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心宁

  小时候我都住大院子,除晚上回房睡觉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一楼大厅里:烧饭,洗衣服,还有小孩一起玩耍。感觉那时邻居间彼此了解,每家每户生活水平也相差不远。
  后来随父母搬进了新公房,虽然独立了,但也伴随着隔离。之前户外就是田野,慢慢周边都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小区里的绿化也越来越少。回家后随着大门的紧闭,邻居间的往来也几乎没有,超过两层之外的甚至都不认识,更不要说串门了。万一家里缺点什么,想借个蜡烛都不知道向哪家开口。
  正因为这样,为了在这小小的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有安全感,所以要在这几十平方中样样具足,生活消费品也是琳琅满目。在这样的环境中,空调、外卖、食品、服装等的消费也越来越多,过不了多久又对现有的空间不满足了,觉得应该换个更大的房子才能装得下自己不断增长的需求,仿佛才能过得更踏实。之前或许经济不是很富裕,购买前还估算着来,但是随着物质条件的提高,这个瓶颈被突破了。随着越来越多的过度消费,建筑在这之上的虚荣心所带来快感好像也成几何级数增长。
  习惯了丰衣足食的消费观念后,我的出游更是大包小包,非得在大肆采购后才能放心出门。但是到了旅游景点,感受到更多的是游玩带来的疲惫感。带了这么多的食物,却又不能及时消化,所以吃完和吃不完的便当成了旅游景点随处可见的一道“风景线”。我或许不会关心这些垃圾去了哪里,只感觉应该会有人打扫和处理,所以不断地制造着更多垃圾。看看周围,反正别人也是这么做的,我开始麻木,开始习以为常。
  问题终究会暴露出来,人们开始关注垃圾的回收处理。生活垃圾处理不当,给自然界带来的危害随之登上媒体的主要版块。这些还只是沧海一粟,更多的是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生产废料、废气、废水、电池、塑料袋。许多都直接被排放进大自然或江河湖海中,越来越多小动物的生存环境受到破坏,甚至因此死亡。即使社会一再呼吁,但垃圾的处理速度始终赶不上制造速度。我应该如何应对,才能留给后辈一个绿色地球?
  看了济群法师《自然的回归》,我明白了行为和观念是相辅相成的。观念来自于我的经验积累,并指导着我的行为,可遗憾的是,我的错误观念和我的贪欲,让我对物质盲目地贪著,不懂得人与自然本自一体。为了经济发展和自我的享乐,不惜破坏赖以生存的自然。与其说是自己有需要,不如说更多的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获取,让我觉得有需要。回想以前的幸福生活,快乐在简单中便可获得。我用以维持基本生存的所需并不是很多。衣食住行就其原始意义而言,只具有简单的功用。所以少欲知足才是解决欲望无休止增长的正确方法,我必须釜底抽薪。
  改变就在一念之间,我开始在消费观念上重新建立标准,把想要和需要的物品区分开来,生活必需品才是满足实际需求的。同时也要控制每个月的采购支出,把一部分收入投入社会公益活动中,把家中过多的尚在保质期内的食品、多余服装等分享给亲朋好友,甚至关爱贫困山区有需要的朋友。
  再则要从家中走出去,回归自然的怀抱,尽自己所能回馈社会和大自然,参加绿色环保等公益活动,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影响周边的人。否则唯一的家园资源被消耗殆尽,我的子孙将无以生存。
  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可以使我的内心变得更单纯,可以享受生命的闲暇,不为物欲而奔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