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一再告诉我们,辅导义工是成长最快的岗位。没有平台和岗位,没有积累和磨炼是无法快速成长的,我也想很快地成长,所以2018年7月,我第一次参加了实习辅导员评选,走上了辅导岗位。三宝加持,我幸运地通过了,并在师兄们的鼓励下,成为了一名实习辅导员。
  这个班级有些特殊,因为一些原因,开班一个多月一直是支持辅导员在带班。等支持辅导员退出,我独立带班一段时间后,就有师兄反映修学不受益,出勤率也在降低。我想可能是师兄们在资深辅导员带过之后,面对我这样一个新带班的实习辅导员感到不适应。对比之下,实力是显而易见的,谁不希望能有一位经验丰富的辅导员呢?那我就努力吧。
  庆生活动中,有师兄直言不讳地点评我带班的不足之处。我记得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我带班死板,不灵活;二是我内心并没有真正地关心师兄们;第三是带班过程中我的话太多。当时这位师兄对我的不满和对立情绪很明显。当听到他对我的评价后,我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在内心分析了他说的每一条。我想他之所以这么直白地说,确实是我给他带来了这样的感受,我肯定或多或少有这方面的问题。 
  我觉得自己该好好反思了。第一条,我认可,因为我在生活中确实也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人,在带班过程中,我尽量按照模式来严格要求自己和师兄们,每天关注班级群,有什么问题尽量找导师开示,力求找一个标准答案给师兄们。回复信息也比较多,对班级看得太紧了,师兄们可能会有压力。
  第二条说我对师兄们不是真正的关心,我觉得他是真误会了,因为带班之后,每一位师兄在我心目中都无比重要,我很关注他们的出勤率,关注他们的分享是不是很精彩,关注他们定课是否都做完了……但他提出这种看法后,我经过反思,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关注其实是一种目的性很强的关注。所以虽然付出了很多,但没让他们感到辅导员对他们个体的关注。
  第三条,说我在班级交流时讲的太多。可以说,我是突破了自己不想分享的障碍,却又从一个极端进入了另一个极端。他说的这一点,我完全接受,并开始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反思过后,发现其实对于这位师兄,从刚进班时我就对他有些抵触,因为他喜欢打坐,而且会在班级和其他师兄说打坐过程中的境界,有的师兄对他所说的还很有兴趣。作为一个实习辅导员,我担心他会把师兄们带偏以至于出现什么状况,所以我从内心就对他有了看法,总想通过自己所学的佛法来帮助他快速成长。特别是他被选为班委后,我的担心更多了,内心老想着怎样用佛法来改造他,无形之中就让他起了对立的心态。
  之后在借鉴了其他师兄的经验后,我明白到是自己方便善巧太不够了,应该先认可他,然后再提出自己的建议,这样比较好。而且他是男师兄,要面子,要给他面子。其实在后来的带班过程中,我发现这位师兄身上的优点还是很多的,随着修学的深入,他的进步是很大的。所以怎么才叫真正的理解和关爱,那就是不要自以为是,而是真正地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知道他所能接受的程度,然后善巧地去引导,以静待花开的心态去带班,往往会给你一个很大的惊喜。
  四个多月的带班让我明白,只有把佛法运用到服务大众模式中切实改变心行才是真正的修行。把佛法运用起来离不开有情众生,在三级修学的辅导岗位上,感恩班级的每一位师兄,让我有了这样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