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公公于2019年11月3日晚八点四十五分,在佛号声中往生。回忆他老人家往生前后的事情,深感这是一个艰难转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三宝加持不可思议的历程。

打破设定 因缘自来

  两年前,一次回老家,我向公婆介绍了净土法门,劝二老念佛。原以为身为高级知识分子、性格固执而谨慎的公公婆婆会拒绝,没想到公公首先笑眯眯地答应了。此前婆婆经常浏览我的微信圈,对佛教的因果观念有些敬畏,家里已经减少了荤食,改食三净肉。
  我的姑姐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身为长女,性格也比较强势。公婆怕她不高兴,隐瞒了念佛的事,只要姑姐回家,他们就把佛珠收好藏起来。有意思的是,先生有几位家住外地的表姐,她们文化素养同样很高,竟然不约而同都接触了佛法。有一位表姐千里迢迢赶来看望我公婆,期间从哲学和心理学的角度,向我姑姐介绍了念佛的好处,姑姐觉得有些道理,也劝父母不妨念念佛。这是一次良好的助缘。
  不过,公公因为身体虚弱的缘故,神智时常有些迷糊,婆婆忙于照顾公公,念佛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今年夏秋,公公的身体每况愈下,不时伴有狂躁、谵妄症状。此时先生已经被我软硬兼施带入了三级修学。更为及时的是,恰逢慈善部组织了一系列生命关怀培训课程。尽管先生对助念、往生西方之事并不相信,但出于“不能证真、亦不能证伪”的心理以及对父母的爱,参加了数场培训。我们提前备好了圣像、引磬、陀罗尼被等法宝法器,婆婆亦发愿每天念千声佛号。
  姑姐此前主张不过度医疗,后事从简,这些理念与我们不谋而合。今年9月初,公公因高烧住院,退烧后血压极低,指标全面超标,脏器全面衰竭,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期间每日7-8瓶的静脉注射,特别让人心酸的是,因为老人家总想拔掉针头,被强行用布条束缚住四肢,他越发躁狂,强烈要求回家。
  先生看着实在心中不忍,感到这是对人性自由和尊严的重大伤害,向医生提出去除这24小时的升压针。最终等公公血压稍稳,家人就办理了出院。回到家中,老人家由衷地感叹:真舒服啊,太舒服了……
  十一期间,我们回老家陪伴父母,家里常现出动人的一幕幕:念佛机里佛号声声,先生或是抚摸老父额头,或是给老父剪指甲,哄小孩一样让老父唱佛号,老人家神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口里断断续续唱诵着“阿弥陀佛”……

直面死亡 并非容易

  为了安排好助念事宜,我曾经建群拉了几位亲友、发小,希望届时他们能有所助力。意外的是,除了我二姐,其他人几乎都对死亡心存恐惧,不敢面对遗体。这能怪他们吗?所谓边地,所谓佛法难闻,正是大多数人的处境啊!——补充一点,我一直努力给亲友创造亲近佛法的机会,多次邀请他们来小住,参加西园寺的活动。我二姐的转变最大,心力也相对强一些,其他人相对难以影响。看来助念之事,唯有我们自己一力承担了。
  此时,姑姐已经做好了安排,待父亲一走,就通知殡仪馆运走遗体,然后接母亲去她家住段日子。这里面,同样包含她们对死亡的恐惧——面对没有生气的、冰冷的,或许死相还很难看的遗体,多少人有勇气直视呢?(多么庆幸,佛法的教育让我们能够正视死亡!)
  姑姐的决定让我很焦急。我不断在家庭群中发相关助念的文章,却没发现姑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退出了家庭群。先生试着与姑姐沟通,姑姐挂断了电话:“要么全由你们安排,我不管了!”
  对于姑姐的态度,我们很能够理解。姑姐与父母住得近,一边要上班,一边要长期打理两位年事已高的老人,看病、住院、请护工等种种事宜,其辛苦可想而知。婆婆每天照顾卧床不起的公公,也已身心俱疲。这时候我们的助念计划,在不了解佛法的她们看来,就是不体恤和添乱。
  经过几番沟通,婆婆拿出了折衷方案:“如果你们在现场,就按你们的想法办;如果你们来不及赶回来,那只能按你姐的意见办了。”
  为了争取机会,我说服了婆婆:“妈,医学也证明人尽管心脏停止跳动,但脑电波还有活动。将心比心,试想今后我们三个人无论哪一个先走,马上就被亲人送进冰冷的太平间,这多残忍啊!”
  先生以情动人,说服了姐姐:“你总不能连看爸爸最后一眼的机会都不给我吧……”姐弟俩最终确定了父亲后事策划方案:1、丧事从简,不设灵堂、不举办追悼会、暂不通知亲友;2、不送医院; 3、不去太平间。
  八小时的停灵助念时间,就这样争取到了。

