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因为有孟河医派第五代传承人林教授开办的公益讲座,机会难得,所以我以秒杀的速度带着老公一起报了名。
  我的喉咙问题已困扰了我两年之久,觉得这次机会特别难得。为了这次讲座,我可是在家做足了功夫:打听有没有答疑环节;想着专家难遇,提前写下我的疑问点,还按照主次标识好,时间紧就问主要标识问题。一切准备就绪!
  两点的讲座,我一点半就到了现场,特地坐在前排通道边。我拿着预先写好的纸条,全程录音,恭敬认真地听着每一句话。
  林教授果然名不虚传,全程盘腿而坐,幽默风趣,现场时不时传出阵阵笑声。当林教授谈到一位被医院回绝的重症病人被救治的案例时,他诚恳地说:“也不是说中医一定行,但是在这方面如果能复兴,能强大,也能给我们广大老百姓多一个选择,或许我们的生命就不会因此而终结。”现场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每一个人都为林教授的医德情操所感动。
  接下来,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最后半小时的提问环节。没等主持师兄说完,我就立马高高举起了手,满眼期盼。看着师兄走过来说给这位第一个举手的人,我刚准备站起来,发现师兄把话筒给了我隔壁的大姐。如同冷水泼身,我楞了一下,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听到隔壁大姐几乎哽咽的声音在描述自己的身体状况时,顿时觉得她不容易,应该让她先提问……
  紧接着第二位提问,我依然小手举高高。可是主持师兄走到我面前,却把话筒给了身后的老先生。天啊,再次错过!我立马又有点不高兴了!师兄说给这位老菩萨时,我回头看了下,原来是位白发老人,拿着厚厚的病例,我突然觉得机会应该给他,他也不容易啊……
  紧接着一次次的提问,我一次次固执地高高举起手,可是一次次地失望,还是没有轮到我。显然,轻易放弃不是我的风格!于是当主持师兄走过我身边时,我轻轻对她说:师兄,能让我提个问题嘛?她看着我手里的纸条,说让她看看内容,于是我递给她,想着这下总算可以轮到我了。没想到,一直等到最后都没有……直到最后五分钟交给了一个提问者,听到她问的问题是“一天啥时候洗澡最合适”时,我再也压抑不住我的嗔心,心里反复质问:真正有症状的人你不让问,居然给这么平常不过的问题的人提问!
  也许是我的脸色不佳,也许是生气的磁场儿子感受到了,儿子说:“妈妈,这个阿姨好坏,一直不让你提问。”如果换作以前,我会在儿子面前不管不顾地跟老公大发牢骚,老公有异议的话还得再扳几句,大家当天肯定不开心,甚至情绪会连续低落几天。许是半年修学觉察力提升的缘故,这次看着儿子嗔恼的小脸,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以前一直以来“言传身教”的结果,儿子就是我的镜子。
  于是我告诉儿子,不是阿姨坏,是别人更需要提问。儿子不依不饶地又问,“那刚刚你第一个举手的呀。”我想了想,认真地告诉他:“儿子,你看那位阿姨年纪大,身体那么不舒服,我们应该让给她,还有老爷爷捧着那么厚的病历卡,他一定更需要……妈妈这些都是小问题而已。”“那你事先都写好提问点了啊……”虽然儿子还在说,但明显语气中没了不好的情绪。我趁机告诉儿子:“宝贝,没关系的,也许这次没有缘分,不还有下次嘛,我们又多了一次一起出来学习的机会呀!”对话中的我,自己也真的开始慢慢释怀,儿子也恢复了欢快。
  古语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正因为有了磨难,才会顿悟自己的人生需要停下来思考;正因为停下来思考,才知道人生需要平静以待;正因为平静思考,才会遇到殊胜的佛法。《金刚经》里讲,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当我们陷入到一个情绪的时候,会觉得这个情绪的力量好强大,可是当我们把心静下来去观照,所学佛法正见就会自然呈现。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有一种智慧的观照的力量。
  当我们能用智慧的心去观照和审视内心这些情绪时,当下这个情绪就会被解构掉,被瓦解掉。在生活中不断做这样的智慧审视,我们的心就会越来越清净,越能感受到欢喜,越能感受到生活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