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床杂感之一

  日前,父亲骑车出了事故,把胳膊砸断了,情况很是严重,县医院不行,市医院不行,最后转到了积水潭医院进行手术,前后周转达两周的时间。这期间,朝夕陪伴在父亲身边,我不时会提醒自己,这也是检验自己修行的机会啊。可是,真正要落实“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这样一个理念,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被车撞了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平静的,我在心底跟自己说:要接纳、理解、关爱、陪伴,一定不要指责,不要抱怨。联系医生、联系车、联系医院,匆忙而有序地准备些出门必要的东西,便出发去医院。看着父亲遍体鳞伤和肿胀的胳膊,我简单地问了几句事故的经过,便没有说什么,我想这是业力所致吧。
  慢慢当病情稳定,当他人来探望老父的时候,我总会说“老了不稳重”“老了不听话”之类的,甚至还会说“受受苦也挺好,长长记性”“回去把车给他处理了”。家人就会对我说:你这样说,老头不高兴了。老头高兴不高兴,不是我很在乎的事,因为我心里总觉得这是人为造成的事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事后思量,渐渐地我才明白,原来真正要接纳当下是一件很难的事。为什么呢?
  接纳,需要对无常有定解。所谓难以接纳的,大多是生活中意想不到、出乎意料的事,多是一些不好的,如疾病、灾难、变故等等。为什么难以接纳?是因为我们总会心存美好,对生活、工作有着按部就班的发展期待,没有无常的观念和意识。
  其实,无常才是正常。但是有谁会真正想到、相信:虽然我俩今天恩爱有加,可能有一天就会缘尽分散呢?虽然我们今天身体康健,可能有一天睡下就不能起来呢?虽然我们今天生意兴盛,可能有一天就会一落千丈、血本无归呢?正是因为有着太多的自以为是,太多的理所应当,才会偶遇变故就猝不及防,难以接受。
  古德有云:“即命当荣显,常作落寞想;即时当顺利,当作拂逆想;即眼前足食,常作贫窭想;即人相爱敬,常作恐惧想;即家世望重,常作卑下想;即学问颇优,常作浅陋想。”如能真正做到如此想,偶有突变就会好接受得多。
  接纳,需要对因果有深信。我们对于很多意外难以接受,更深层次的一个原因是对因果信得不真、不切、不实。更多时候,我们会把生活的不如意,归之于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基础、没有人脉,总是在外面找原因,很少从自身找问题,也不时会归之于命运不济。什么是命?后来才明白,命就是因果。更多时候,我没有从三世因果去看待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而佛法告诉我们:“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因与果之间,有着如此这般联系。
  所谓:“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当我们面对亏损失败的时候,没有想起当初供养、布施的重要;当我们卧在病榻的时候,没有想到当初护生、放生、养生的必要。“一丝一缕,莫非前定”如果能有坚定的因果观念,车祸就是业的显现,还会抱怨吗?还会指责吗? 
  随后的日子里,我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接纳了这一切,没有与事故方纠缠,因为那将是一个无限期的纷争。我想虽然经济上会有所花费,但是没有结下恶缘,而是对过往的因缘做个了结,这也是很有意义的。
  接纳,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心态,而背后是观念的改变,认识的改变。只有有了坚定的无常观、因果观,并数数修习,对于外在的一切遭遇才会接纳,因为接纳才会少了许多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