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进班前的面试中,一位辅导员问我,为什么想要参加三级修学?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对死亡有很深的恐惧,希望能通过修习佛法帮助我走出恐惧。”当时,我的想法是,也许八年后,我真的可以好好面对它,面对生活,内心不再有如此深的恐惧。
  这种恐惧要从我生病开始说起
  2008年,我得了肾炎,开始的那几年并不算严重,治疗无果,也就没有太在意。2015年病情慢慢恶化,至2018年又加重了,现在已经是慢性肾衰竭期,从临床经验来看,未来可能发展成尿毒症,需要透析或移植。
  2018年病情加重的那次感受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打击。虽然医生说我的情况还不算严重,这种病也是有治疗方法的,不是绝症。但是,我仍然特别恐惧,有种濒死感,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情绪很低落、抑郁,日日夜夜流泪。虽然一部分理性告诉自己,现在情绪很糟糕,不利于病情恢复,但是深陷负面情绪里,就像落入了泥泞的沼泽里,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其实身体带来的痛苦是短暂的,因为通过治疗,身体会慢慢恢复些。但意志的消沉是可怕的,它存在的时间更长,折磨的痛苦更深,可以摧毁一个人对生的希望。
  法义里讲到两支毒箭的伤害:“当我们被第一支毒箭射中,痛苦已经发生时,要及时止损,避免继续被第二支毒箭射中。事实上,这是比之前更严重、更持久的伤害。”
  正如导师所言,“有的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病吓死的”。
  带着第二支毒箭,我等到了三级修学的开班。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认真思考了所经历的痛苦。
  为什么我会生病?
  “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缘起的,果从因生,都是各种条件的组合。”我并不是无缘无故生病的。生病之前,我身体很好,很爱运动,所以,对于感冒发烧没有放在心上,没有及时治疗。就是那年冬天,发烧的时间长了,来年春天体检时才发现得了肾炎。所以,生病这个果,是由于我对自己身体健康的忽视所造成的。
  为什么我会忽视自己的健康?
  因为,我内心有一种“永恒的设定”,错误地认为之前身体很好,之后身体也会很好,对于“成、住、坏、空”,“生、老、病、死”的变化没有认识思考过。
  为什么我会被第二支毒箭射中?
  因为,我太过执著自己的身体,把身体当成全部的我,当它出现病变时,就像我整个人都病变了一样,无法接受;太过执著于我要做的事,生病后,原先计划要做的事情都必须暂时停下来,不能如期完成计划,就像我整个人都不存在了一样,恐惧不安。
  因为无明,因为我执,带来了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了解到自己以往的过患,也理解了生命的真相,无常的变化。
  我开始学习接受无常,接受业果法则,开始忏悔,开始发慈悲心,开始注意身、口、意的行为,开始相信三宝。体会到无明、我执带来的痛苦,也就能理解他人的痛苦,开始感到我和众生一样是平等的,都是痛苦轮回的,都是需要解脱的。从以自我为中心的贪著中一点一点解放出来,慢慢地看到了万事万物。
  生起慈悲心的那一刻,恐惧就不见了。
  当我可以正视自己的过患,可以接受生命的无常时,内心的冲突没有了,能理性地面对治疗,并能积极地面对生活。
  上个月,我们班的同学们陪我一起去了佛光寺,为我祈福。整个过程中,大家通过身口意的践行,忏悔并发愿祝一切众生投生善道,趋向解脱。自己也增加了许多对三宝的相信和恭敬。
  “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价值是什么?”
  “活着的意义,在于了解并开发自身潜在的高尚品质。惟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完成生命版本的升级,才有能力给众生究竟而长久的帮助,这正是佛教所说的自觉觉他,自利利他。”
  感恩同学们帮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点亮了心灯。