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明国学第十二期讲座

文│观樱   图│悟舸、法临

  一场夏雨过后,蝉鸣叫声润泽不少,我们也迎来了一场久违的禅悦·汉字演。夜幕低垂,一位位书友双手捧着一盏盏酥油灯,顺着走廊的一排排的烛光来到普明讲堂。书友们次第列坐,桌上,义工们精心准备了一把扇子、毛笔和竹子制成的墨筒。讲堂前,高低错落的烛灯相辉映,绢缦倾泻而下,流水声从四面扑来,涓涓细流,虫鸣鸟悦,先悦其双耳再遍及周身清凉,雨声渐歇,“啪”,大灯关闭,烛光幻化为星光,打开了四壁连接整个星际,一轮名叫“月光”的聚光灯,剪裁了一幅水墨,一袭布衣的演奏者隐于画卷之后,竹影箫声如从古画中蔓延开来,一时仿佛远离了嚣尘。

  今晚的讲座“汉字演”正式拉开帷幕。主讲嘉宾洪顺章老师,气定神闲,从“箫”说起,带着大家领略这美妙的意境。今人心不古,大家捧灯进场时,文字就已经开始,古文“燈”,双手捧一盏像豆的器具,要照亮前进的脚步,双手表示恭敬,古人捧“燈”的目的是照亮前进的脚步,是要登堂入室的。“燈”带给我们光明,带着我们登上更高的台阶。
  文字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古人说“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什么叫做远取诸物?眼所能见之日、月、星、晨、山、河、草、木;近取诸身呢?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文字,比如眼睛就是“目”,眼睛平视;再看“臣”自下朝上看,在朝廷当官叫“宦”;“自”就是自己指着鼻子的意思;“身”体的身画一个人挺着肚子,(书友们哈哈大笑)闽南人说“有喜”叫“有身”。

  在没有文字之前人们怎么交流?(书友回答,画画、记事、语言、文字等)。语文,即语言和文字,怎么演化来的?语言早于文字是肯定的。这是“字”字比文要晚,文字记载文化文明功能,“文”是字的妈妈,生出“子”,那它的爷爷是谁呢?在一片漆黑的夜里,我们比划半天看不见,喂…哎…嘴在说,“名”你明白的名,上面一个夕,下面一个口。“名”字和“燈”一样,造字照亮前方,文字很科学。刚才呼叫“道正!”时,速度比什么快?比箭的速度还要快,禅宗公案,你半天没悟,箭过多时了,还停在这件事情上面。“知”让人明白事物像箭一样击中速度之快。“慧”更神奇它用天体,像扫把在星空划痕迹,和心的感知力一样快。用近取诸身方式,看人比较矮,古人也挺损人的,没有一把箭那么长。战争年代比喻一个小孩还没有枪高怎么上战场?

  讲到智慧,有一部经叫《心经》。古人“无”的思想很神奇,因为“无”所以要祭祀,用牛的尾做的装饰在舞蹈,脚一左一右。(书友们掌声一片)。紧接着大家把掌声献给津芗老师,《心经》舞蹈,如“月光”的聚光燈再次把众人的目光聚焦在画布上,“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一幅生动活泼的敦煌壁画,时而合十,时而手持莲花,姿态柔美,慈悲的力量在虚空中环绕,体会了美的意境,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思。

  如一幅宋画的绢缦随着光影在悄然幻化着各种意境,给大家带来一场绝妙的视觉盛宴。最后,洪老师做篆书“禅悦”二字。从晋代陶渊明的“开卷有益,便欣然忘食,树木交荫,时鸟变声”,到唐常建“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唯闻钟磬音。”洪老师给我们带来了以文字解诗文的有趣妙解。潭影空人心,潭影什么意思?“潭,从水覃声”,覃,水长也,无尽的流水汇入潭中。万籁此俱寂,磬声一敲,意味无穷,这里充满着古人的智慧。

  开始写字了,洪老师幽默地说“我先喝点墨再写”。篆书,最能生起恭敬心,是调心神器,如对至尊,又要轻松,不然就呆板了。小扇面要有大气象,藏锋护尾,行笔要像呼吸一样均匀。各位书友一笔一划写完充满文字禅的“禅悦”。
  讲座接近尾声,从影子开始,从影子结束,大家共同合影。“汉字演”圆满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