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受八关斋戒后的第二天早上,在西园寺西仓库大斋堂,我们遇到了导师,并和导师共用早斋。其中的一些感受,令我终身难忘。
  那天早上,我和师兄们静待用斋,突然听到一阵轻盈柔和、从远而近的脚步声缓缓而来。随即听到一声“师兄们,请起立,合掌恭迎导师。”我立刻站起来,合十双掌朝门口望去,我看到了无比慈祥、和蔼可亲的导师,步伐轻盈地走进了斋堂。
  导师走到斋堂供桌前的正中位置,做了一个问讯动作。然后从左手边走到椅子旁,站进椅子位置后,轻盈地坐下。导师在端身正坐后,整理了一下衣裳,用柔和甘美的音声说:“大家请坐!”师兄们就坐后,导师给我们做了斋前开示——如何正念为食?
  导师开示:正念为食,就要从形象上,改变吃饭时的坏习惯,建立如法的吃饭威仪。首先,端身正坐,像钟一样稳稳地坐着。
  接着,导师指导我们如何端碗,如何纠正吃饭姿势,如何专注吃饭时的每个动作,避免在吃饭时发出碗筷稀里哗啦的响声。
  最后,导师又深入地剖析了什么是“正念为食”:就是要把心带回当下,吃饭的时候不进入过去,也不进入未来,不起任何与吃饭无关的念头。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专心做一件事,就是吃饭,内心保持正知正见。专注每一个吃饭的动作,把饭菜一口口送到嘴里后,专心感受每一次咀嚼,感受每一口饭菜的味道。
  听到这里,我感到无比震撼,同时内心中又无比惭愧。震撼的是,导师告诉我们,吃饭这个看似简单的一件事情,也应做到全身心地专注。惭愧的是,我不懂得如何吃饭,平时都是带着各种坏习惯,带着贪嗔痴在吃饭。吃饭的时候看着手机、电视、聊着天,一边刨着碗里的米粒,一边又瞟着碗里的菜,狼吞虎咽,饥不择食……
  突然觉得,自己吃饭的姿态就跟以前老家养的猪吃食时一样。这是什么样的吃相呢?简直就是一副穷酸鬼样。我哪里是保持正念为食呀?简直就是妄念纷飞,一心多用地在吃饭。吃饭的时候,哪里闲得下来?哪里会好好享受美食带来的乐趣?
  导师这一席话,如一把利剑,一下子戳中了我的要害,心莫名地痛起来。痛的原因,是我不懂得正念吃饭。原来,学会如何正确吃饭的本身,就是在修行。如今想起来,觉得十分可笑,几十岁的人了,连吃饭都不会,还要导师苦口婆心地教。瞬间,觉得脸上一阵发烫,内心无比惭愧,简直丢死人了!
  通过这次和导师一起用早斋,我近距离观察了导师整个用餐过程,导师吃饭时的每一个动作:轻盈地夹菜,把碗里的饭菜自由自在地往嘴里送,轻轻地咀嚼,慢慢地咽下去,所有动作都是那么专注和优雅。
  导师用完早斋,把碗筷整理好,然后闭目专注。等我们也用完早斋后,才起身离开座位。看着导师远去的身影,我久久回味和导师用斋的每一秒,回想导师每一个吃饭的动作,内心瞬间觉得无比愉悦。因为,我从导师身上又学到了一项非常大的本领,那就是“如何用正念吃饭”。
  记得在《略论》有关“于食知量”的内容里,就讲到如何正念为食:“改正过多过少违量而食之串习,总是以无碍修善为度。又修于食爱著之过患,以无染心及为饶益施者,并念身中诸虫,现以食物摄受,俾未来世亦得以法摄而化之。又念,为作一切有情义利而受其食。《亲友书》云:‘受餐如服药,知量去贪嗔,非为肥骄傲,但欲任持身。”
  在这期法义中,导师也开示了“食存五观”的内容。只是在那个时候,仅学了而已,并没有具体做起来,更没有落实到生活中。所以,从来没当做一回事,自然也就法不入心,更不会获得“正念为食”的正见了。
  而这一次,聆听了导师在斋堂关于“正念为食”的开示,再联想以上法义,瞬间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吃饭,以及我该如何吃饭。正如导师所说:“还要把所学法义导向共同的核心,为建立正念服务,为培养慈悲心服务。”
  所谓“正念为食”,其实就是吃饭的时候,时刻保持专注,把心安住于正念,不断熟悉并培养正念和觉知力,最终成就正念的力量。所以,吃饭是一项大本领,能够做到“正念为食”也是很高的修行。
  这是我第一次和导师同在斋堂里用斋。近距离聆听导师斋前开示,近距离观察导师吃饭,近距离感觉导师无比的慈悲。这一次早斋,加深了我对“正念为食”的理解。在今后的生活中,我要按照导师的教诲,把吃饭当做修行,将心安住于正念中——正念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