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手中笔,抬头望夜空,思绪随风飘,不知何处着?经过许久思虑,一筹莫展的我,心中终于有了一丝灵光。
  学习《当代宗教信仰问题的思考》之“学前思考”,一开始我还兴致勃勃地阅读着每一个字。可是,紧接着,我愣住了,那看似简单却又极其深奥的问题难住我了,我的脑门犹如卡壳,全是静止状态,嘴巴也不听使唤,瞠目结舌,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回想这些年的学习,才知自己是囫囵吞枣,什么也没学明白。面对“信仰”二字,脑子里只有一知半解,却未曾深入研究过。然而,此时此刻,面对如此高深莫测的问题,只有导师才能给我最全面、最完善的答案。于是,我恭恭敬敬地捧出《同沾法喜》这本书,专心致志地阅读每一页。
  当我看完第一遍后,发现导师对“信仰”二字的阐明,不仅淋漓尽致,而且还从“信仰与人生、信仰与理性、信仰与科学、信仰与艺术”等多方面、多角度地进行了比较与论述,不单论述得非常全面、非常细微,还面面俱到、包罗万象,让人大开眼界,不得不佩服导师的智慧与超然卓识。
  接着,我在书上看到人们常说的一句话:“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两年,佛在大殿;学佛三年,佛在西天。”这个话题,让我心里咯噔一下,说的不正是我吗?随后又想,这也是当今社会学佛修行者的通病。
  导师将其状况归纳为两个问题:第一、学佛为何会出现信仰淡化的情况?第二、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如何坚定自己的信仰?原来信仰淡化的原因有二个因素:其一、一个学佛者如果对法没有法喜,就得不到佛法的真实利益,那么信仰必然会受到冲击。其二、发心不正、动机不纯,对苦的认识很肤浅,自然激发不出信仰,更增长不了道心。看到此,心中欢欣鼓舞,终于找到多年修学停滞不前的病症所在。
  找到了明确的病症,接下来,我将寻找一剂妙药良方来对治,那便是导师的开示,导师说:“学佛之人应以正见为指引,再辅以出离心和菩提心为基础,而出离心的巩固应以无常观和不净观来串习;菩提心的深化应以观修和实践来历练”。看到此,我对导师的答案惊叹不已,一下子说到我心尖上了,瞬间被折服。
  我抚心自问,从初学佛至今,我的学佛知见是否正确?如果正确,为何还会出现信仰淡化、道心退失的现象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不断反思,终于醒悟过来,宛如大梦初觉,喜出望外。原来,是我的出离心与菩提心不牢固的缘故。
  想想最初学佛的我,那时的心是多么的精进、勇猛、纯真。我也曾发起过出离之心,但由于不懂用无常观和不净观去巩固,导致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很容易落入世俗轨道。久而久之,就被各种欲望和需求主宰,渐渐地被三毒所吞噬。
  同样,最初发的那颗真挚而有力的菩提心,也是由于不懂得用佛法的观修方法去实践、去深化,导致在这个纷扰变化的世界里,经受不住世间涌来的考验,就逐渐忘失了自己最初那颗珍贵璀璨的菩提心。
  如今,我明白自己为何在修行路上总是跌跌撞撞、进进退退,甚至有时退比进多的原因。我犹如风中的蜡烛,随业风而摇摆不定,不能自主。正是由于忘了给蜡烛罩上“出离心与菩提心”这个挡风的玻璃罩,才让自己对信仰不知不觉地淡化,令道心毫无察觉地退失。
  而今,我遇到了三级修学,正是重新振作的时刻,以导师所说的一句法语来激励自己,“路漫漫,不惧上下求索;行万难,不退求道之心”。此刻,信心百倍的我,重新燃起当初的火焰,即将划破那许久未见光明的夜空,给芸芸众生带来无限光明,指引众生走向真正的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