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同修班的第一位辅导员,你给过我很多帮助,能豆豆,我们都知道你。然而,你生病了,重病。
  2015年初,你做我们的辅导员。你分享了一个观点,至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每朵花都有其花期,开放的时候就同步了凋谢,花期不同,只是先后。我心想为何有这般见识?也许跟你的身体有关吧。那一刻,我的世界很凝重。
  2017年初冬,我们一起去高崇寺,你感到头晕,回家后去医院检查,被告知癌症复发。那天你把我喊到你家里,告知我此噩耗。那一刻,我的世界极静音。
  2017年终活动,你帮大家筹集活动所需物资,你很坚强,左手臂上插着化疗的针管,修学、义工行一样不落。活动中,你亲手为每位辅导员编织了手工围巾,我给它取了个名字:温暖牌。此后冬天,我都戴。那一刻,我的世界很温暖。
  今年的五月,风和日丽,生命周而复始。某天的大清早,你微信给我你家先生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无论何时,记得接电话啊。我哭了,我知道这天要来,我知道的。
  我去看你,你来给我开门,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说话和呼吸开始艰难,咳,无痰,转移肺。在你面前,我不太敢哭,你拍拍我,怕我难过。你说,这一世,这一次要交答卷了。
  第二天,我再去看你,因紧张,铁门总打不开,你挪着身体来给我开门,痛哭流涕,苦的不是死亡,是被病痛折磨的身体:进食困难,腹部肿胀,躺下呼吸艰难,站起浑身疼痛,坐下腹部疼。深夜无法站久,无法坐久,无法躺睡。离开的时候,你安排了我一些事宜,你说:“明天住院,这一次,是要走了。”我转身离开,不敢看你。你再次拍我脸,怕我难过。
  第三次,我再去看你,妹妹来照顾你了。这次,你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尽管身体不允许多说话,但正念开始具足,还告知我要放下,别被任何外缘羁绊了自己的修行路。
  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此刻正在发生啊。你的善行,召感了很多好友来陪伴,甚或好友为你而发的不可思议的大愿。生命有愿啊,心才有力量。这一世的暇满啊,盲龟钻木孔;这一世的人身啊,稍纵即逝中;这一世的因缘啊,数数受生中。导师无限的慈悲、耐心、恩德;导师无限的智慧、爱心、功德……一心皈命。
  色身三昧化阎浮,普门示现度群迷。菩萨以色身示现故,声声告诫我们要老实修行。整个世界都在做这件事情:为你祈福,为你发愿,为你回向……慈悲的三宝,慈悲的同学们。
  愿你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