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犹如一场戏,我既是戏中的主演又是戏外的导演,戏里戏外,角色众多,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女,为人媳,热闹非凡,忙得不易乐乎。我很想努力地扮演好各大角色,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时常适得其反,相互伤害,烦恼不断,痛苦不堪。究其根源,所有的角色都是以我执、无明为基础,充满着贪、嗔、痴。这种建立在我执基础上的生命,本身就是不断制造痛苦的机器!所以我要用佛法帮助自己建立正念,进而以此替代一切不正念,让它在生命中具有绝对的主宰力量。这些都需要在善知识引导下,通过长期训练来完成,否则凡夫总是心随境转,很难时时保有正念。
  在父母眼里,我还算乖巧懂事,善解人意,做得不到位的是在经济上很少给予他们支持。爸爸有时在电话中抱怨,一把年纪了还没享受到子女们的福。爸妈劳苦了一辈子,对财富有自己的解读,在他们眼中有钱才算幸福,才具有安全感。有时上天也挺会捉弄人的,你越是执著、想要得到的东西,越是得不到,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前几天爸爸告诉我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我们全家人集资放贷的钱,血本无归。生活中又上演了一场灾难片,年近七旬的爸爸因此欠下了一笔巨款,茶不思饭不想,身体状况令人担忧。大弟也欠了一屁股外债,要寻死觅活。我也难逃其害,原本还指望每个月能挣几千块钱的利息,以减轻房贷压力,结果却是雪上加霜。全家人乱成了一锅粥,妈妈几乎是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怎么办、怎么办?人生的又一次考验来了。
  内心短暂波动过后,我用佛法正见做了反思,放贷本身就是不如法的行为,再加上财富也是很无常的,因果真实不虚,自己曾经种下不善之因,才要承担不善之果。这样正向思惟后,我内心变得比较清净,不像以前一遇上事就是抱怨、指责。如果没有在导师的引导下修学佛法,现有的这种身心状态是想都不敢想的。目前我反倒担心起爸妈、大弟他们了!他们没有接触过佛法,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因为失去财富而被烦恼痛苦困扰着。大弟觉得这件事爸爸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每次在电话中都能感受到他对爸爸的抱怨、指责。其实,爸爸是满怀内疚与自责的,思想压力也相当大。在此过程中,我的内心也很复杂,时常有两股力量在抗衡,一边是学佛后,脑海里时常闪出,要把所学佛法用在生活中;另一边是强大凡夫心,在不断扰乱我内心的安宁。
  其实,生活中示现的种种对境,无不是在唤醒我,三界如牢狱,要生起迅速逃离的心,不要对世间有任何贪著,都是虚而不实的,如梦幻泡影!唯有在善知识的引导下修学佛法,才能得到最殊胜、最究竟的利益。
  感恩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让我在佛法的海洋里,尝到了蔗糖的美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与三宝又靠近了一步,最近的皈依定课也更加有力量,一闭上双眼,在我脑海里总能呈现一个很温馨的画面,导师在前方披荆斩棘,我念着佛号紧跟其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一定要在导师的引导下次第修学佛法,一步步走向解脱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