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2日,我怀着无比激动、振奋的心情加入了三级修学。转眼一年过去了,上个周末,我们升入了同修班。回顾同喜班这一年,收获满满。
  同喜班,就是要同沾法喜。帮助我们减少烦恼,令内心清净,关系和睦,心生欢喜。一年下来,我感到自己的确实现了这个目标。那么具体有哪些收获和改变呢?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三点。
  第一,修学佛法从盲修瞎练、没有方向到次第系统、目标清晰。
  我今年31岁,2013年初,24岁时接触佛法,25岁皈依,那时主要修净土念佛法门,也接触了好几个其他的法门,其中有一个主要修地藏经的法门,在2015年的时候,我还去过南山讲寺打过一次地藏七。在加入三级修学之前,我其实已经学习佛法五、六年了,但一直属于逛街式的、盲修瞎练式的学佛,四处攀缘、不成系统、没有次第,因而一直也没有真正受益,生命品质并没得到真正的改变。对于到底如何修学佛法,如何走向解脱,我始终充满困惑和导师所说的“混乱”。直到加入三级修学,特别是经过同喜班一年的学习,我这颗心才安定下来。很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探索佛法智慧海洋的正确方式,对三宝、对导师的信心越来越坚定,也更加明白了自己人生的目标和意义,就是要不断精进,从烦恼迷惑走向生命的觉醒。
  第二是性格方面,从总是看别人的不是,爱抱怨别人、对别人发脾气,到检讨自身不足,真诚面对自己,接纳自己,整个人变得积极了很多,柔和了很多。
  举一个跟我先生的例子。因为跟最亲近的人总是最容易犯错。我跟先生结婚快五年了,总体来看,我们的关系还是挺融洽的。但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容易对他发脾气。有时候,他只要稍微说我几句,我就会不依不饶。其实,每次都是些很小的事情,我却反应很激烈。要么是跟他过不去,对他歇斯底里、大吵大闹,甚至摔门而出、离家而去。要么是跟自己过不去:一个人闷不做声、胡思乱想、伤心哭泣。最后一定要先生来哄我,而且要他先道歉才肯罢休。
  记得最近一次脾气大爆发,发生在今年4月底。具体是因为什么事儿,我都忘记了,印象深刻的是,自己当时竟然连续哭了近两个小时,哭得撕心裂肺,脸都哭肿了。难怪先生以前总说我一句话:你这玻璃心也太脆弱了吧,我都不敢跟你说话了!其实,每次事后,我都特别懊恼,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调整。
  加入三级修学后,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学,当以上情况再次上演时,我开始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之前的我从未深入去追问原因,总是很肤浅地以为都是对方的问题。我总觉得:我很好啊,都是对的,你都是错的,一切都要听我的。通过修学,我明白了凡事要勇于“检讨自身不足”,问题的根源一定出在自己身上,于是开始向内寻找原因。慢慢地,我终于明白过来,我之所以这么容易对他发脾气,并不是他的错,而是因为自身存在严重的“我执”,有着强大的自我重要感、自我主宰欲、自我优越感。我的这颗心是如此的狭隘,因此,当对方对我有任何意见或批评时,往往都不能接受,把自己紧紧地包裹着、保护着。
  我开始这样向内看,去检讨自己、寻找原因,学着真诚地面对自己,试着去接纳自己的问题和不足,意识到我并不是完美的。经过这样的调整,我的心态和情绪也日益稳定,整个人柔和了很多,包容了很多,积极了很多。最近这5个月开始,我很少对先生发脾气了。哪怕有什么不愉快,内心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翻江倒海了,外在的反映也不会像从前那么激烈了,从负面情绪中抽离出来的速度也与越来越快了。
  最后分享第三点,生命重心,从以个人为中心,转向以众生为中心、以三宝为中心。
  在这里要简短分享一下我的家庭背景:我出生在一个农村的贫苦人家,母亲早逝,从小到大没有喊过一声妈。父亲常年漂泊在外,几乎从不着家,自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不顾她其他子女的反对,历经千辛万苦,排除万难地送我读到了研究生。当然整个求学阶段离不开众多好心人的支持和帮助。研究生毕业后不久,奶奶和父亲却都相继去世了。
  源于这样的家庭,从小缺失父母的爱,虽然我外表看上去积极阳光、乐观坚强,但内心有很多苦,笑容常常都是装出来的,并不是发自内心的。也比较自卑,非常匮乏,常常感觉自己很可怜,一直以来都感受不到“爱”为何物,以致对帮助过我的人,也生不起多少感恩之心。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总是以个人为中心,紧紧地封锁住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很难打开自己,走进别人的内心世界。
  加入三级修学后,我才真正懂得了:
  只有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打开自己的心量,转向去关注众生,积极去利益众生,以众生为中心,自己心中的爱和慈悲才会逐渐生起来;
  只有放下对自我的关注,转向以三宝为中心,内心才会找到真正的依赖和支撑,自己心中的力量感才会真正产生出来。
  所以我开始积极地参与义工行,慢慢弱化对自我的关注。逐渐地,我不再执著于自己过往的苦,而是发心要利益身边更多的众生。就这样,来自原生家庭的痛苦慢慢得以治愈,长久以来内心深处的黑暗,慢慢被佛法的光、自我醒觉的光所照亮,点点滴滴的爱、温暖和力量开始充盈着我的内在,现在的我,终于可以发自内心地笑了。
  于佛法受益的我,真真切切地发心要用此生,以及未来生生世世的生命不断勇猛精进,做一个智慧文化的传承者和传播者,实现自觉觉他、自利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