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外地工作已近一年,工作内容虽有变化,但适应起来也挺顺的,唯一的差异是投入工作的时间多了。
  原以为对自己修学及义工行不会影响太大,谁知变化最大的正是修学。于是再次看到自己的我慢及用心的不足,也再次体会到三级修学模式的殊胜性。
  其中,感触最深的是网络的运用,也端正了对此的观念。

1、所在班级:菩提道友

  更换工作与生活的地点与方式后,参与交流的方式也随之改变。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都到现场,变成以网络为主。
  说真的,对这一变化我开始是不以为意的。但当以此为主要修学方式后,我发现我的问题来了......专心度不够,变得容易一心多用,无法好好安住在交流的气氛中。因网络通讯质量不佳而导致连线断断续续时,发现自己会有不耐烦的嗔心。
  这一发现可真不得了,以往因现场交流创造的环境条件,使自己容易安住,却错误地认为自己能够安住。现在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真的感到惭愧。
  然而这一发现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也是好的,知道自己的问题,才能改善。只是这一次改善远比自己想象的来得慢且不易,才又发现道友的重要、一群伙伴的可贵。
  再者,换工作初期,加班的不确定性,使自己网络参加交流也变得不确定,时而交上的是录音或文字的心得报告。在这里也真心感恩班上师兄的谅解,明白到我们班其实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在实践“一个都不能少”的目标。
  我清楚地知道辅导义工在跟班服务中的角色,但就是因为明白,才更清楚立足于本班修学的重要性。因为只有反复深入地多闻多思维,才能在承担辅导义工的路上不至于只有自己,而没有了他人;才能在辅导班级的讨论环节,不至于不知如何提出问题;才能在解析分享时言之有物,作师兄们的参考。

2、辅导班级:包容与谅解

  我所辅导的两个班级都在外地,以前至少一个月或一个半月还能去现场一次,工作地点更换之后,距离更远了,仅能以网络形式带班。我想如此一定会影响辅导质量,所以想辞掉。
  然而跟班上师兄讨论的结果,大家都支持我试试网络带班。
  同时,也感恩所带班级的所有师兄,是他们的包容与谅解才没让我辞去对自己生命觉醒这么有意义的义工行。也是他们的慈悲,在我工作忙碌之余,依旧可以成就我的义工行,原来他们才是我生命的菩萨。

3、 辅导团队:雪中送炭

  往往离开原有的环境,才知拥有时的珍贵。这是身为凡夫的劣根性之一,也是我的写照。
  没去外地时尽管知道我们的辅导团队很不错,也得到这样那样的协助,但感恩之心总是没那么强烈,反而有时觉得怎么培训那么多,有点烦。真正离开了才知道,我们的辅导团队真是体贴,并不会因为距离而忘掉你,忘掉对你的支援与服务。
  就以自新来说吧,为了让我不忘自我忏悔,让我安住自新模式中,真是煞费苦心。微信通知及资料分享准时发送,不间断地关怀,令我很温暖,也让我感到惭愧。
  让我安心的是,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在做义工,有一群人时时支持着我,只要我肯打开心量,只要开口,支援就在,且会及时赶到。
  如今明白,真正的培训不是什么技能上的培训,而是谨记导师的法语开示,懂得用心依模式而行,就是培训的内涵。这对我而言是宝贵的一课,也是我身为义工团队的一员应该具备的认知,是我体悟慢了。但终究慢慢懂了。
  最后以一句话来自勉,也与有机缘看到我心得的师兄们共勉:菩萨行者,善创因缘;点灯传灯,灯灯相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