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学车。想着自己还算年轻,智力和四肢协调力都不错,就报了手动挡,没想到考驾照却成了考验我修行的战场。
  科目一通过后,我开始每天到很远的练车地,顶着烈日一遍一遍地练习准备场考。经过很多天的训练,教练觉得我练得很不错了,于是我就报了科目二的考试。考试地点在很远的郊区,需要提前一天在场地练习,还要住一晚上,考虑到考一次试要花费的时间、金钱、精力,我想争取一次性就通过,早日拿到驾照。
  考试那天,坐上考试车的驾驶座,机器提示我“开始考试”,我却不知怎的,控制离合器的腿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如患了帕金森的患者一般,我知道自己紧张,于是企图用手控制我的腿,没想到手也和腿一起颤抖起来。无论我怎样跟自己对话,告诉自己要沉静下来,但是我不能自主。这个时候我真正切身体会到了什么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就这样,伴随着我的颤抖,车开始行进,最终熄火,考试不及格。满怀期待的我瞬间陷入了失落的烦恼中,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开车的料。
  这时我觉察到自己的情绪、状态不对。既然是学习智慧文化的,就要用智慧文化来化解自己的烦恼。回想考试的整个过程,我意识到,在考试之前我就已经有了一个“一次就要通过”的设定和期待,因为这个设定便对考试结果有了一份执著,其实已经隐隐地存在患得患失的心,只想要通过的果,无法接纳不及格的果,只不过自己的心太粗重,没有觉察到。
  在考试过程中,这份执著集中爆发了出来,执著于“一次要通过”的果导致我的内心无法平静,开始紧张,这是一个重要的因,对考试车型不是很熟悉和反光镜调得不够好等,又导致我心里没把握,众多的缘,因缘和合,最后构成了我不及格的结果。
  当我静下心来按照因缘因果的道理对整个考试过程进行全方位地审查之后,我发现,这次驾考经历无非就是因缘因果的一个呈现,除此之外我的失落情绪、我的烦恼,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我需要做的就是接纳这个结果,在接下来的练习中继续努力种好因就可以了。这么一想,心态果然好了很多,很快就摆脱了不良情绪,放下了这件事情,主动约教练继续学车。
  经过好些天的练习,迎来了补考。这次,我想把考试作为检验修行的一次机会,不设定。如果通过,说明因缘具足;如果不通过,说明还需要练习,即便补考五次都不过,我也应该接纳与开车无缘的这个结果。
  坐上考试车,考试开始。腿又不由自主抖了起来,但是这次抖动的幅度比上次小了一些,我感觉到心比上次平静了一些,缓缓地踩下离合器,发现其实后脚跟触地,就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前脚掌失控颤抖的问题。两次机会下来,前面都很完美没有被扣分,但在最后一个我最熟练的倒车入库环节却意外压线,还是不及格。
  跟我一起来补考的另外三位学员都过了,只有我没过。回去的路上,他们在开心的同时,都觉得我练得这么好,没通过实在太冤了。而我却很开心、很放松,教练和学员们都有点惊讶于我怎么心态这么好。
  我之所以开心,一方面是为他们通过而感到随喜;一方面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冤,因为我知道倒车入库时是自己有点心急,点位出现没有卡好的因缘所致。因缘和合决定了这个结果,我很接纳;还有一个方面,是为了我在这次考试中观念的改变、心行的提升,而感到对自己的随喜。
  我通过调整观念,让自己在考试中能够保有一个比之前明显要稳定从容的心行。相比上次对结果的不接纳进而引发情绪,这次面对同样的结果,我明显提高了内心的接纳程度,做到不起烦恼。导师说过,做事会成就两种结果,一是客观结果,一是心行结果。虽然客观结果是不及格,但这件事让我看到了学习智慧文化的作用,通过观念的调整、心态的改变所带来的心行成长,也就是生命层面的成长。对我来说,考驾照越来越有意思了。
  能够在日常生活中保持正念、保持觉知,生活中便处处是道场。我常常觉得,学习智慧文化后,并不是不再有任何逆境,而是通过传承智慧文化,让我在面对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时,都能够时刻保有正确的观念,让自己在生活中变得更平静淡定。这样,无论外境是什么,都将成为磨练我心性,让我在生命品质层面稳步成长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