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三年以来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改善了我和父亲积怨多年的父女关系。
  从前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张,母亲夹在中间也很紧张。父女俩经常一句话不对付就吵得热火朝天,通电话不能超过十分钟,否则就要吵。
  小时候我对父亲严厉的教育非常抗拒,然而又要被迫听从他领导式的说教。经常从吃了晚饭开始一直被教育到凌晨一两点。我不想听也没用,唯有被迫接受精神虐待,只好不说话,在沉默中对抗,实在忍不下去了就与他大吵一架,摔门而出。
  从前我特别怨恨父母,长大后打着心理学“原生家庭伤害”的旗号对父母理直气壮地指责。
  这些年来,我对父亲一直都是逃避的心态,偶尔想念了,一通电话,不出十分钟就吵,就是如此地恶性循环,走不出这样的心理轮回。
  其实,“过去是我们说给自己听的故事”。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受害者,也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别人,希望别人也相信,而这只是一种无明状态下的自欺欺人。没错,从某种角度来说确实如此,但这种伤害,实则来自自己,而非他人。
  自从进入三级修学后,我们的情况改善了不少。只要我保持正念,不断调伏自己想要发火的心,偶尔我们还是能够愉快聊天的。但对于父亲的逃避心理一直存在。
  直到今天,在学习了《修何道而为灭除》这部分内容后,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东西。导师说,每个人的烦恼不同,有些人贪心重,有些人嗔恨心重。我们要观察自己什么烦恼最重,然后用相应的方法去对治。不要等到已经起烦恼了再想控制它,那很难,平时就要努力,积累对治的力量。这就像一个三岁婴儿和一个大力士打架一样,所以我们要把正念的婴儿培养成大力士。如果处理得当,烦恼对我们的影响不会很大;如果不去采取措施努力对治,那烦恼就是我们的一切,主宰着我们,让我们伤害自己伤害他人。
  我突然认识到自己最大的烦恼就是嗔恨心,我观察到这份嗔恨是从小时候就一直在培养的。那时是对父亲的嗔恨,长大后我上班坐公交车,如果哪个人碰了我一下,我都会特别嗔怒。没学佛之前经常因为这样的小事和人拌嘴吵架,现在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的嗔恨心在作怪,不能责怪别人。有时候觉察到自己的嗔心,也觉得很不应该,力量不足的时候,我会念一句“阿弥陀佛”给自己正念的力量。
  我现在认识到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把嗔恨培养得这么大,是我选择了嗔恨父母,是我选择了对立抗拒。这是我的选择,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我仍然选择坚持和继续培养这份嗔恨……我有一个朋友她就不会这样,她会撒娇,她妈打她,她会跑,如果是我,就会选择留下来对打。
  刚刚看法义的时候,我认识到了这些,很苦恼,因为我培养起来的这些嗔恨都在深深地伤害着我,当然还有别人,包括父母。
  面对导师,我请求不要再让自己受嗔恨之苦,不要因为自己培养的嗔恨心导致将来上刀山下火海。
  本来想去附近的寺庙做晚课,度化一下自己。转念一想,家中的两尊佛——父母一直被我冷落,又何必出门求佛?真的惭愧,世上对我最好的两个人,我对他们却最差,于是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神奇的是,我们通话近一下午,持续三个小时都没有争吵,
  我们和睦地交流着,直到我支支吾吾地说:“爸爸,我今天认识到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我自己选择了和您对着干,怨恨指责你们。其实我是主要的内因,你们只是外缘。”
  爸爸听了之后特别感慨地说:“听你说这话我实在太感动了!你已经三十岁了,我教育了你几十年都没有用,是谁教你这样说的?我很感谢他!”我毫不犹豫地就说,是导师!这也让一直不太赞同我学佛的父亲对佛法有了新的认识。
  其实爸爸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好儿子、好兄弟、好丈夫、好女婿,可是唯一让他犯难的就是我。在我面前他非常失败,年近半百的父亲嚎啕大哭,说自己太难了……他说生命脆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他身边的一切人他都照顾得很好,我是他唯一放不下的……
  我跪在佛堂一直说对不起,因为我一直以来执著于嗔恨心,故意与他对着干,这些言行伤害了他这么久、这么深。
  通过法义学习,我才清楚地知道,一直以来是我内心有深深的嗔恨心的种子才导致诸多对立与伤害,不止伤害最亲近的人,更深深地伤害了我自己。
  父子俩的心结在今天终于打开了,他说特别感谢让我明白事理的导师,也不再追究我从前的不懂事,这就是为人父母无限的宽容和慈悲吧。
  整个下午,我主动跟父亲请教关于未来的职业和现在的生活,爸爸说今天的谈话,他已经期待了十几年。
  今天的收获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前逃避的心理还在影响着我。通过三年佛法正见的修习,每隔一段时间,我的变化都会被家人、朋友、同事惊讶和肯定。有时自己都会惊讶于自己的改变。面对同样的事情,我现在来做,似乎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我,完全变了一个人,从小霸王变成了大家的小棉袄,我知道这就是佛法带给我最好的生命礼物。
  我今发心:以精进修学和如法言行来自利利他,回报三宝的再造之恩!
  (后记:后来,妈妈非常激动地和我说,昨天爸爸终于睡了一整宿的好觉。而在这之前的很多年,爸爸经常凌晨一点或者三点就去大厅边看电视、边睡觉,他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我,一直一直......
  十几年了,我知道爸爸睡不好是为我担忧,可我从前没办法,现在更好的我也带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学佛就是把我们从自损害他变成自利利他的过程,做更好的自己,就是导师送给我们一家最好的生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