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怀着感恩和恭敬之心,与大家分享修学近一年来我生命状态的巨大变化。
  首先,我对三级修学认识上的变化:
  2018年4月,我首次参加了读书会,当时觉得这比其他那些心灵鸡汤或哲学道理更容易接受,但进班意愿不是很强烈。几年来我遭受病痛的折磨,身心长年处于一种扭曲,甚至变态的状态,虽然很渴望、很迫切地想要改变自己,但依然对修学没有生起足够的兴趣和信心,所以当时也只是抱着随缘的态度!
  感恩三宝加持,感恩师兄们的接引,让我有缘开始修学。三级修学的两套模式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导师弘法利生的悲心和愿力,他创建的如此契理契机的修学和服务模式,让我这颗长期飘荡的灵魂找到安住所。再到后来学习了人生五大问题以及财富观、世界观、因果无常、缘起性空等正见后,正念逐渐深入我心。
  3个月后,我有缘承担了读书会义工工作,带领师兄们参加了导读员学习。静修营期间,导师的慈悲愿力摄受着我,感召着我,更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义工们无我利他的服务精神,从此被感染、被感动,以至于后来自己在修学和服务两套模式中也不断受益、成长。
  其次,我在观念和心态上的改变:
  学佛前,我看别人都是重病患者;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别人的感恩;希求自己的一切都必须完美;抱怨一切痛苦、烦恼并怨恨着;认为所有的灾难和遭遇的逆境都是别人种下的。
  修学后,我能够用一种相对平静、相对中观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的境遇,接纳善缘和恶缘,接纳生活中的痛苦和生命中的无常。
  所以,对我而言,佛法就像一股清泉,滋润着心田,让我重新看到了世界的光明和美好,体会到了发自内心的平静和喜悦,也逐渐感受到了内心的菩提种子在生根发芽,内心也变得调柔,眼睛所到之处的人或物也并不那么可恶了。虽然曾经悲观、失望、消极过,但佛法给予我的不仅是一种意义,更是生命和世界的真相。我不但学会了用中观、随缘、积极的态度去思考生命和世界真相,同时,也开始慢慢接受佛法正见,慢慢学会用缘起、因果、无常的眼去观察这个世界,观察自己的生活,在树立正见的基础上建立正确的观念和心态。
  当我用中观的、智慧的、如实的眼光去观察世界,观察生活时,烦恼亦随之减少、消失;当得知轮回的主因是因为“爱、取、有”,是因为执我为我、执五蕴为我时,就会理性地去思维一个能究竟解脱烦恼痛苦的方法。
  最后,分享下修学后佛法对我的生活、身体、工作和家庭的影响:
  二十多年来因为贪欲,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随着这些目标的一一实现,我身体的这座大山终究没能扛住,于6年前得了类风湿关节炎,从此病痛、烦燥、恐惧、仇恨等负面情绪轮番上阵。当内心不断产生这些负面心理活动时,不仅使心更加痛苦纠结,甚至让身体产生更恶性的不良反应,所以每天的我都在怨、恨、恼、苦、烦五毒中反复循环,问题也接踵而至,公司、家庭简直永无宁日,甚至一度家庭濒临瓦解。可以说那时的我对生活、工作、生命完全丧失了信心,但所有这些都在三个月后得到了彻底改变。
  修学不仅让我认识到必须接纳这样的逆缘,并深信逆缘正是自己种下的恶因而招感的业果。通过不断地忏悔观修,当我接纳了这份无常后,内心不再迷惑和烦恼;当心灵解放后,内心的清净也随之实现。没有了贪婪和仇恨,没有了痛苦和纠结,我的身体也就没有了由怒火攻心的毒素而产生的不良反应,身体的病痛也大大缓解并逐步恢复。一个月前,在常规复查中,发现伴随了我六年的、如恶梦般的指标竟奇迹般地正常了。
  在家里,我不再是家人眼中的“炸药厂的厂长”了,每天的生活很规律,准时定课,定时闻思。每周除了加班、共修、读书会、做义工外,就是陪伴孩子。我还推掉了所有无意义的应酬,以及吃喝玩乐赌的恶习。一家人的脸上泛起久违的笑容,实现了进班时向儿子许下“爸爸会变乖”的承诺。
  另外,在修学和义工路上,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修师兄相互增上,相互鼓励,有每周令人充满法喜的交流。修学、闻思、定课、义工行现在已然成了我生活的主要内容。虽然在人际关系中,我仍然会被贪嗔痴三毒所害;在义工行中,也常会被“三种感觉”和“我执”包围;追求快乐和贪欲的凡夫心串习还会时不时地冒出,但我都能很快觉知,并意识到这些逆境正是我修行中的增上缘,随即就被正见、正思维所替代,不断轮番修正,从而让善长住心间,使生命品质逐步改善。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感恩三宝!愿尽未来际追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