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宝敏 图|赵德明

  如果你对寺院的了解还只停留在烧香拜佛的境界,那么我要告诉你,这700年的古寺,在如此现代化的世界里,早已是很多人的精神家园!西园寺,以其博大的胸怀,包容并接纳着每一位渴望在生命中觉醒的旅人,佛法的智慧,如明灯般照亮每一颗心的角落。
  为了帮助更多的生命觉醒,我们以艺术之名,在金秋的十月策划了一场“觉醒的艺术”沙龙。本次沙龙,我们邀请了秋一作为嘉宾。坊间流传:“秋一,是一个充满争议且无法定义的人。”那么,真相到底如何,让我们先从秋一的作品,慢慢走近秋一吧!

  俗话说,字如其人。秋一的字,粗壮、平直、简单,乍一看,似乎如孩童般稚气,可是配上他的画,却是那么耐人寻味。从秋一的字画中,似乎每一个人都会生起这样一种错觉,“好像我也可以这样去画,可以像秋一那样去画。”
  而事实上,秋一是唯一的,谁也模仿不像,你如果到了现场就能深刻体会到了。
  秋一,不喜欢别人称他为大师,他所有的言行都在提醒我们,这世上并没有所谓的大师。
  秋一,不喜欢繁文缛节,所以他也不会为了成全你我脑海中,对所谓艺术家的定义而去约束自己。
  秋一,不在乎他人的价值标准。按他的话来说,一个人要活得纯粹,所以在生活中他是不羁的存在。

  当天的沙龙,因为秋一的简单、单纯、率性和不掩饰的特质,不断地引来阵阵欢笑声。每一位到场的人,似乎都从秋一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者说,是自己希望成为的模样。当人们沉浸在这样的欢喜中时,我们的主持人慈妙师兄这样问道:“请问,秋一,你为什么会画这样的画,写这样的字?”秋一答:“我,不知道……”慈妙师兄继续问道:“请问,秋一,你想通过你的画与字表达什么?”秋一答:“我,不知道……”
  这样的问题,既是提给秋一的,其实也是提给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我们因为对秋一的喜欢,所以就把自己也投射在秋一身上。那个当下,我们已有点分不清,哪个是秋一,哪个是我。而秋一的一句不知道,也正道出了我们的不知道。

  从佛法的观点来看,秋一在“不知道”的前提下,独具风格的字与画,并且以这种方式向世界表达他自己,这与他累生累世的积累有关的。当下的秋一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写、如此画,但是他长长久久的生命却对亘古的过去知道得清清楚楚。
  佛法认为,生命是无限的,它是一个心相续的过程。有一些东西会被传承,有一些东西会随着因缘和合发生新的变化。如果我们不知道生命是如何传承与记忆的,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就会被当下的际遇所裹挟,限入无尽的无明与我执。
  秋一的调侃、秋一的率真、秋一的不羁,你可以理解为是秋一的真性情;你也可以把他看作,是秋一对自我觉醒仍在思考中的一种掩饰。好在,秋一不避讳且率真地接纳了主持人的归纳,似乎也在心里开启了自我思考。

  秋一,以及我们普通的千千万万人,都在其不同的领域寻找着自我突破与觉醒的方式。秋一是通过艺术的方式,而你、我是通过其他的方式。
  什么才是生命的觉醒?我们又该如何觉醒呢?
  这世上的知识那么多,是不是只要不断地学习就可以觉醒?或者说,多听高僧大德的演讲,多听成功人士的分享,我们就可以觉醒呢?亦或是我们能拜在哪位名人的门下,就更容易觉醒呢?
  正如济群法师所说:“活着的意义,在于了解并开发自身潜在的高尚品质。惟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完成生命版本的升级,才有能力给众生究竟而长久的帮助,这正是佛教所说的自觉觉他,自利利他。”
  在本次沙龙中,主持人慈妙师兄在整场访谈过程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生命,应该是一件美好的艺术品,觉醒的生命更是如此美好的艺术品!
  谨以此文,感恩与所有众生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