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行系列开示·21-29

济群法师

  缘起:在《一条道路,九种禅修》中,正念禅修是重要组成部分。为了引导大家正确用心,济群法师多次在西园寺带领常住义工和各地学员经行,每次都会作简单开示。本文根据录音整理,将陆续发布。

【二十一】

  修行最重要的是发心。怎么理解发心?简单地说,就是发展什么样的心理。
  在我们内心,各种心念此起彼伏。这是代表过去生命的累积,同时也在影响未来生命的走向。可以说,有什么样的心念,就有什么样的行为,导向什么样的人生道路。
  路在哪里?生命的道路,就在当下的起心动念。所以,对于心的认识、选择和发展至关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发心,就是对心灵发展作出智慧选择。
  当我们深刻认识到轮回本质是痛苦的,认识到痛苦的根源在于凡夫心,就会确信,如果不解决凡夫心,麻烦是没有尽头的。怎样解决?必须选择出离心,摆脱由迷惑烦恼形成的轮回心理。
  进一步,还要选择和发展菩提心,建立利他的悲愿。这是弱化我执、改变自我中心的关键所在,也是成就慈悲不可或缺的。本着这样的愿心,我们要在行禅过程中,观想自己正带领六道一切众生走向觉醒。同时安住当下,通过对专注的训练,培养觉知力和观照力,这是开启空性慧的前提。这样的话,经行不仅可以长养世俗菩提心,还能导向胜义菩提心。
  修行关键是有正确方法,就像我们回家,必须找到回家的路。其实,觉醒的家并不远,只是因为我们不认识,总在走错,才使这条路变得遥不可及。现在我们已经找到方向,就要付诸实践,不断熟悉,一定能感觉到,生命内在的觉醒力量正在开启。

  ——20190722

【二十二】

  经行的目的,是训练我们的心,把心带回觉醒家园。
  我们平时的心都在自由散漫中,不知不觉地形成很多妄想、情绪,日积月累,成为串习。如果不想被串习左右,就要通过对专注的训练,让心不再落入昏沉,也不再落入散乱和掉举,而是在安住中保有一种了了明知。因为看清,才能念起不随。
  每一天的禅修,都是在重复正确。否则的话,我们即使了解自己的心,还是难以战胜串习。因为串习来自生生世世的积累,有着巨大的惯性。只有持之以恒地训练,使观照力不断增强,才能引领我们走出轮回,回归觉醒家园。

  ——20190727

【二十三】

  最近天气炎热。其实热有热的感觉,冷有冷的感觉。真正把心静下来,去体验这种热的、被蒸的感觉也挺好。就像免费的桑拿,蒸一蒸会让身体更有活力。
  禅宗公案中,学人问祖师:“寒暑到来时如何回避?”冷的时候怎么办?热的时候怎么办?我们现在想的就是赶快到空调房去,那古人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祖师的回答是:“何不向无寒暑处去?”
  在我们内心,有一个超越寒暑的层面,那里没有寒也没有暑。
  我们知道冷,是一种感觉;知道热,也是一种感觉。当我们落入冷的感觉时,会觉得很冷很冷,备受煎熬;落入热的感觉时,会觉得很热很热,难以将息。如果心不能自主,就会被这种冷或热的感觉抓住。
  同样,当我们落入各种情绪、纠结、妄想时,也会被抓住,被伤害,甚至让这些感觉成为自己的整个世界。事实上,在这些情绪背后还有一种力量,知道纠结,知道情绪,知道妄想。在这个层面,是没有情绪,没有纠结,也没有妄想的。
  怎样体认这个层面?首先要通过止禅让心静下来,才能进一步培养观照力,看清那个知冷知热的心,看清自己的情绪和妄想。在这个层面,是超越二元对立的。只有获得这种能力,生命才能真正自在。

