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设定,做点超出自己范畴的事。
  我是那种挺好面子的人,不愿意在人前低头,哪怕是对佛菩萨也很少跪拜,尤其在家人的面前,这个自我的保护欲更强。我知道这点,但暂时还没想改变,所以在行程前,没想要带我妈去,却一眼被净海师兄识破,最后只好带着我妈前往,心里劝自己,就当是尽孝心了。
  不得不说,五台山有很多神奇之处,去之前所有师兄看天气预报都是有雨,在第一天朝台时,刚朝了第一个台,雨居然就停了,出现大朵的云彩,我一直在云里找瑞相。
  听师兄说有机会一定要跪拜到黛螺顶,本来去之前觉得下雨就肯定不能拜了,又带着我妈,我基本上都放弃跪拜计划了。第一天傍晚天已经放晴,看来第二天也不会下雨了,而且去黛螺顶的日子又是观音菩萨成道日,如此殊胜,跪拜的路上就剩我妈一个绊脚石了。果不其然,我妈在长期训练中,可以娴熟地影响到我,各种做法和言语瞬间可以把我的情绪点燃,不得不说非常厉害了。没想到最后她居然选择坐缆车上山,想想看,如果她在我身边,一直拿着手机拍照,嘴里喊着“净婴加油,净婴加油”,时不时地再说“儿子喝点水吧,腿疼不疼”,我的跪拜计划保证半路泡汤。
  我的整个行程分为三个阶段:
  最开始,新鲜,拜垫上我都没怎么磕过头,别说石头路了,而且还人来人往,在别人脚边跪下、磕头,任人在我前面行走,脚落在我的手边、头边,这种体验,基本没有过。好在五台山是佛教圣地,众多师兄一起跪拜,我也能鼓足勇气,放下自己,加入跪拜的队伍。但心里还在跟自我的设定做斗争。
  磕了一百级台阶左右,我想不能白磕头啊,导师说做事不是最重要的,调整心行最重要(不修学行吗?关键时刻能想起导师才怪!),调不了心也找个所缘境观察一下,要不就亏了啊。我想来都来了,观个“无我”呗,没有我的样貌、没有我的自尊心、没有我的各种设定,在别人的脚边、满是灰尘的石头台阶上、垃圾桶旁边......跪下去、弯腰、头接触到地面,过程中居然旁边还有人的呕吐物。我也不知道无我观的如何,反正我就一直磕。把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当成文殊菩萨,看看他们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感受,并且不被这些感受影响。这是我这阶段做的事情。
  期间碰到一个“老磕”,在我后面凶巴巴地说“躲开”,还批评我带的帽子,质问我:带帽子跪拜是想祈福,还是想“倒霉”?这件事让我烦了100级台阶左右。我就不断地想,没事,是文殊菩萨在考验我呢。这个时候我开始念莲花生大士心咒,因为普贤菩萨的咒念得不熟,最巧的是,在之前的一个景点,我还跟一个喇嘛念了一遍莲师心咒,并且得到了肯定。念咒大概也是爬到200多级台阶的时候,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有同行的师兄说:抬头看啊!我没理她,走到平台要超过她的时候,她说师兄抬头看啊,我看了一眼,传说中的佛光就在我头顶,太阳边上一圈彩虹,神不神,这是不是显灵啊?我还特意告诉自己,都是幻象,别执著,但心里还是很欢喜的。
  第三个阶段,最后150级左右,时不时地抬头看一下,佛光依然还在,而且非常清晰,我心想,这是佛祖要看我跪拜完啊。知道还剩下不多的台阶,我心里生起了一种珍惜的感觉,本来一跪念一遍心咒,变成一跪念三遍,感受台阶、尘土、树荫、阳光在我身上,旁边的路人基本没有对我形成影响。我想了想,以这种无我的心态,就没有什么干不成的事啊,人往往都是被自己“框”住了。以后遇到什么样的无常也都能接受了。死的那天,躺在硬邦邦的地上,别人从身边走过,大概也类似这种感觉吧,就算是预习了呗,要是一心不乱,说不定就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啊。
  终于快到顶的时候,我妈出现了,果不其然,加油、拍照都用上了,心乱!再看头顶的佛光,还在!这起码1个小时,让人不信都不行啊!
  这次跪拜整体的感觉就是,其实人生是个体验,自我限定越多,体验越少、感受越少,佛教给了人们一个很好地体验人生的机会,不被各种条件限制,例如金钱、年龄、地位、学识等等,只要打破自己的限定,总有一个可以适合你的法门去探索一个未知的自己,不说成不成佛,也算没白活!
  下山的时候,佛光慢慢散去。还有个神奇的事情,在我跪拜的时候我的手机拍了两张照片和一段长达2分钟的视频,而且,这两分钟的视频被标记成了我的收藏打上了一颗心,要知道我的手机全程在我兜里,而且我带着手套。并且在我摘了帽子跪拜的时候,感觉有一只手垫在了头和石头之间,这只手有点厚。
  以上就是我的流水账,没有文学色彩,辛苦大家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