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师兄们的工作好像都多了起来,修学时间也更加紧张了。最近这段时间我的工作还没有饱和,所以我抱着一定要好好按照八步骤学习来供养师兄们的心,认真完成了自修。每一步都修止观,现在刚好学未修中间,觉得格外相应。
  周一晚上,大家定好六点半线下讨论。我算了一下,骑自行车过去要一个小时左右,再吃顿素饺子,刚好到共修时间。我还想着要是师兄们来不及吃饭,我可以带一点给他们。然后,又按照前面的法义随喜了一下自己,勉励自己日后多有这样的心行。
  就在我即将到达讨论地点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我美好的设想:有一个师兄来不了了。哎呀,这样线下讨论就只有两个人了。一边感慨师兄不容易,修学需要克服太多的违缘。一边想着,另一个师兄那么慈悲,不会让我再骑一个多小时回去吧?线下两个人也可以讨论。于是,就这样期待着。
  到了讨论地点,腿都酸了,不禁感慨自己年纪大了。结果打开手机,看到可以来共修的那位师兄说,两个人线下讨论没劲,还是线上吧。这几个字从眼根进来,再结合我的意识。嘭!完蛋了,没守住。
  第一个念头产生了:平时都说要彼此成就线下共修的因缘,现在我都到了,师兄们怎么就不来成就了呢?让我再骑回去,还得再花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坐地铁?高峰期到了,还不如骑车快。想到这里,烦恼出来了,嗔恨心也起来了。我立刻关上所有根门,想要强势正知而行。但太晚了,这个念头消不掉了,整个世界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像单曲循环一样在我脑海里一圈又一圈地重复。心的惯性太狠毒了,我拽也拽不住。于是,我就跟着这念头跑了。导师说“想到上街就会上街”,对!此刻的我骑上车子,摸着自己酸痛的小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这次讨论我不参加了。
  在骑上车的一瞬间,我就想:完蛋了,百万障门开了。心璐啊,从这里到家要路过六家还是五家星巴克,我看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参加连线共修。
  导师说,负面的想法是无法消除的,要靠正向的内心力量去压过它,让正向起主导作用。之后的三十五分钟,我完成了一场战斗。
  守护根门,正知而行。
  【第一战ROUND1】:导师在《一条道路九种禅修》里教导的,共修要带的五颗心是什么?我带了吗?
  ——自我检讨的心、接纳的心、结缘的心、随喜的心、利他的心。
  ——我没带这五颗心,我带了“我凭什么、我不要、我都累死了”的凡夫心。
  第一战失败K.O,我骑过了第一家星巴克。
  【第二战ROUND2】:我准备那么多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供养师兄们吗?不就是发的利他之心吗?
  ——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谁要你供养啊,把自己抬得那么高。
  ——可我不是为了成就自己的慢心啊,我就是想在分享中说法义,让大家可以受益更多啊!
  想到这里,好像内心不再那么狂躁了,利他心重新get!那你要停下来参加共修吗?我不要。
  第二战失败,K.O。
  【第三战ROUND3】:师兄们平时那么忙,很多师兄一个人承担了很多义工岗位,很疲惫,有烦恼。我要理解,要接纳啊。而且,师兄在那么多违缘下依然坚持修学,要随喜啊!
  ——好像是这样!
  第三战平局,骑过第二家星巴克。
  【第四战ROUND4】:是菩萨让我这么做的吗?
  ——……
  这句观想犹如当头棒喝!我感到内心的负面力量在逐渐消失。
  众生为树根,诸佛菩萨为华果。我看到的都是自己内心的影像,不是真实的啊!师兄是菩萨示现啊,来看看我未修中间学的好不好。在把同修当成菩萨的这一瞬间,我的对立面完全消除了。
  第四战略胜一筹。
  【第五战ROUND5】:如果我成为辅助员,今天的场景该怎么办?四个师兄因缘不具足来不了,第五个师兄看其他四个不来,也不来了。我要嗔恨吗?
  ——还好上周参加了辅助员选拔前行分享会,从中收获到了很多智慧。所以,我此刻认识到:陪伴就是单纯的陪伴,师兄需要什么时候陪伴,我就什么时候陪伴;需要什么样的陪伴,我就给什么样的陪伴。这不才是正常的思维方式吗?想到这里,停了下来。在第三家星巴克门前,我下车,然后走进去找了个角落,开始连线共修。
  短短三十五分钟时间内,我看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住了往昔的负面串习。所以,我要更加坚定修学信念,摆脱错误,重复正确。未修中间正是用功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