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班一年,马上就要晋级了。刚想借暑假休息一下,忽然冒出了幺蛾子,有学员提出:“没有法喜,不想晋级,想调整一下。”我一听就炸毛了,他是我眼里的乖宝宝,平时闷声不响,修学也做笔记,法宝结缘也积极,读书会也积极护持,还发心承担班级事务。怎么就没有法喜了?没有法喜还积极做义工?你是去作秀啊,还是去完成任务啊?
  动员班委去谈心,动员走得近的学员去谈心,世间法、佛法轮番上,总算答应先考虑一下,然后跟着班级进入同修班了。我也小小安慰一下自己,带着症状去学习,带着症状去生活,静待花开。
  可是,我心里那个坎真的能过了吗?辅导员是学习者、服务者、分享者,对境来的时候,用八步骤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我做到了几分?遇到事情总是习惯性地外归因,从别人身上找问题,这和没有学习佛法的时候有区别吗?
  一直觉得辅导员是班主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爱护学员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珠。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执念?这最终成就的是无我利他的菩提心,还是成就了我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
  对待调皮捣蛋的学员,就像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自己总是小心翼翼,不厌其烦地去引导,苦口婆心地去劝说。对待安安静静的“乖宝宝”,对待修学精进的学员,自己又倾注了几分关注呢?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分别心呢?佛陀当初传法的时候有分别心吗?导师传法的时候有分别心吗?我又是如何实践和传承两套模式的呢?
  一直觉得“优点不说跑不了,缺点不说不得了”,这是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吗?每次自新月会的时候,自己侃侃而谈,好像于法很受益的样子,也认为自己很受益,事实上法入心有几分?这是不是用佛法包装过的凡夫心?在带班的过程,用爱的名义,用一切为你好的名义,用自己学到的佛法和模式去伤害菩提宝宝,我也做过吧?如果没有做过,为什么有学员向我抱怨对她关注少的时候,我会一笑而过?如果没有做过,为什么有学员在晋级过程中会摇摆,想换班,或者休学?
  平时,说是为利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可起心动念皆是造业。辅导员荷担如来家业,承载法身慧命,说得也是朗朗上口,头头是道。知道,有没有做到?八步骤,理解、接受、运用,用起来才是关键。学习佛法,调整来调整去,调整的是自己的心行,不是别人的心行。如果用佛法的镜子去照学员,这个不善业真是造大了。所以,辅导员自己的修学才是根本。修学增长智慧,义工长养慈悲,这才是两套模式的正确打开方式。成为辅导员去带班,就是在义工行中检验自己心行,检验自己修学。
  带班已经进入同修班,第一课安排大家学习“如何使用《道次第》修学辅助材料”。有学员提出,我不在模式上,擅自修改课程,要报中台,批准后才能上。一下子弄得我如临大敌,战战兢兢,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模式上。当初我自己学习道次第,第一课也是学习“如何使用《道次第》修学辅助材料”,难道真的不在模式上?
  好在有传帮带,赶紧去请教第一课学习啥,答复“如何使用《道次第》修学辅助材料”确实很重要,可以班委商量后,再通知班级学习。如释重负的感觉啊,看来模式真的很重要,模式最安全。
  今后,在有效落实“陪伴、关爱、理解、引导”八字方针上,我仍然要处处用心,不能再用爱的名义去伤害学员了。真正做到“理解、同情、接纳、帮助、无条件帮助”,任重而道远。要用爱的名义去接纳学员,帮助学员,无条件帮助学员。在辅导员的岗位上,静待菩提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