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长夏里的艺术沙龙

文│心谈   摄影│赵德明

  西园内幽莲绽红,蝉声细碎如树下斑驳的光影。炎炎夏日何处去,消暑增慧到“静心”。
  7月20日下午,虽是三伏天的流火天气,但静心堂内座无虚席,一场名为“服乐之章”的艺术沙龙,让书友们顿感清凉当前,长夏易过。这场艺术沙龙,由传统服饰制作专家、传统礼仪策划人吴齐和雅乐研习复兴人、演奏家陈子淑老师为书友们带来一场服饰和音乐的美学盛宴。

锦绣汉服耀古今

  吴齐老师首先为大家介绍了一幅收藏于国家博物馆的名画《明宪宗元宵行乐图》。这幅画1966年出土于苏州虎丘,画中的明宪宗与皇子皇女们在观看杂技表演,画面非常逼真,人物衣饰繁复华美,多姿多彩,令人叹为观止。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自黄帝、尧舜垂衣裳以治天下以来,华夏汉服礼仪代代相传,已成为中国人幸福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吴老师为我们厘清了一些观念:汉服不单单是汉朝的服装,汉服的“汉”指的是汉族人的服装,唐装也不是专指唐朝人的服装。
  汉服有哪些特点呢?吴老师告诉我们汉服有四大特点:交领右祍、上衣下裳、长袖宽衣、系带暗扣。
  汉服的交领呈Y形,衣是腰以上部分,裳是腰以下部分。古人穿衣不露肤,裳的中间有一块用于遮盖腿膝的布,名为蔽膝。
  深衣则是衣裳相连,寓意天人合一。上衣用布四幅,代表一年四季;下衣用布十二幅,象征一年共十二个月。衣服即是人生,古人的智慧与用心,今人多有不及。
  吴老师对汉服的热爱,源于对传统文化的深入研究。他深有感触地说,具有四千多年历史的汉服,最适合中国人的体型。在说到“轻罗”时,吴老师为我们描绘出一个美好的夏日画面来:在蝉鸣声声中,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娓娓道来,如叙家常,是吴老师讲话的风格,他对服装史如数家珍,精选的东宫冠服、宗教服饰等图片令人目不暇接。在讲到汉服的立领时,他邀请观众席上穿立领汉服的书友上台展示。台下许多书友穿着汉服或禅服,当他们从观众席中站起来一走动,即是一场即兴的服装秀。风格各异的服饰,或华美,或飘逸,或温婉,或娴雅,与古典韵味的西园可谓相得益彰。
  吴老师还向书友们展示了深衣和官袍的实物,衣服由两位高个子的男书友展开,更显做工精致,衣宽袍深,难怪古人形容男子“岩岩如孤松,傀俄若玉山”。

雅乐怡情更疗心

  陈子淑老师是雅乐研习复兴人,他说雅乐的雅不是高雅之意,而是正义、正能量之意。宫、商、角、徵、羽,单个是声,加以组合便成为音,如果再配上舞蹈就是乐。“乐乃无草之药”,能疗愈身心,给人带来美好的心情。音乐和佛法一样,对人的身心具有疗愈与净化作用。
  雅乐有八音,如何区分本土乐器与外来乐器?陈老师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方法,凡名称只用一个字的基本上是本土乐器,如琴、箫、筝等,两个字以上的基本上是外来乐器,如琵琶、小提琴等。
  陈老师还教大家区分不同乐器的特色,如编钟之音浑厚,石编磬叮叮咚咚的振玉之声特别悦耳,排箫、柷、鼓、笙等乐器的声音各具特色。就像佛法要亲证,音乐也要亲自听,才能体味其妙处。陈老师用古老的埙吹出呜咽之音,其音悲凉,我们仿佛突然置身于古老的城墙下,凝神谛听远古的呼唤。
  雅乐是上品之乐。陈老师说,古代的雅乐是招待来宾的最好方式。朋友之间以礼相待,“以乐友之”,给朋友演奏一首乐曲,比请朋友吃饭更有意义。

  今天的静心堂掌声不断,远远盖过了热烈的蝉鸣,书友们的热情激发了陈老师的创作激情。他为大家表演了即兴创作的古筝曲和古琴曲,琴声如诉,如怨如慕。
  古琴曲《高山流水》涓涓流淌,素弦逗引清风,为书友们扫尽炎氛。主持人如月一展才艺,婉转多姿的舞蹈如夏日清莲濯濯绽放,质朴中见光华。
  抒情的箫独奏《牧羊曲》,更是唤醒三十余载的记忆。远离凡尘,仿佛置身于山林秀水间,听得晨钟响起,闻入阵阵花香……全场附声合唱,沉浸其中。
  意犹未尽,再来一曲古筝《枉凝眉》。一位书友自告奋勇上台伴唱,筝歌配合默契,互相增上,让现场气氛渐趋高潮。
  书友相聚,难忘今日。华服之章,是别在夏日衣襟上的玫瑰。愿我们下次再聚首,一起增长人生之智慧,领悟艺术之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