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第二次西园义工行的心行检验

  义工是最有意义的工作,学长们都说做义工收获很大。因为做义工会让我们处在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氛围中,你可以不再被原来的环境、原来的人或事所裹挟,在这个氛围中你会比较容易改变自己,修正自己的行为。
  我也遵循着这个准则,护持读书会,参加培训,做项目主要义工。确实,通过做义工,我改变挺大的,从一个相对高冷的人变成了一个相对主动、热心的人,自己的心量也慢慢变大了。
  但义工行更为重要的是检验自己的心行,看看佛法有没有入心,有没有修正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还在按照自己原有的习惯行事。这次去西园寺的义工行,就让我照见了自己的贪嗔痴。

报名选岗位时,照见自己的贪

  我第一次去西园时,被分配的岗位是行堂;第二次报名选岗位时,我又报了行堂。本来想选引领的,感觉比较轻松,后来一想时间肯定不自由,引领岗位应该是全天候的。后来想着是不是选我最擅长的文宣岗位,再一想活动期间不轻松,要记录素材,活动完了后,还要熬夜赶稿,还挺麻烦的。
  而行堂只是吃饭前后比较累,其它时间还挺自由的,想去听导师开示也可以去,想回宿舍补觉也可以自由安排,想去西园巡礼也可与师兄一起同行。
  其实这个选岗位背后的心思,就是我执中的贪图安逸、贪图方便。

  后来果如我所愿,我被安排到行堂岗位了。作为有过一次行堂经验的我,应该是比较适合当小组长的。但去之前我心里就想着不当这个小组长,要协调调配人手多麻烦,我做好自己打饭或行菜的工作就好了。
  果然,原有的行为习惯太强大了,以往一直只想着做好自己。学习佛法后,知道不仅要自己解脱,也应该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解脱。因为世界是缘起的,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包括自然界的一草一木,都是息息相关,唇齿相依的。
  原本就想通过闻思修,慢慢改掉这个只管自己的坏毛病,但即使在义工行中,这个只管自己的起心动念,也立马冒出来了。

行堂协作时,照见自己的嗔和慢

  行堂时,我被分到了第一小组,我们的小组长很有发心,自告奋勇承担了组长的职责。我们组一共5人,只有一位男师兄。因为这位男师兄不是那么积极承担,我就偶尔在心里会检讨他的不足。

  当然,我们义工行中倡导的是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身不足。我自己也知道,有检讨他人不足的这种起心动念,对自己的修行也是不好的。但就是有这种讨论别人的习惯,喜欢背后议论。对于这个男师兄,我好几次都想跟同组的师兄们聊这个八卦,第一次我忍住了,第二次我也忍住了,第三次还是被嗔心掌控,挑起了这个话题。
  我明知道不对,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还是忍不住,真的是管不住自己心,心不够定。这时候,如果平时的定课做得好,可能就能hold住当下自己那颗心了。当真是“一切种子如瀑流”,就像那黄河壶口瀑布,像长江三峡的流水,哗啦啦在流,挡也挡不住啊!
  我们同组还有一位女师兄,她周五晚上赶来西园,周六晚上就要赶回。这样我们这组的人手就缺了一个。跟一位学长协调人手时,她很直接地说,这样的义工机会很稀缺的,既然时间上不能保证两天,就应该把这样的机会让给其它师兄啊。那位要回的女师兄当时就黑脸了,当然现场也没说什么,我想她肯定是起烦恼了。
  当时现场的我就生起了慢心,觉得这位学长修得不怎么好,说话太直接了,也不管其它师兄的心情。回的师兄也确实不应该占据这么稀缺的机会,然后做义工还做出烦恼来,修得也一般。
  后来,我突然警醒了,我这不是拿着照妖镜到处照别人吗?导师有一则开示说:“如果总看到他人的是非曲直,也就意味着,你的心已陷入是非之中。因为自己内心有是非,才会在意别人的是与非。”
  有位师兄说,她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了。是的,不在意就是不粘著,就是很好的修行。内心没有是非,你就不会在意“是非”了。愿我们都不粘著,可以不在意、不粘著地做好每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