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胸无大志,随遇而安的人,总以为人生在世,只要做好自己的角色就万事大吉啦。在家里,照顾好父母,养育好孩子,和先生相敬如宾;在单位,兢兢业业做个好员工,为病人排忧解难,治病救人,我以为能够做到这些,人生就算圆满啦。但是世事无常,有些事总是让人措不及防。
  母亲去世时,儿子还小,我没来得及赶回老家见母亲最后一面,再见时只看到母亲冰冷的骨灰。几年后,父亲去世,我风尘仆仆赶到家时,父亲已在弥留之际,没说一句话,父亲就永远闭上了双眼。父母的过世,让我内心充满自责和内疚,养儿防老,作为女儿,我活着为什么?没为父母尽过一次孝,更不要说养老送终了。
  带着这份难以言说的遗憾,我开始思考,我活着是为了什么,虽然想得很苦,但找不到答案。父母不在了,孝道没处尽,但生活还要继续,那就将精力放在家庭中,放在孩子身上,放在工作中吧。随着日常事务的增多,活着为什么的疑问慢慢被繁忙冲淡了……
  日子在忙碌中一天天过去,作为一名寄生虫病防治医生,治病救人,减轻病人的痛苦是我一直奉行的准则。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残酷。看到病人治愈后的笑脸,我觉得特有成就感,但是工作中常常会遇到一些特别的病人,他总是怀疑自己患了各式各样的病,一定要吃药,不吃药就有活不下去的感觉。是药三分毒,可我无论怎么给他解释,他就是怀疑自己有病,一定要吃药。面对越来越多这样的病人,我束手无策,常常有种无能为力的疲惫感。
  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去读心理学。我以为,通过心理学专业知识的学习,就能解决这类病人的难题,帮助他们走出误区。4年后,当我揣着心理学专业毕业证书,自信满满时,却因为一位非寄生虫感染病人,让我内心沉睡多年的“活着为什么”的问题又重新爬上心头。
  病人自述,全身被小虫叮咬,搅得她彻夜难眠,全市各家医院跑遍了,没人能诊治她的病。有医生推荐到我们单位来就诊,经过观察,病人全身皮肤完好,采样检测后,未找到任何寄生虫。当我告诉病人,目前身体是正常的,没感染上任何寄生虫时,病人死活不相信自己是正常的。虽然我知道病人的疾病不在她的身体上,而在她的心里,但病人那种痛苦和绝望的眼神至今让我难忘。
  作为一名医生,我无法帮助病人解除痛苦,排解他们的困惑,我不知道自己活着为了什么。如果活着是为了家人,为了工作,可当父母需要我时,我却在千里之外;当病人找到我时,我却对他的痛苦无能为力,可见,这些都不是我活着为什么的最终答案。
  为了找到这个答案,我走进了三级修学,系统地修学佛法,是导师为我打开了一扇门,一扇通往智慧和慈悲的大门。佛法让我明白,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工作,活着在于开发自身潜在的高尚品质,能为别人解除迷惑,指引别人走向觉醒之路。是导师的智慧引导,让我看清,父母虽然不在了,但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自己的父母,这就是对过世父母最大的报答;佛法还让我知道,医生虽然能够治病救人,但医生只能治疗身体上的疾病,这是不究竟的治愈之路,唯有佛法才是真正的治愈之路,而且是一条究竟的解脱之路,能让人彻底地从痛苦、迷惑、烦恼中解脱出来。
  现在,每个礼拜日的下午,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我都会在学佛沙龙现场出现。我喜欢看到书友们的笑脸,喜欢听他们发自内心的分享,喜欢看到更多的人走向这条觉醒之路。我很欣慰,终于找到了活着为什么的答案,那就是为了让更多人走出迷惑,走向觉醒和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