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皈依,似乎从我这一期生命的开始就在皈依,所以感觉并不陌生。
  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医疗落后,妈妈经历过孩子出生不久便离开的痛苦,害怕没出生的我也会养不活,为了安乐易养,在出生后便按照当地的风俗,在一个藏传佛教的寺庙将我“皈依佛门”,从那以后我便是名义上的三宝的孩子了,等待着十二岁过后可以“赎出佛门”。但是,由于“赎出”需要一定的财力、物力,所以迟迟没有举行仪式。
  一个偶然的机会,家人接触到了汉传佛教,师父们告诉爸爸:不用做赎回的仪式,让她来这里皈依吧,不用花那么多的财力、物力,皈依了就赎回来了。当时,家人们并不知道什么叫皈依,而我所知道的,就是师父给了我一本红色的皈依证,并告诉我,来寺庙的时候,拿着这个证件就可以不买门票。
  拿着皈依证回到家中,竟然不知道证件上“皈依”两个字怎么念,因为师父说“皈依”时带着浓厚的地方口音,我只知道有那么两个发音。爸爸让我念一下红色本子写的什么内容,因为他不识字,我就不懂装懂地把“皈”字拆开来念,说“白反于佛,当愿众生……”,等念完一遍之后,并不明白说的什么意思。可是当我读到“发无上心、智慧如海、一切无碍”这几个字时,突然感觉内心中从未有过的激动,如山崩地裂,如久别重逢……那天家里停电,微弱的烛光瞬间似乎变得非常明亮。
  若干年后,看到了书中解释:“皈”是回归,即反黑为白的意思,黑是黑业,就是不善的,不好的习气、毛病;白就是善的,清净的行为。我不禁为自己当年拆字的读法感到惊叹!
  承蒙三宝的摄受与加持,在学习充满着善巧智慧与慈悲的佛法时,接触到了修道的次第,从暇满难得、念死无常、思维恶趣苦,乃至纵然在善趣中,也没有寂静的安乐。经过如理思维,明白其自性仍是痛苦的本质,唯有三宝可以救拔,从而发起了真正的皈依之心——尽形寿,献生命,信受勤奉行!
  回想自己,从被动的皈依到主动的皈依,从翻邪三皈到具戒三皈,从事相的皈依到理体的皈依,从外在的皈依指导、引发自性的皈依,至今虽滥厕僧伦,无修无证,但也庆幸能值遇佛法,得遇善知识,让我认识到,没有住持三宝,无以显现理体三宝;没有理体三宝,住持三宝也无以安立。
  今天学习皈依篇,导师说,皈依三宝是学佛的开始,完成皈依是学佛的目标,皈依是佛法的根本,深深地认识到皈依在修学佛法当中的重要地位。不论是由表到里,还是由浅至深,正如导师一再地策励我们,要具备三宝的内在品质,这是修行的关键,也是真正皈依的内涵。
  愿三宝加持,在修行路上,直至菩提永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