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出生在西园寺附近的我,和西园寺的因缘却不多。若不是小时候贪玩,师父们慈悲,想必这无上清凉处,还不知要几世才有因缘踏入,也许在我至诚顶礼的那一刻,很多因缘已在默默扎根发芽。
  回顾起小时候父母间的叹息与争吵,莫不遗憾我竟不是个男孩,父亲看不惯女孩子的玩具,我便整日与灰尘为玩伴,扫出灰尘后,浇上水,和成泥,补阳台上的缝隙玩,在凝望阳光照破灰尘的时光中,内心觉得纵使如灰尘般寂静无声,却有其尘埃落定处。当尘归尘,土归土时,所有曾经绚烂的繁华和倾尽全部、孤注一掷的演绎,终究会停止,落下休止符,就像它们不曾发生过。
  看着别人和父母其乐融融,我的内心却常常和父母保持着距离。我想要父母互相关爱,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不迁怒于他人,父母则希望我任何情况下都能顺从听话。我一度执著于父母缺乏智慧观照他们情绪的能力,而深陷烦恼的泥潭,加之对待刚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得失心太重,不肯退让,较真刚强。家庭关系和工作双双失利,处在风口浪尖,斗争中心的我身心俱疲。
  恰值盂兰盆节,想起已逝去的疼爱我的爷爷奶奶,遂来到西园进香为先人祈福。恰逢义工们正在结缘法宝。正请香的我看到《人生五大问题》后,眼睛怎么也离不开它了。通过义工引荐,我陆续参加了沙龙和读书会,与书友们一道分享彼此生命中的经历和感悟。
  当我第一次听《慈经》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被诸佛菩萨无量的慈悲和智慧所加持,以前那些害怕、不安、恐惧的感觉烟消云散,我的心可以真实地感受到当下,当下的音乐,当下的引导词,当下的风,当下自己的呼吸......而不是去回忆痛苦,恐惧下一次痛苦的到来。这是我参加其他活动都没有感受到的。我当下发愿要加入三级修学。在同学们一起学习的日子里,我从最初的佛法小白,到对佛法的信心力量越来越大;从修学没有次第的门外汉,到积极投入义工行中,学习义工们无时无刻不透露着的慈悲与智慧。
  我渐渐地看到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每日的定课帮助自己调整新的一天心行,对今天看到的一切众生都发愿去生起菩提心。观照到自己心念上的串习后,回到本期法义上,通过反复闻思来帮助自己树立正见,认清真相,带回生活中继续观照自己,摆脱错误,重复正确。虽然这个过程坎坷而缓慢,但是在同学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我一步一步地建立起对三宝的信心,对父母的信心。
  当我放下过去的成见,回过头来反观曾经的心结,我发现是自己的不慈悲和不理解造成了我与父母之间深深的误会和隔阂,父母对我说的虽然常常不是爱语,但是他们背后的发心却是在为我好。而我却固执地咬住对他们错误的设定和标签不放,没有像佛菩萨一样去尊重和理解他们生命中的缘起和积累。作为子女,没有为他们营造良好的顺缘,却平添烦恼,内心涌出深深的忏悔。这是长时间里,我不愿面对的剖析,但是在三级修学中,我做到了。
  围绕在我身边,帮助我、鼓励我、引导我的同学们不正是佛菩萨的化身吗?思维到这里,我的内心涌出深深的感恩和感动。感恩——佛陀为我们留下宝贵的走向解除迷惑和烦恼的清凉之路,感动——原来我自己也是可以这样深深地理解和帮助自己走出烦恼和情绪的啊!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既然遇到,就把握当下,让我们在三级修学中成为生命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