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活着为什么,我问过家人,爷爷说:“可以去看余华的《活着》。”奶奶说:“你要好好活着。”爸爸说:“活着是一种体会。”妈妈说:“活着就是有得吃,有得穿,有得住,有得读书。”大伯父说:“活着就是吃好、穿好、学好。”外婆说:“活着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好好的。”疼爱我的爷爷、奶奶、大伯父、外婆分别因膀胱癌、糖尿病并发症、心肌梗死、中风偏瘫、高血压并发症逝世,在他们身上我体会到了爱别离和老病死。
  活着究竟是为什么?年轻、任性、倔强,那段时间我和这个问题就是杠上了。为此我曾和好朋友在狭小的包厢里唱过一上午歌;曾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看陌生的景色和路上陌生的人;曾去书店把自己喜爱了很久的书,一下子买回家;曾每周末在各地的山上,数星星,讲故事;曾参加各类志愿者活动,为的是充分表现年轻人发光发热的面貌;曾听过很多人偶然间多说的几句倾诉……
  我渐渐觉得活着是个思考题,没有标准答案。烟花易冷,韶光易逝,我越明白得多了,越是弄不明白。当我沉沉睡去的时候,内心的种种担忧好像太阳下山一样暂时落下;而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又“敬业”地提前上班了。
  告诉我“要体会活着”的爸爸,噬爱酗酒,时常用发酒疯、说酒话来让我体会“我却还活着”。记得小时候妈妈曾把我拉到一边,偷偷问我,想不想活着?我懵懂地点点头。可是妈妈却给我说她不想活了。我当时和几个小朋友约好了捉迷藏,着急要出去,于是很认真地给妈妈说:“活下去,就明白了。但是要活下去。”说完转身离开,我不敢面对母亲,只能把全部的赌注和明天押在“活下去”。
  我是进入三级修学后,才发现这些记忆是有根的。即使我通过忙碌和转移注意力来填塞心灵,但依然躲不过内心的质问和惶恐。其实,与其说我对“活着为什么”摸不着头脑,不如说我从来没有面对和准备好接受--“我不活着了”这个念头。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我心里去却有个念头“已知死,是不是可以不用知生呢?”
  看着好朋友细心地切着菜,为家人张罗午餐;看着运动员即使汗如雨下,依然健步如飞地往终点跑;看着为救他人而献出自己生命见义勇为的英雄;看着厚厚的《资治通鉴》里的历史人物;他们也是在活着啊,可为什么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喜,有的悲呢?难道每个人注定要在喜怒哀乐老病死中结束这一生吗?难道这就是活着的真正意义吗?
  从宇宙里看这个地球是多么渺小,就像我们需要俯下身体才能看清楚的蝼蚁一样,这样稍纵即逝的一生就是人活着的意义吗?我不信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因为我需要答案。感恩佛陀的慈悲,为我们开示了生命的觉醒之道和解脱之道。
  原来,不是活着需要有意义,而是我还没有真正觉醒和解脱。这就像加上无限循环符号的数字,是我不知道其实可以解除掉这个循环符号,让生命在这一世走出轮回,成就佛菩萨的慈悲和智慧。人生难得,佛法难闻,光阴易逝,生命只在一呼一吸之间,若不抓紧,来世就是下一次无明和痛苦的轮回。
  济群导师曾说:“以出世心行入世事,佛教徒是积极的。”作为佛弟子,依教奉行,用对境来检验和锤炼自己的这一颗心,逐渐向佛菩萨靠拢,了生脱死,从无明大梦中醒来,从而让我们获得真正的幸福和安宁!这就是我找到的活着的意义!
  感恩您用心聆听,愿您和我一样对活着有一个新的认识,也让这种智慧给您的生活带去方向和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