这条路很漫长艰辛,但有导师教导,有三级修学模式,有菩提道友的陪伴,我知道即使愚钝如我,只要安住在模式中,坚持修行,一点一点进步,我就走在了解脱的路上,生命品质就在不断向佛菩萨靠近!
  感恩三宝,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