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一下,从小到大,我跟厨房几乎是绝缘的。
  记得我小的时候,因为动作慢的缘故,我妈基本只让我理理芹菜、剥剥豆,根本不敢让切菜,怕我伤到手。后来上学去了,一直都是吃食堂饭菜。结婚后,我有过一段做饭做菜的经历。但工作后,又进入食堂模式,又或者在外面点菜,偶尔在家吃顿饭也不是我做。
  所以进入三级修学后,去西园寺做义工,在厨房只敢洗碗,其他什么都不会,怕被人嘲笑:都一把年纪了,还当妈了,啥都不会干。
  日子一天天过去,如今来到种德寺,轮岗去大寮,两天一次,没得挑没得选,硬着头皮上岗了。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弱点,我先诚实跟师父交代,我在家是不怎么干的,师父只是看着我笑了一下。有些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干的就得干。
  师父们做事前都会交代,菜要怎么理、怎么洗、怎么切、怎么放。开始做事了,发现每一样菜都很多。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这堆菜,心里就想:要理很长时间吧,我的腰受得了吗?我还有一大堆功课没完成呢。我是来修行的,这理菜的事真不适合我。接着就是师父一大堆的“唠叨”:理完菜、切完菜,把桌子收拾干净;地上垃圾扫到垃圾桶里;洗完菜把菜筐洗干净;到点了,该吃饭了,收拾干净,别拖拉。真的很像带幼儿园小朋友的方式。
  做了几天后,我感觉师父都不知该让我做什么了,切菜不会,洗菜慢吞吞,理菜又爱说话。还好这个季节是毛豆、蚕豆、豌豆的旺季,就让我剥豆。这剥豆还挺适合我的,一边剥豆一边念三皈依或者佛号,心里也很欢喜。
  有一次剥豆时跟同修聊上了。师父过来说:“你们觉得今天这豆能剥完吗?”我和同修摇摇头,师父就说:“剥不完,话就少说一点。”我和同修相视一笑,止语剥豆。止语后才让心安静下来,剥着豆的同时也能观察心在哪里。有时心里会冒出来过去经历过的开心快乐的事,有时会打妄想,有时会渴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修学。总之,心不在剥豆这件事上。
  现在干了一个多月,我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像拖地、洗灶台、洗毛巾、擦水池、洗菜板、洗刀之类的活,我是特别积极的。心想,一方面弥补自己的弱项,一方面也是一种修行。做每件事心中常念:爱护三宝物,如护眼中珠,常念三宝功德,常生惭愧心。
  以前会担心,做事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自己哪里做错了,让师父不高兴。毕竟好不容易做点功德,一不小心就毁在自己的粗心、妄语、放逸和妄想上,那多可惜啊。
  今天擦水池时,发现心特别沉稳,特别能安住在擦水池的每一个动作上。也发现自己力气比以前大了,洗毛巾时能很有力地用手搓并且拧干。擦水池时不放过角落里的一点点菜叶子、细沙子,水池被擦得锃亮,毛巾也用硫磺皂洗得香喷喷。心用对了,安住了,才能擦去妄想烦恼执著,一切都会体现出一种清净明亮的气息。
  《百法》里导师也有讲,生命有两个层面,一个是无明,一个是明。因为无明遮蔽,所以明的层面不能产生作用。反过来说,心的明的这个层面一旦产生作用了,那么无明将会被化解掉。
  师父又喊我了:“慧菡,你那边好了吗?好了来切菜。”还亲切地说:“慢慢学慢慢切,以后就会了。”师父心明眼亮,以前不让我切菜可能也是担心我粗心大意伤到手,如今看我心有点沉了,做事也细了,才敢让我尝试切菜。
  在这里,每一位师父都很用心做事,还要教化做事中的弟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用警觉的心关注着弟子们。很感恩师父们的用心,慧菡无以为报,唯有精进,依教奉行才是最好的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