  ——20190729

【二十四】

  虽然白天很热,但此刻夕阳西下,清风习习,感觉很清凉。我们站在这里,要把心带回当下,学会面对自己的心,面对自己的念头。
  当下,有无限的可能,也有无限的价值。
  只有回归当下,我们才能认识自己。否则,心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在过去和未来中,在无明制造的混沌和串习中,根本看不清。即使我们闻思法义、服务大众时,如果不刻意调整,多半还是在轮回串习中,成就的还是凡夫心。
  祖师说:“不识自心,学法无益。”不管我们学了多少道理,如果不能以此认识自己的心,面对自己的心,不过是增加了一些概念而已。所以说,修学最终都要通过止观回归内心,这是重中之重。
  此外,我们还要把生活变成修行。因为每天可用的不过24小时,其中有三分之一用来休息,还有很多时间在吃饭、走路、做事、待人接物,真正用于专修的时间并不多。如果只有座上那一两个小时用来修行,其他时间都在培养凡夫心,都在随顺轮回串习,注定是修不好的。
  这就必须把每个当下变成修行。首先是目标明确,具足正见,其次是有正确的用心方法,再加上反复训练,必能修学有成。因为觉醒潜质是我们本来具备的,并不需要额外修出一个什么,关键是开启这种力量,使之发挥作用。
  修行就是正确的重复,在重复中,使正知正念得以增长。同时还要发心带领众生共同觉醒。这种愿望非常重要,就像《净行品》开示的那样,只要带着这样的愿心,不论我们做什么,都能成为觉醒之路的重要修行。

  ——20190731

【二十五】

  今天还是热气十足,但此刻,被风吹得很舒服,很享受。热气到哪去了?热的感觉到哪去了?
  每件事正在发生时,我们会觉得它很真实,很重要。事实上,人生正是由这一个个事件构成。就像电影,我们看到的连贯的剧情,是来自一个个镜头,由这些片断构成种种故事,种种悲欢离合。
  此外,我们还会对这些事形成自己的认识、设定和期待,会赋予它审美或价值的判断,由此在内心引发情绪。然后又会带着这份情绪,再去看世界,看人生,在内心制造更多情绪。与其说我们活在世上,不如说,是活在自己的认知模式和需求模式中。这个模式的基础就是遍计所执。在这样的执著中,我们制造业力,制造生死,制造轮回。
  学佛,就要以佛陀开示的缘起智慧,如实地认识自我,认识世界,认识无常、无我、无自性空。进一步,还要用它来面对每件事。当我们以缘起的眼光观察一切,以无自性的智慧解构一切,原来所以为的真实世界就会崩塌。我们会发现,一切都是条件关系的假象,都在刹那刹那地变化。每个人,每件事,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存在。
  夏天很热。这个热正在发生时,我们觉得这种热铺天盖地,实实在在。其实,这个热尚未发生时,是不存在的;当它发生过了,也是不存在的。即使正在发生的当下,也离不开各种条件,包括温度、湿度、风向,也包括我们对热的耐受度。由种种因缘,构成每个人对热的不同感觉。
  当我们一一解构之后,会发现,根本就没有“热”这个东西。这样去观察时,心就不会陷入自我的感觉,不会陷入对现象的执著,不会因为热而烦躁不安。
  佛法修行所破除的,一是对自我的执著,即我执;一是对现象的执著,即法执。这是一切烦恼的根源所在。破除执著的目的,是建立正确认识,然后带着这种认识审视自己,审视每个当下,就有能力看清遮蔽心灵天空的各种影像和情绪。
  当心不再陷入设定、期待、执著时,就是虚空般无相无限的状态。这样的心,正是修行所要回归的本心。否则,我们永远都活在情绪的漩涡中,活在自我的想象中,成为情绪和想象的奴隶。
  闻思法义的目的是树立正见,然后就能带着智慧的洞见,透视世间万象,透视内心的影像、情绪、念头,时时回归本心,使生命得大自在。
  禅修不只是简单的止禅和观禅。止禅中,包含皈依、发心等种种前行,都是引导我们把心带回到当下并安住;观禅中,则蕴含对佛法正见的运用。如果没有这些基础,在此起彼伏的念头中,在力量强大的串习中,是不容易让心专注的。所以说,三级修学的基础和次第,对止观训练非常重要。