三宝加持 见证奇迹

 11月3日,公公突然出现呼吸紧促的症状,先生得知后即刻买票赶回。在离家还有两小时路程的时候,接到了父亲往生的消息。
  赶到家中,先生立刻把家中的唱诵版佛号改为导师的引磬版佛号。并按照提前备好的助念开示词,八小时内每一小时一次,循序引导父亲接纳死亡,应对境界,发起出离心;宣讲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的功德,启发愿心;引导父亲回忆生前种种善行及对社会的贡献,令其生起信心,放下万缘、安在善念,认准佛光,契入往生。整个过程先生非常镇静,不知疲倦。
  与此同时,同修们专门发起了网络助念、功德回向以及普佛。更难能可贵的是,前面提到的几位亲友、发小也在家中为老人家诚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及佛菩萨圣号回向。
  我婆婆此刻展现了可贵的坚强,在公公往生前后,她陪伴在身边,劝导他放下牵挂,一心跟随阿弥陀佛走。公公临终前虽已不能发声,口中依然微微颤动。往生后,念佛不辍的婆婆亲眼目睹了公公的面色从久病的苍白逐渐转为红润。我的二姐在第二天来到现场,为我公公助念,老人慈祥而又安然的面容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于第二天赶到家中,此时先生已几十个小时未合眼。婆婆一直心存顾虑,担心遗体一旦僵硬会导致更衣困难。待24小时圆满,我们合力为公公擦洗更衣。此刻,公公的四肢柔软,神情安详,面色如生。先生和婆婆大为惊喜,连连感叹。先生对婆婆说:听你儿媳妇的没错!婆婆得知同修与好友的助力,十分感动和感激。她告诉我一定要把她真诚的感谢带给所有的同修和朋友们,并表示,将来她一定要好好拜佛、学佛!
  遗体火化后,我们在公公的骨灰中捡出玉色舍利花。盆骨上的舍利花似玉雕,似珊瑚。腿骨等多处亦有,足以打消所谓的“结石说”之怀疑。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爱的力量 相互成就

  赞叹姑姐,无数的繁琐事务都由她一力操持,最可贵的是,她主张丧葬从简,不发讣告,不搭灵棚,不收礼金,不办丧宴,为家中保持宁静氛围创造了极好的条件。这一理念和做法很多人不能理解,但也有不少人表示赞叹。移风易俗虽任重道远,但只要有人践行,就有改善的希望。并且,姑姐开始支持婆婆亲近佛法,愿意陪母亲去寺院拜佛,这放在从前是大家所不敢想的。
  赞叹婆婆,她以八十岁的高龄,无怨无悔地照顾久病的公公,更能在公公往生前后给予至诚恳切的助念,为儿女示范了爱的榜样。我所知道的一家亲友,就因为老太太害怕,死活不愿意让老爷子在家去世。婆婆能够接受佛法,助力公公安详往生,这是何等的恩情和善缘啊!
  更赞叹先生,他对父亲的爱是深沉的。尽管他此前还不能认同佛法观念,但为了把握可能存在的机会,他选择了佛教的方法。他的镇定和全力陪伴,给了家人莫大的信心,也让公公得以在家停灵到第三天。最后的夜晚,他独自在房间里陪伴老父,心里舍不得,亲吻了好几次。
  火化前的诀别时刻,他俯身最后一次亲了亲老父的额头,说:爸爸,再见了。他以实际行动助力父亲往生极乐,做到了儿女真正之大孝。“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
  “头七”我们没有烧纸,而是放生、诵佛号回向给公公,婆婆也发愿吃素一个月,这是最好的利益亡者的方式。我告诉婆婆:我们要发愿在阿弥陀佛的净土世界里重逢。继续轮回的话,彼此都不知道流转到哪里去了。所谓修行,是成就佛菩萨那样的大慈悲和大智慧。去净土世界并不是去享受福报,而是到了更好的修行环境,听弥陀讲经说法,早日成就菩萨那样生死自在、悲智具足的能力,倒驾慈航,广利众生。
  每每忆起公公的音容笑貌,尽管还会情不自禁地流泪,但那不是悲伤。公公走得这么好,全家是释然、欢喜、安心的。回想我的学佛缘起,来自公公十一年前的突发重病,当时我独自带着孩子生活,无法回去探望,无奈之下,想到了去寺院祈福,就这样走近了佛门。他老人家不但为我们示现了病苦和无常,最终更为我们示现了念佛往生、弥陀接引的真实不虚。先生一改过去对于义工行的态度,开始积极参与了。原来,是公公成就了我们全家念佛、学佛。
  我和先生对此次家庭的助念案例做了总结:1、及早渗透,种下佛法种子。2、真诚祈请三宝加持,去除违缘。3、临终者的信愿和亲人助伴的用心至关重要。4、在世间从事正命,修学、做义工就是勤种福田。5、一定要认真学习生命关怀培训课程。我们也认识到,心念是无常的,世间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死亡来临时我们什么都带不走。真正的爱应来自慈悲和信仰,超越世间贪著,相互成就解脱。
  走在路上,看到生机勃勃的草木,看到辛勤工作生活的人们,我心里充满感慨。人生如此无常,生命随波逐流,这来之不易的暇满人身,如果不去追求觉醒和解脱,不用来做利益众生的事,那就是对生命的极大浪费。此生遇到许多善缘,要感恩,要珍惜,更要把这份能量传递下去,让生命更庄严,更有价值。
  感恩三宝!感恩公公的示现!愿正法久住,愿众生亲近佛法,解脱生死,究竟离苦得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