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信仰与人生》这一课,导师立足于佛教信仰,谈了信仰和人生的关系,并从六个方面开显信仰对人生的意义:信仰与道德建设;信仰与精神追求;信仰与超然心态;信仰与慈悲大爱;信仰与生死归宿;信仰与找回自我。
  以上六大内容涉及到了人生的现实问题和人生永恒困惑的问题,导师讲述得既明了又透彻,让我受益非浅。但最让我触动和感受深刻的是第三章:信仰与超然的心态。导师说到,了解佛教的轮回观可以增加生命的长度,了解佛教的心性理论可以扩展生命的深度,了解空性思想可以为我们揭示世界的本质,令我们保有超然的心态。就导师的这一思想,我想从三方面来阐述:
  一、从轮回思想看到生命的长度
  在当今社会,绝大数人都很关心人生的现实问题。比如,我的事业、感情、家庭等。因为他们很执着很依赖,所以活得很累,很烦恼。我想,这些人多是受到了儒家现世思想的影响。儒家文化关注的是这一生,一个人活得有没有价值,成功还是失败,就在于这一世。现世的成败似乎就成了人生的一切。
  儒家说“未知生焉知死”,对死后的问题一概不知也不谈。但佛教思想对这个世界有不同的认识,所以,佛教的轮回思想对儒家思想起到了弥补作用。轮回思想能够让我们看到生命的长度,人的生命有无尽的未来。人不但有今生,还有前生和来生。人死并非如灯灭,我们今生所种的一切善因,乃至修行都可决定来生的去处。因为有这样的思想基础,所以即使今生修行苦一些,但想到来生可以得到超越生死的乐果,就会保有一种超然的心态,积极面对自身的串习和烦恼。
  二、从佛教的心性理论看到生命的深度
  有句话说:如果不了解佛教,就无法全面认识中国文化;如果不了解佛教的心性理论,就无法剖析中国哲学思想。在中国哲学史上,从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到魏晋玄学,再到隋唐哲学,宋明理学,乃至清未民初仁人志士的思想,无不受佛教心性论思想的影响。
  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因为受佛教文化思想熏陶,所以当他们仕途不得志,或被贬官回老家过田园生活的时候,还能保持一种豁达超然的态度。他们看淡世间的名利地位和荣华富贵,不但不起贪著和烦恼,而且还能往自己内心深处去寻找真正的快乐,享受那份田园风光般的自然美。 这些在他们的诗词中可以体现出来,比如魏晋陶渊明的《饮酒》: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还有明代文学家陈继儒的《小窗幽记》中的名句: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谢;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些诗句中流露出的作者心境是那么豁达、乐观和洒脱。他们都受了佛教思想影响,所以,当他们失意时,也能保持一种超然的心态。
  三、空性思想揭示世界的本质
  佛教认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众缘和合而成,缘聚则生,缘散则灭。如果我们能真正领会这缘起性空的道理,再通过禅修,进一步透过现象看本质,真正体会空性的智慧,那么,我们此时的心境会跟之前的心境完全不一样。虽然生存在这个世间,但对世间的万事万物不起贪著,也没有二元对立,可打破我法二执。如《普贤行愿品》讲到:犹如莲花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如果安住在这种来去自如的空性上,那么,面对各种境界乃至生死时,我们都能够坦然自在,保有一种超然的心态。
  综上所述的三点,是我们出家人努力追寻的目标。只有真正体证空性智慧,才能解脱生死得自在。那么,我们这几十年住在世间,就会象菩萨那样游戏人间,作空花佛事,水月道场。拥有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那份洒脱自如的超然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