——20190802

【二十六】

  经行,就是让走路成为禅修。禅修不是一定要坐在那里,腿一盘,眼一闭,如果懂得方法,随时随地都可以禅修。因为禅修不是为了练腿,而是以此开启内在智慧。
  佛教中,禅有两种不同内涵。一是禅定的禅,主要通过训练专注提升定力。经典曾以这样一个故事来比喻禅定的修行。有国王对死刑犯说:“如果你能端着满满一盆油,从街头走到街尾,一滴不漏,就可免去死刑。”犯人端油走路的过程中,国王在街道两旁安排了各种歌舞娱乐,热闹非凡。但犯人为了活命,从眼中、手中到心中,只有端着的那盆油,哪敢东张西望?好不容易走到终点,国王问他看到些什么。犯人说:“除了这盆油,我什么都没看到。”禅定的修行也是如此,必须心无旁骛地投入一个目标,专注于此,如如不动。
  怎样训练专注?就要把心带回当下,只有此时此刻。平常人不是活在过去,就是活在未来,还喜欢一心多用,做着这个想着那个,自以为效率很高,其实不能专注的话,什么都不容易做好。尤其是现代人,在铺天盖地的资讯冲击下,比任何时代更容易散乱掉举,干扰修行。
  佛教的戒定慧三无漏学,是由戒生定,由定发慧。首先要通过持戒,建立如法、有序的生活,生活简单了,心才能清净而安定。如此,内在观照力才会生起。就像水,虽说“千江有水千江月”,但如果浑浊而动荡的水,是无法映现月影的。只有在清净无染的心中,智慧之光才能显现。这是以止禅导向观慧。
  禅宗的禅则是直接指向生命内在觉醒的心,所谓“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因为这个心是每个人本自具足、圆满无缺的,所以才能在某种因缘的激发下,使它全然显现出来。佛陀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指出每个众生都有佛性,都有成佛的潜质,关键是去开启它。所以禅宗修行不拘泥于特定方式,从穿衣吃饭、搬柴运水到生活中的一切,只要能在每个当下了了分明,都可作为开智慧的渠道。
  只要不向外追逐,不活在二元对立和情绪烦恼中,每个当下都是通向觉醒最近的地方。佛教中,常常将呼吸和走路作为禅修的所缘。因为这是两种单纯的运动,既不易产生其他联想,也没有过多相关铺设,对修行来说干扰最少。
  每个人都会走路,不仅今生走了几十年,在无尽轮回中,早已走过几百、几千、几万年。但在这一生又一生中,我们始终带着贪嗔痴在走,带着轮回串习在走,心不在焉地走,从来没有活在当下。这样就会在串习推动下,继续制造轮回。
  现在我们已经深刻意识到轮回的过患,所以要回归当下,回归觉醒的家园,无限的故乡。三级修学的所有内容,都在帮助我们实现这个目标。

——20190816

【二十七】

  此刻,要把我们散乱、无明、浮躁的心带回当下。在这里和最美好的自己相遇。
  我们平时都活在不知不觉中,或是被囚禁在心念牢笼中不能自主,或是顺着固有串习随波逐流,在轮回路上走过了一生又一生,从无尽的过去,走到无尽的未来。这种以迷惑、烦恼为基础的生命,本质上是痛苦的。
  如何超越轮回?对凡夫来说,确实是很难的。好在我们已经听闻佛法,有了认清真相的智慧,知道自己本来具备觉醒的潜力。这种认识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但只有通过禅修,才能开启这一能力。
  禅修包括止禅和观禅。止禅是让心安止一处,而不是随着串习进入妄想瀑流。观禅则是在止禅获得的定力基础上,运用观照力,看清当下的身心状态,看清生命和世界。我们学习的所有教理,从因缘因果,到苦、空、无常、无我,都是为我们揭示真相的智慧。
  我们要通过八步三禅,把所学法义变成自己的观念,进而以这种智慧看世界,使串习失去依靠。因为执著就是轮回的支撑点,当我们减少对自我和世界一切现象的执著,轮回的根基也会随之变弱。如此,我们就能以观慧照破无明,照破妄想,照破情绪,照破种种念头,真正照见清净心。

