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这个月为止,走上辅导岗位正好一年半,在这段时间里,我深深体会到生命的缘起。一是自己生命的缘起,二是每位学员生命的缘起。从开始的不能接纳自己,不能正确看待学员的各种状况,到现在能用缘起的观点来理解每个人,这让我从最开始带班的紧张状态中走出来,深深体会到佛法智慧的力量。
  第一次带班正值初夏,天气并不热,但整个交流下来,我全身都是汗,当天晚上到两点了还一点困意没有,这对于平时不爱出汗、睡眠超好的我真是不可想象的事。想想原因还是紧张。紧张从何而来?一是对辅导岗位的定位不清晰,流程不熟;二是因为太在意“我”了,怕我带不好,这是关键因素。虽然支持辅导员智晨师兄给我做了很好的引导,但是因为自卑心,让我不能正确看待自己,才会如此紧张焦虑。我总是能看到其他辅导员的优点,比如问题提得好,班级氛围营造得好,总觉得自己处处做得不足,落入到对自我的否定中,佛法正见这时候在心里一点力量也没有了。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特别感恩支持辅导员给我的鼓励。每次交流前都给我很多引导,法义理解不到位就帮我做调整,提的问题偏离本期法义就引导我怎么学会提问题。另外在带班过程中,再次重新学习同喜班内容,对于缘起法有了更深的体会。我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向外求,看不清自己生命的缘起。当我用缘起正见来观察自己,是我过去生、现在生都没有种这样的因,为什么非要和比我能力强、比我有慈悲的人去比呢?想通这个问题后,我接纳自己能力的不足,带班轻松了,也体会到法喜。
  从带班开始到现在,有缘与三个班级的师兄们一起学习。发现每个班级有每个班级的特点,每个学员又都各有不同。带班最担心的就是师兄们的自修和出勤。刚开始看到师兄们自修不足或者出勤不好,我都会拿我自己班来和师兄们分享,分享我们班的出勤和自修有多好,希望大家能向我们班一样做好自修、出勤。后来意识到自己在这样引导的时候内心是对大家有不满情绪,而且这样的引导也起不到效果。我要真正地去了解他们不交流不自修的原因,还有班级氛围给没给到他们温暖,这才是我要做的。
  当我了解到,师兄们有的既要挣钱还要带孩子,有的因为工作需要出差,有的刚到外地,还要面对环境、人际关系等等新问题,我才知道大家能抽出时间学习,能来交流有多么不容易。都是刚学习不久的师兄,正见很不足,更需要关爱,而不是一味地督促学习。当我认识到每位同学都有自己的缘起,有的因缘好能精进修学,有的暂时遇到问题,更需要关爱理解,我开始从自身找问题。
  当我用缘起法来看自己、看师兄们,我能接纳自己,也能接纳所有师兄,我的内心生起的是慈悲。深刻体会到辅导员这个岗位就像凡夫心的照妖镜,能尽快发现问题并调整。感恩导师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