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全职妈妈,孩子们还比较小。去西园寺承担义工机会特别难得,以往我都是和家人一起去皈依受戒,享受着师兄们提供的服务。内心想,我什么时候也可以去行堂,为别人服务呢?
  感恩三宝加持,我被录取为本次法会的行堂义工。我还在犹豫的时候,我家师兄说:那么大的福报,你怎么不去?有什么好犹豫的?我说孩子没人看,他说我看呀!真的是孩子的问题吗?不是的,其实是想着这次班级师兄都没录取,一个人我不想去。我没有一个人远行的能力,便以孩子为借口。
  孩子的问题解决了,我还是决定去了。但没有赶上前行,没有调好心,导致后面凡夫心不断来袭。那个凡夫心才是真实的我,平日里说发菩提心,那是讲给别人听的,自欺欺人。
  次日早晨导师带着我们一起过堂。记得好多次我都是坐在下面过堂,今天我是站在导师背后为大家行堂,专心听着导师开示吃饭的用心和发心。要食存五观,要用心把饭一口一口吃。在凡夫的生命系统里要时时观照自己,在凡夫的生命系统里安装一个监控。对自己的心念行为明明白白,监控器不会因为小偷来了而紧张不安,也不会因为主人回来而欢喜。是啊!吃了三十年的饭,都是为了贪而吃,吃的时候都是妄念。几年的修学我真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吗?生活和修行是分开的,佛法没有落实到我的行住坐卧中,内心深深惭愧!望着导师,看着现场那么多师兄,泪水盈满了我的眼眶。是导师无尽的悲愿,才有那么多师兄相聚在这里,才使我可以承担义工行。这么殊胜难得,我珍惜了吗?感恩了吗?
  马上要开始三皈五戒法会,我内心很想参加。9:30法会开始,但是我们9:50要开始准备午餐。没因缘参加法会,心里还是有几分失落。凡夫心马上开始错误的观察修:下次我要去做引领义工,就可以参加法会了。凡夫心总要挑自己喜欢做的事、对自己有利的事。最终还是成就凡夫心!这还是义工行吗?
  当回到斋堂时,我马上调整自己的心:怎么可以这么贪呢?又想做义工,又想参加法会?做义工,导师要我调整的是什么心?我现在用的是什么心?我要用随喜心来服务每位师兄,随喜他们在今天皈依三宝,生命得到重生,愿他们在菩提道上精进不退。经过一番调整,内心从原来的不甘到欢喜,用欢喜心来给师兄们打菜。
  第一批师兄过堂后,我们马上准备第二批。缺碗筷,饭还没盛好,导致后面的菜没有办法及时添加。我开始观其他师兄的过:“擦桌子慢,还要自己一个人慢慢擦;打饭也打得很慢,影响到我打菜。”内心种种不愉悦的声音开始出来,忙碌中我并没有马上去调整自己。我告诉自己先把事情做好,不要再观过了。
  结行时候我就在反思自己的行为,真的是其他师兄有问题吗?饭粘乎乎的不好打,师兄她却主动承担了。而我用自己错误的观点来评价师兄,这是师兄有问题吗?不是的,是我有病,我用自己混乱的心来看待师兄,是我有问题。一个人一个世界,我由于平时在家每天做饭做家务,所以觉得行堂没什么,但我还是用凡夫心来完成这样一件事情,那和修行又有什么关系呢?所有的对境都是自己心的投射,因为内心的尘垢太厚,所以才会这样。在这里我向师兄忏悔,感恩师兄的包容。
  意识到自己的种种问题,在返程的飞机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要好好检讨自己,不是我在服务师兄们,是师兄们在成就我。而我还不好好珍惜,所有问题都暴露了自己的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也反映出自己平时对凡夫心的纵容,修学的懈怠。
  愿我们在菩提道上同愿同行,我发愿精进修学,愿生生世世值遇导师,追随导师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