——20190818

【二十八】

  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一起学习走路。可能有人奇怪:走路还要学吗?仅仅这一生,我们已经走了几十年,几乎没有谁觉得自己不会走路。当然就走路本身来说,并没有所谓的会与不会。关键在于,我们到底要走向哪里?这是完全不同的。
  走向哪里,似乎是一个普通而简单的问题,但同时又是生命的终极追问——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也是一切哲学和宗教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还意味着——生命的未来在哪里?
  我们现在做的所有事,在生命中都是暂时的,并不是永久的。包括我们的身体、家庭、工作,甚至现在生活的地球,都不能作为究竟归宿。生命的未来在哪里?从某种意义上说,走好当下每一步,就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因为未来正是从每一个当下开始,所以我们要重新学会走路,让走路变成禅修。
  用什么心走路,就意味着我们能走到哪里。我们过去所走的路都来自轮回串习,同时也在走向轮回。当我们深刻认识到轮回的过患,发愿改变这种状态,走上觉醒之路,就要从此刻开始,学会保持正念,专注走路。
  对现代人来说,专注已经越来越难。因为世界变化得实在太快,信息实在太多,我们总是活在不知不觉中被外境所转,妄念纷飞。这样的心是无法和修行相应的。如何改变这种不知不觉的状态?经行就是有效的训练,在专注走路过程中,对抬腿、迈腿、落腿的每一个动作,都用全身心来做,并在做的过程中保持一份清明。带着这种清明经行,每走一步,觉知的力量都在增长。
  我们不要以为这个修行很平常,只要持之以恒地训练,一定会看到效果。修行不仅在于形式,更重要的是在于用心。所以要把握当下,在每个当下训练用心。

  ——20190819

【二十九】

  我们可能以为学很多法义,在寺院做很多事,就是修行。但要知道,如果忽略对自己的认识,对心行的调整,即使学很多法义,也会停留于理论;即使做很多事情,也是在重复串习。这样的话,虽然做的是佛教的事,利益众生的事,但从自身来说,发心和用心并没有太大改变,自然也不会有多少受益。
  如何使所学佛法真正在身心产生作用?我们要做的,是学会用正见来观察自己的身心,来面对做事过程中的种种境界。其中,缘起的正见尤其重要。缘起因果的道理,佛弟子都很熟悉,给别人讲起来也一套套的,但真正面对自己的身心和种种境界时,却很少能运用正见去观察,还是会带着强大的我执和法执,不理解,不接纳。这种现象非常普遍。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是带着自己的业力系统来到世界,进而用这个系统认识世界。就像现在的VR眼镜,戴着它,就会进入一个虚拟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只是影像,但在我们感觉中,却是实实在在的。只有摘掉眼镜,才会发现一切只是幻有。
  我们的业力系统就是这个VR。其中,又有共业和别业之分。从共业来说,我们生而为人,业力中就有相同的部分,所以能看到相似的天地万物。从别业来说,不同众生业力各异,所以又会在共同的世界中,产生不一样的认识。至于六道众生,则是戴着各自的VR,所见全然不同。比如天人眼中的世界、猫狗眼中的世界,乃至鬼道、地狱道的众生,都和人类看到的不一样。
  看到世界的同时,我们还会对此进行加工,赋予想象、设定和执著,使心进入我法二执,进入遍计所执的状态,进而制造烦恼和业力,生死和轮回。修习止观,就是通过修行唤醒内在的观照力,学会用智慧看世界,看到一切都是缘起的存在,是无常、无自性的存在,在每个缘起的当下体认空性。
  经行既和止禅有关,也和观禅有关。通过专注的训练,可以让心静下来;通过对动作的觉察,可以提升觉知力,学会用智慧观照一切现象。如果能对经行时的每个动作进行解构,就能进一步解构五蕴身心,解构感受和心念。我们通过解构会发现,每个现象都是缘起的,是刹那生灭的,是条件关系的假象,在本质上是空的,了不可得。
  当我们这样观察时,就能摆脱遍计所执,学会用缘起看世界,看自己。这个缘起不是停留在理论上,而要把它变成看世界的方式。这样的观察,是开启智慧、通达空性的关键。所以,经行蕴含着佛教的重要修行。

  ——2019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