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以为逃离了城市的车水马龙,就可以享受乡村的静谧与安然;曾几何时,以为放弃了生意场上的利益纷争,就可以摆脱世俗的操劳和缠绕;曾几何时,以为只要过上“采菊东篱下”的田园生活,一切烦恼都将随风而去,“悠然见南山”只是迟早的事。
  几年前,我和爱人毅然放弃了城市的一切:车、房、生意、朋友圈,满怀对“世外桃源”的美好憧憬,从山西太原回到了东北农村,租了小院过起了农村生活,这一举动在当时还引起了小小的震荡,朋友们都吃惊不小。
  巨大的勇气源于多种原因:来自于我们对城市食品安全、空气污染的担忧,来自于对生意场上言不由衷、讨价还价的疲惫,来自于对每天简单机械、周而复始生活的厌倦。当然回去后离年迈的父母也就非常近了,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刚回到农村后,我们一方面要逐渐学会适应环境,另一方面还要忙着照看出生不久的二女儿,加上对新生活的新奇,大家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段时日。可惜没过多久,这种平静就被打破,继而“内战”揭开了序幕。
  “内战”原因有很多:爱人是山西人,东北气候不太适应,加上环境陌生、口音各异,颇有些背井离乡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也因过多闲暇的滋养而不断蔓延,而我却找到了很多失散多年的老同学,经常捧着手机聊得不亦乐乎;那几年我每天都在外面忙,家务活几乎从不伸手,这样的习气自然会引起她的不满,而对这些小事我却不屑一顾;再加上起居上的冲突,比如我喜欢夜晚在院子里仰望满天的星斗,这会让我感到愉悦,而她照顾小孩不能,也不愿出来,在家里又怕黑......后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让我们争论不休,而且矛盾不断升级,甚至几次,她都放狠话说要离开。
  现在回想起来,争吵的原因都很小,甚至大多都想不起来了,但在当时却占据了我们全部的内心世界。我不禁有些迷茫,这就是所谓的田园生活吗?陶渊明的《归去来兮》里不是这样写的啊!“桃花源”里的人们不都是简单快乐地生活着吗?难道我被古人骗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幸亏我一直没有停止对生命真相探索的脚步,在不断的寻求中,佛法深深地吸引了我。我有幸进入了三级修学,经过学习,我才找到病症所在。
  在《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中,导师讲到:“烦恼潜伏在生命中,占据着我们的心灵,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会把烦恼带到哪里,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如影随形”。
  为什么以前在城市里,我们没有这些矛盾呢?其实并不是没有,而是因为它们被当时的忙碌所掩盖了。现在忽然闲下来,就像一瓶混浊的水,经过长时间的摇动后恢复了平静,里面的砂石才得以真切地显露,又因为双方都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在上面,所以砂石被无限地放大,以至于遮蔽了我们的双眼,看不到瓶子中占绝大部分的清水。
  “环境换了,心境也就换了”,现在想起来,这个想法真是太天真了。城市中的躁动能够逃离,而内心的躁动怎么逃离?空气里的雾霾可以摆脱,思想里的雾霾又如何摆脱?
  “众生流转生死的根本原因是无明(看不清真相),因此,正见为解脱痛苦之本,我们要解脱生死,获得幸福,首先就要对宇宙人生有真实的认识,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学佛就是要学习佛菩萨的生命品质,舍凡夫心、发菩提(觉悟利他)心。懂了之后就要实践,我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学会用一颗服务的心对待家人,用生动活泼的佛学故事及各种智慧法语来排遣爱人的寂寥。我在家里的角色,也逐渐从“老板”变成了“义工”,家务活当然不在话下,而且觉得做每一件小事都很有意义,既能给他人带来方便,又能训练自己对内心的掌控能力。现在我已不再依赖星空这些外境,而是在简单的做事过程中,内心的愉悦就会不期然地汩汩而出。
  我们的相处也越来越融洽,有一天爱人突然对我说:“我们好像很久都没吵架了”,我想想也是。由此看来,佛法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看到我的改变,爱人很欣慰,也要和我一起学习这种行之有效的人生智慧。
  如今,我终于能认识到:外境只不过是过去所做种种行为、结果的一种显现而已,本身并不具有杀伤力,真正幕后元凶,正是我们内心的无知与自以为是。没有正见,就不可能有效地对内心进行观照和掌控,生命品质也就不会得以提升,没有品质的升华,哪怕身处天堂也未必永远快乐,就好比猪八戒已经身居天宫一样会被色欲困扰。没有品质的升华,逃离外境也就失去了意义,不然王维怎会在与一位失意后决定归隐南山的朋友道别时,写下这样的诗句:“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