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来,从小到大,我的成长是平凡又幸运的。我来自一个普通家庭,和多数学生一样,从小应对各种考试,一路有惊无险直到大学毕业,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开始努力在人生中一点一点地实现自己的小梦想。大约在十年前,我感觉自己的生活渐入佳境,可以边工作边旅行了,我开始实现童年时的愿望,在世界地图上一个一个打卡:在非洲看动物迁徙、在美洲沙漠星空下独自开车、到新西兰时索性买了个二手车,开了半年多从南岛玩到北岛、与海豚一起游泳、在山区飞滑翔翼......快乐的我常常在内心呐喊:小日子太爽了啊!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啊!
  人生的旅途总是有起有伏,这样追风奔跑的快乐日子持续了几年,奶奶的离世打破了我的美梦。我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虽然奶奶是90岁高龄,在爸爸的悉心照顾下离去的,对我来说还是难以接受。在葬礼上,爸爸回忆起往事,“奶奶爱笑又和善,记事以来爸爸从未见过奶奶与人争执,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家家都物资匮乏,爸爸那时候八九岁的年纪,吃不饱饭是常态。一天晚饭时间,有个逃荒的乞丐来到我们家门前,想要口吃的,奶奶把乞丐请进屋,并请他坐在饭桌前,与一家人一起吃了顿晚饭......”
  听着爸爸的诉说,我当时内心就崩溃了,往事仿佛历历在目,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太痛心了,像奶奶这样温柔、善良的人,说走就走了,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啊?人生的归途在哪里啊?
  那段时间我内心痛苦又茫然,每天胡思乱想睡不着觉,健康也出了问题。与这些痛苦比起来,往日到处旅行的快乐,也显得微不足了。我开始寻求答案,试着读《西藏生死书》,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又继续学习其他宗教和哲学方面的书籍,在美国旧金山时也参加了基督教会的活动,都有不少触动和获益。就像在洞穴中迷路的旅人,仿佛看到了洞口的一点微光,我在摸索中慢慢向前走。
  三年多前,同事老徐推荐我参加读书会。老徐长得一点都不帅,但是相处久了却会越来越钦佩他。金融行业压力挺大的,经常需要面对市场的波动、贪婪和恐惧的情绪。老徐总是笑眯眯的,又有耐心。后来有缘与他夫人相识,了解到他夫人曾患癌症,在康复过程中加入了三级修学,至今也有六七年了,徐夫人眼睛亮亮的,笑声爽朗,不像得过重病的人。
  随后,有空我就去参加读书会,读书会的义工们身上有特别的气质,让人身心愉悦。老徐夫妇常常鼓励我参加三级修学,说会有更多的收获。说实话,我是有一点动心的,但是听说每周有两次固定交流学习,我觉得太占用时间了,不愿意因此放弃自由的生活方式。
  不知不觉中与读书会相伴了两年时光,到2017年底,我有机缘去温哥华生活半年,义工师兄就帮我联系到了三级修学北美读书会。加拿大的读书会气氛同样温暖、友爱,温哥华春天的樱花开得又大又美,在樱花树下的读书会,真是美好又难忘。三级修学义工们宁静、柔和、无私的品质也在不知不觉中滋养着我,我暗暗希望能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半年后,回到国内,我就下决心报名参加修学了。
  从正式开始学习到现在有差不多10个月时间,我渐渐发现原来自己看似平稳快乐的生命,是有许多暗伤的,只不过从前忽略了。爱因斯坦说过,“问题的解决,不是在产生问题的同一层次进行的”,接下来,从三个方面分享一下修学对我身心的治愈。
  第一点暗伤:从前我性格偏内向,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接触,比如乘电梯时,如果电梯里还有其他人,我就会感觉不自在。再比如要打个常规工作电话,我也会很紧张,要提前写好几个小贴士,心理酝酿半天才能把一个电话打出去,等挂电话的时候,后背都被汗渗湿了。至于人多的团体活动和公众场合,我是能少去就少去,感觉特别耗神。另外,我对人的分别心很重,总是去发现别人的缺点,还常在心里翻白眼:“这个是老头儿,那个是小屁孩儿......”“这个是领导,那个是臭土豪......”反正看谁都不顺眼。
  修学之后,渐渐地,我看谁都觉得很可爱,自己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越来越自在了,与亲人、同事、陌生人相处也越来越融洽了......班级师兄最近调侃说我脸皮变厚了,因为从前在班级一分享,我就脸红,现在能很自然地说好多心里话。
  第二点是关于时间的使用。从前我担心修学会占用很多时间,感觉自己已经很忙很累了,事情多到做不完,哪还有时间用来学习?现在发现,原来不忙不乱,就能把事情妥善做好。因为心灵得到净化后,安静又高效。打个比方,就像手表的秒针滴滴答答走个不停,每分钟要走60下,每个小时要走3600下,而一个时针一个小时只需要走一下。修学佛法,让我逐渐有了时针的智慧,想做任何事都能安然地完成。现在一周能完成的事比从前多了许多,拖延症也不治而愈了。
  第三点,也是最让我感慨的,是与父母的关系。我的父母奉行的是棍棒之下出孝子,所以从小就对我特别严格,现在虽然我长大了,明白自己有责任好好孝顺父母,但因为心理上无法亲密,所以与父母相处时有许多障碍。已经三十好几的我,还是会做关于爸爸妈妈的噩梦,常常会哭醒。
  有一次和妈妈一起过马路,路上车辆比较多,我想扶妈妈一把,可是手一碰到妈妈的胳膊,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很抗拒,同时又惊讶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每次回家陪爸爸妈妈,我都要给自己定好时间,“一定不能超过三个小时,超过三个小时我会得神经病的。”
  修学后,我的心逐渐变得柔软温顺起来,感受到了与父母之间深切的缘分,有理解、有感激、有珍惜。其实父母又何尝不想好好对我呢?但是因为一家人都脾气急,烦恼重,一开口就忍不住互相指责,相爱的一家人却不懂得如何好好相处,多么可惜啊。
  我开始把学到的佛法智慧与父母分享,还带他们参加读书会,爸爸妈妈也慢慢有了变化,有一次与他们分享了“不要做情绪的奴隶”的主题,不久后,妈妈发了一条朋友圈,“你对你的孩子发脾气,不是因为你爱TA,而是因为你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看到妈妈发的这条消息,我好感动啊。我们一家人多年的心结就这样打开了。我也不再做关于父母的噩梦了,睡眠变得踏实安稳,吃了很久的安眠药也停了。现在周末常带着爸妈出去走走逛逛,像遛孩子一样,曾经感觉爸爸凶神恶煞般讨厌,现在看着年近七十的爸爸,觉得他像一个哥哥,又像一个孩子,可亲可爱。
  三级修学,佛法的智慧,就这样从深层次把我生命的暗伤治愈了。
  我参加修学的班级是个欢乐有爱的集体,大家一同学习、一同成长,一同分享生命转化的感动。今年春天,我们班一起去西园寺集体活动,我把父母也带上了。
  爸爸妈妈特别开心。我领着他们参观西园,一一介绍“爸爸看,这个是吃饭的地方,是免费的”,“这里是咖啡厅,也是免费的”“这里有好多好书,都是可以免费结缘的”......我爸爸是个比较认真的人,决不占便宜的,他一听,马上摇头说,“免费的?那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要!”我对爸爸妈妈说,“这些是无价的呀......这么多福利,是为了让我们领受这份善意和慈悲,好好去生活,然后,再把这份善意和慈悲传递出去,造福更多的人。”
  今生有幸,感谢得遇三级修学和可爱的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