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般人而言,一说起财富,首先想到的词是:钱、多多益善。最好自己有花不完的钱,可以随心所欲地买买买、肆无忌惮地乐乐乐……曾经的我对金钱的看法也是与时俱进,有时代烙印的。
  首先,觉得实物的钱,是非常脏的。因为小时候,我看到许多钱除了皱皱巴巴、脏兮兮外,有的还是被粘起来的,样子很不好看,再加上有的人点钱时还会沾口水来提高点钱效率,就觉得钱真的很脏,会传染病。所以,除了过年得到的崭新的压岁钱让我喜欢,想拥有不愿意花掉外,其他使用过的钱,一般尽量不去触碰它,也有点畏惧它。
  后来大一点了,发现这个其貌不扬、会传染病菌的东西,能量还是蛮大的:据说“能使鬼推磨”“会让人变坏”,对于部分人来说“变坏就有钱”;对于我来说,有钱就是可以在回老家时睡卧铺,家里可以有自行车、缝纫机等等,那时候真觉得钱可怕、可恨又可爱。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金钱对生活质量、愿望的达成影响很大。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畏惧钞票上那些细菌了,也不大在乎“鬼推磨”“变好、变坏”的问题,偶尔也幻想着能像别人一样可以一夜暴富,以为这就是生活。
  当然,起码的底线还是有的,行动中常常告诫自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积少成多、细水长流”。就这样自视清高、平稳地生活、工作着。有钱就多花,没有就少花。对于金钱的获取既希望又不太主动,而对金钱的使用更是被动、没有规划的。
  学习《佛教的财富观》后,我开始思考:我的财富观正确吗?我是财富的奴隶吗?
  导师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财富同样如此。财富本身无善恶之分,区分的标准取决于财富的来源和用途。来源方面:来路不正的金钱,——毒蛇也,需弃之;反之,在正当的谋生之道上,通过勤劳、智慧获得的财富是净财,要提倡。用途方面:不正确的使用,(如:吃喝嫖赌、挥霍无度、不知惜福的思想意识和行为,)需弃之;相反,懂得合理使用,奉行简朴、知足常乐的生活原则,要提倡。另外,对财富的执著心方面,过于贪著,把财富作为人生唯一目标和生活重心的思想,需弃之;反之,不执著对财富永恒的拥有,做财富的主人,需提倡。总体来说,佛教对财富的看法是:来得干净,用得光明,不执著、做财富的主人,这就是净财。
  对照佛法,我的财富观中最大的问题在于怎样使用财富。现实中,我只规划自己的生活用度,虽然偶有捐助行为,也是被动居多,如单位要求或事到眼前躲不过。主动的、长期坚持的那种布施与公益捐助,几乎没有。一是觉得:这是大款或者那些出类拔萃的、德行高尚的人应做的事情,我正常纳税就好;二是有“舍不得,想自己拥有”的思想。不懂得财富为身外之物,用得好既可利益社会、造福人类,也可为自己培植福德资粮的道理,在不知不觉中做了财富的奴隶。认识到这些,现在,我规划支出时,会将培植福田也一起考虑,好像这样也让自己的心踏实起来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有使命的,除了通过自己的努力,不给社会添麻烦,为家庭和社会创造财富外,也要为自己未来的生命银行储备资粮,改变自己的生命走向。积极进取而不贪著,合理使用而不挥霍,让财富成为提升生命的助力,成为利益众生的资粮,让我们用勤劳与智慧浇灌心灵的财富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