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判别人时头头是道,看到别人轻义重利时总忘不了狠狠地啐一口,顺便脱口而出一句“缺德”。当自己面临道德和利益的抉择时,往往又会不一样的对待。
  厦门有一个很知名的餐饮连锁企业是我公司的长期定制客户。这家餐饮企业的理念是让客户吃到儿时的味道,到了餐厅就如到了家的感觉。因此,该企业对食品原材料要求非常严格。而我们公司是经营生态农业的,经营理念是“让老百姓吃上健康美味的农产品”。我们两家企业因为理念相似,在2011年就一拍即合。他们企业秉承“新鲜好料不过夜、食品原料当地当季原则”,连续几年成了厦门餐饮第一名。他们成了我们重要的客户,而我们也成了他们最重要的供应商。我们专门为他们定制无药物残留、无激素残留、无有害重金属残留的食品原材料。
  合作裂痕发生于一次我们的不合规,不合乎道德的操作。我们组织接单和配送的经理,有一次接单后因为基地配送来的材料有些不足,就去菜市场采购了一点补充。因为市场上釆购的产品同我们基地生产的原材料差距大,一眼就被他们接货经理发现了。此次事件,对他们来说,好比饭里吃到砂子一样难受。而我们却觉得不就是一次补货事件,让对方罚点款,算是教训就好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因为食品原材料很难通过检测数据来定标准,靠的就是相互信任,和各方的坚守。也就是只能靠道德底线,靠诚信经营。而每个人的道德观又因为建立的基础不一,标准也不一样。就如此事,在他们眼里是不可饶恕的事件,而在我们眼里,这只是一次不合规的操作而已。因为此事件的发生,该企业逐渐减少了我们的供应,到最后彻底中止了持续多年的合作。
  此次教训并没有让我们在内心深处生起道德的防火墙,我们甚至觉得对方太没人情味,太小题大做。这意味着我们还是没有坚守的能力。因此,同样的事件又上演了。
  有一家知名的生鲜连锁小超市,慕名前来找我们谈合作。通过半年多的理念对接,产品试吃,确定了合作意向,并进入实地考察阶段。结果,对方进入考察时发现我们生产记录里有一条用药记录。因为我们承诺的是绝不使用抗生素(药物),他们觉得我们的承诺有水份。并且声明,如果我们当初介绍时,哪怕直接说明我们有在国家标准内使用部分抗生素,都比我们介绍说不用抗生素,而又让他们发现有在使用得好。我们承诺了又无法严格执行,是做人问题,是诚信问题,让他们更难以接受。
  虽然我们有向对方解释,我们只有确定了为对方定制的产品才能做到介绍的标准,但给他们的印象已经形成。在他们眼里,我们是伪君子。事件发生后,自然中止了接下来的合作。
  事件连续发生后,我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需要站在采购者的角度,同他们建立一样的甚至高于他们的道德标准,才能顺应和满足对方的需求。接受教训,我们在企业内部做了相应的培训和调整,从内部员工的发心、企业的发心到生产流程做了重新设计和安排。
  新的面貌,迎来了某航空公司一食品釆购经理的到访。该经理考察结束后,问了我一个一直困扰她的问题:“我们如何才能真正釆购到安全的食品原材料?”我的回答是:“只有我们生产者发自内心的愿意。”
  作为航空公司那么大的企业,而且有多年采购经验的经理,她清楚地知道,靠检测、合同约定,是远远不够的。她的问题,道出了无奈,也道出了目前的社会现实。只有道德才能真正地起作用,协议、法律等等在这样的现实问题面前无力得苍白。
  一次次的教训告诉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恪守道德、恪守诚信,才会受到别人的信任。如果我们没有从内心深处生起这一念,我们将会被人抛弃。做企业就是做人。学习完《佛教的道德观》后,才有了更深切的理解。在佛教的道德观里,道德文化就是善文化,就是利益他人,但并不忽略自身利益。佛法因缘因果的智慧告诉我们,利他就是自利,我们站在对方立场为对方着想是因,对方信任我们,把供应任务交给我们是果。
  因此,才更加理解了佛法基础上建立的道德理念,它跟利益并不冲突。我们的诚信,自然带来别人的订单。反之,我们不顾道德底线,不讲诚信,合作者自然会弃我们而去。这是现实利益。
  通过此课的学习,我还领悟到,遵循道德不但不会失去现实利益,还能找到真正最究竟的利益,就是开发觉悟潜质后最究竟的解脱和最究竟的幸福。佛法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道德,有明确的方向和标准。如能遵循五戒十善,依教奉行,则可达成天人般的生命状态,所谓的快乐似神仙。而如果能践行发菩提心、行菩萨行,则能达成佛的境界,彻底解脱烦恼,获得最究竟的快乐。
  理懂了,也许激动几天,对我们的人生并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只有不断地用佛法的标准对照每一念每一行,才会有所改变,而不至于成为言行不一的“伪君子”。万里之行,始于足下,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自励自勉:但行好事,莫问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