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普明国学讲堂第十七期讲座

文|觉幻 图|法临

  时序八月,中秋刚过。中秋的鹭岛在每个人的心中是美好、清凉的。农历八月廿二晚,普明讲堂迎来了陈圣燕教授的第十七期讲座。
  主持人悟莲师兄衣袂翩翩,语带和风:“现在的人心太浮躁,需要美的教育,向艺术致敬,向经典致敬,在这里找寻一份内心的宁静。”书友在热烈的掌声中请出今晚的主讲嘉宾——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研究生导师陈圣燕教授。

微透一下:陈教授别署“亦旧”,我说他“亦新亦旧,愈旧愈新”。从“衣著”上来说陈老师穿的基本就是观点——轻松、自适,无论西东。

  看完当代高僧济群法师的《云水禅心》短片后,陈教授从普明讲堂雅致、禅意的空间说起,由“插花”说到美的欣赏,由“衣冠”说到东西方文化不同的思考。“今天我们学习创作国画的意义在哪里?我们必须要以更包容、更开放的态度来面对这些问题。”书友在陈教授的引导下不断引发思考和碰撞。“当今社会大多数人对美术的认识还停留一个初级的水平,追求相像”,而国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陈教授引经据典,如数家珍,他说:“艺术的要旨不是在表现一个物,而是一种精神”。

笔墨心弦……

  陈教授从“真与似”联系到五代荆浩《笔法记》中的“画和华”。他幽默地说,“叟”在古代很多都是一些很厉害的老头,如战国的孟子、汉代张良的老师黄石公等。“画者,华也。”“不然,画者,画也。”从这本流传下来的《笔法记》里,大家感觉像是在读一部由高人传授且希有难得之武林秘籍。“山水之象,各有品格。”画要超越“华”也就是物的外在表象,直探生命内在之源。

案几上的像无数根琴弦的茶席,今晚在拔动谁的心弦……

  紧接着,陈教授拈出国画中的几组美学概念加以说明。
  从“少与老”说,“书法中‘人书俱老’与‘老气横秋’的不同,像黄宾虹的画,表面东西弱化了,笔墨凸现了时间和生命的沧桑感。”
  从“神与逸”说,“逸,是一种状态,要先生而后熟,熟而后生。”元代倪瓒认为,只有在“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的状态下才能做到曲尽其妙。
  “现在的艺术家基本‘神圣、神秘、神经’三种,艺术做好了就是‘神圣’,其次‘神秘’,再次成‘神经’了。”陈教授幽默的“三神”博来满堂的笑声。从米芾的“米颠拜石”说到倪瓒的洁癖,还有童仆洗梧桐叶的故事,书友们都听得津津有味。“癖与疵”说明了笔墨需要有自己的个性与真情。

案几明净,香花灯烛,自是人生乐事。

  最后陈教授从“古与今”“中与西”来讲国画在中西方文化碰撞下的处境。古代的东西好,其留下的都是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淘汰,繁复的东西去掉了。从喜欢集古的欧阳修,说到近现代的林风眠,再到现在的书法理论家白谦慎的《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陈教授通过对古琴的练习,感受到“中”不是“死”的,是一种“虚实”的关系。“国画”一词的出现不过是百年来的事,“国画”是相对于“西画”而言的,此之前一个字,曰“画”。
  漏断人初静。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的讲座结束了,但给大家留下很多的回味和思考。“我们的国粹国画的现状如何?”“国画的将来何去何从?”这些问题陈教授会在未来的两期讲座里为大家作出解答。期待下期,与美的邂逅!

陈教授的亲和力,自始至终站着演讲……

莲花开了,满世界都是菩萨的微笑……这么熟悉的乐曲在歌唱谁呢?

寂静是最大的声响,此刻的心跳……叩开空寂,如雷如霆,一刹那间,遍满大千……

别样的美学课堂

这个合影拍的很“普光明”,有能量。摄影师法临,我戏称临夏入秋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