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明国学讲堂第十九期

文|善晓  图|法临

  时逢秋暮,霜降刚刚到来,天气渐肃。
  普明国学讲堂再次迎来陈圣燕教授的国画专题讲座第三讲——“国画”何去何从。
  这里营造的是一种静心的“场”,简单、朴素、自然。雪白瓷瓶里,几株芭蕉叶不经意地舒展着,点点烛光与竹影摇曳参差,缕缕茶香弥漫鼻间……这一切都令人感受到雅趣和温暖。

  主持人妙裔温文尔雅,面带微笑:“此时此刻,在这样一个禅意空间,相信我们都有追问和思考,在对生活、艺术努力追逐的过程中,我们的目标、精神在哪里?让我们在当代高僧济群法师的《云水禅心》短片中观照内心……”

  陈圣燕教授继续上期内容跟大家交流,然后引出对于国画现状的一些思考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法。陈教授从近现代的美术教育家刘海粟以及“抱石皴”的开创者傅抱石讲起。“既有传统来源又有更为奔放苍茫的特色,刘海粟年轻时和朋友创办国内最早美术教育院校,在中国美术教育史上有一席之地,他的作品有着很强烈的打动人心的魅力,晚年的大泼墨山水画气势非常强。”陈教授还详解了现代国画创作,如南京的新文人画家在人物画上既有对传统的继承,又有创新。

 随后,陈教授又介绍了国内一些美术院校的风格与流派,每个院校都各有特质、追求和特点。
  中国画,何去何从?陈教授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古训,引发大家的思考。
  西方艺术是随着西方工业社会发展起来的。进入后现代社会,有艺术家提出“废纸论”“笔墨等于零”。如果只是简单追求笔墨的话是没有意义的,笔墨当随时代。我们现在谈到国画的时候,在传承和创新之间会有一个很大的困惑和问题,水墨的特性特点跟现代艺术精神似乎不可融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去思考和认识中国艺术精神?其实我们很难找到答案,近年来,应该说我们比以前更重视传统的回归。

  如何认识中国精神?中国当代艺术与内在精神在哪里?陈教授列数了当代几位重要艺术家,如刚在巴黎去世的黄永砅,“他是‘厦门达达’运动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也是“八五青潮”中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他创作了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现代艺术很重要的是我们在反思传统文化等等相关问题。”陈教授讲到这里,神情有点凝重。随后他又介绍了蔡国强、邱志杰、徐冰等一些活跃在当今国际艺术界的艺术家。“徐冰是一个很认真地做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的人,”书友听到这句都欣然而乐。陈教授觉得,对现代艺术有所了解,可以让我们保持对艺术的觉知和感悟。

  短短的两个小时,听众的思绪随着陈教授的话语,被引到了中外和古今。一堂不是美院的美院课,带给大家一份美好,一份对艺术,乃至对生命的思考。感恩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院陈圣燕教授的奉献和分享。感恩所有的遇见,让心在这里相聚、安顿,让我们的艺术生命皆趋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