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为

  半个月前,女儿给孩子买了一只小白兔,蛮可爱的,我和小外孙特别喜欢。它被关在小铁笼子里,活动空间很小,我就给它找了一个大点的箱子,把它放了进去。我对小白兔说:“给你换了间大房子,你可以自由活动了!”然后把它放到了阳台,又去超市给它买回来了包菜和胡萝卜,切成小块儿,一点一点地喂它。看它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女儿高兴地说:“咱家有一个异类的小伙伴,多少可以给我们添加点儿乐趣!”
  有一天,我在餐桌边学习,恍惚间,看见一个东西从沙发边溜过,过去一看原来是小白兔。我蹲下来对它说:“箱子那么高,你还会蹦出来,你是想更自由吧!我不抓你回去,你就随便跑吧。”两天时间里,小白兔到处乱窜,哪里都有它的影子,还时不时地在我的脚上蹭蹭。我抚摸它一下,它就跑一边去了。
  第三天,我打扫卫生时发现厨房、客厅、卫生间,都有褐色的小圆球似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它拉的屎。我不以为然地拿起笤帚就把粪便打扫干净了。可没想到后来的两天,小白兔照样如此,随便拉屎撒尿!这次我不淡定了,对它起了嗔心:“不养你了!你把家里搞得这么脏,我真成你的铲屎官了,干脆把你送人得了!”说到做到,小外孙放学刚一回到家,我便揪起小白兔,把它硬塞进小铁笼里,提起来跟着孩子一起送他奶奶家去了。
  过了几天,我问小外孙小白兔长大了没。没想到孩子轻轻地说:“小白兔死了。”我“啊”了一声:“怎么死了?是不是你奶奶没有照顾好,让它死了?”孩子没吭声。当我再看孩子时,注意到了他伤心的样子,本来想要说抱怨的话也戛然而止了。
  有天早上,我照例做皈依定课。当念到三恶道苦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了小白兔之死,内心生起了愧疚感,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小白兔仅仅在我家住了五六天时间,就因为它把家搞脏了,我嫌收拾费劲,就决然地把它送人了,没想才过几天,它就连命都没了。想到这里,我感到自己对小白兔太不慈悲了。我深深地向它忏悔,并把皈依的功德回向给它,希望它以后能闻法修行,有一个好的归宿。
  小白兔之死,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如果没学佛,我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件小事,不足挂齿。但是,现在我学佛了,并且皈依了三宝。每天闻思法义,忆念佛菩萨的功德,不就是在教我要学习佛菩萨的品质,慈悲对待众生吗?小白兔只是个小动物,它没有智慧,也并没有怎么伤害到我,但我心里却容不下它,更何况其他呢?难道它就不是我要慈悲的众生吗?剥开自己的心看看,嗔恨心有多重,心胸有多狭隘。对我来说,慈悲只是一句空话而已!现在想起来都羞愧难当!
  这两天,我静静地思索着,为什么我生不起慈悲心?其实是我没有把法当一回事,法在我心里没起到作用,三宝在我心中没有分量。法是法,我是我。心没有跟法相应,所以才有了这种错误的行为。
  通过反观自身,我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重病患者,贪嗔痴三毒在主导着我的内心。要想不在六道轮回中流转生死,我必须马上找医生为我治病,遵照医生开的药方按时按量吃药,离三种过,具六种想。如果没有这样的观想,我的性命也就堪忧了!
  通过这次的小白兔事件,我深深体悟到,我必须深信三宝,依赖三宝,并真诚、认真、老实地修学佛法,把闻思的法义真正落实到心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